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旺夫小哑妻 > 873、为妾(2更)
    看到温婉,宋琦说不出的激动,以至于脱口而出一声“三婶婶”。

    尔后才意识到温婉和宋巍已经和离,她忙改了口,姿态也恭敬了不少,“郡主。”

    同间牢房的几个女人听到这个称呼,哪还不明白来人是谁,忙跪在地上给温婉请安,一双双眼睛里,满是对温婉能救她们出去的期待。

    温婉看着宋琦,想到宋姣和婆婆的死,眼底阴翳一闪而逝,随即面露惊讶,“我也是听顺天府尹说抓到个没户籍的小姑娘,瞧着像宋家人,让我来认认,没想到果真是你,怎么弄成了这样”

    这种时候,随便谁的一句问候都能将宋琦心底的委屈无限放大。

    因此温婉刚说完,她就控制不住地抽泣起来,眼泪啪嗒啪嗒落个不停。

    跟顺天府打了个招呼,温婉把人从地牢拎出来。

    马车上,宋琦不停地哭诉,埋怨三叔骗她,说好的让她来京城候选世子妃,结果半道上把她户籍消了,分明是要让她成为楚京城的大笑话。

    哭了会儿,又仰起头看向温婉,愤恨道:“难怪郡主要跟他和离,三叔那样的,又卑鄙又龌龊人面兽心不配得到郡主”

    温婉冲她笑笑,“想好了去哪”

    宋琦马上耷拉着眼皮,“我没了户籍,又没有什么人能挂靠,只能投奔郡主。”

    “你也老大不小了,我给你寻一门亲事吧。”温婉靠着座椅后背,轻描淡写的语气。

    宋琦一听,原本晦暗的小脸一下子有了神采,“多谢三多谢郡主。”

    “就是怕你不怎么喜欢。”温婉表示担忧。

    “喜欢,郡主给安排的,我都喜欢。”宋琦满眼期待。

    入京这段日子她可听说了,郡主出使北燕的时候立了大功,现在是朝廷的大功臣,百姓们都在称赞她,这样的人想保媒,有的是世家大族给面子。

    虽然比起世子妃可能差些,不过有郡主给她撑腰,就算当个世族宗妇,她也能当出世子妃的架势来。

    温婉又深深看她一眼,“其实我觉得谢峰挺不错的,前些日子改进机关兽得陛下赏识,现在调去了神兵司,他要是能改进一整套,估摸着距离混出头也不远了。”

    听到谢峰得了陛下赏识,宋琦暗暗攥紧手指,她这算是丢了西瓜拣芝麻吧

    可到最后,连芝麻的影儿都没见着。

    不,郡主保的媒一定不会比谢峰差,她不能灰心,不能后悔,谢峰不就等着她后悔吗她偏要好好过给他看

    想到此,宋琦收了思绪,面色娇羞,“都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没了户籍,郡主救下我,您便是我的长辈,您说什么便是什么,我没意见。”

    “那就好。”温婉唇角弯了弯。

    马车没有直接回长宁侯府,而是拐进了一条灰墙小巷,在一处贴了年画的木门前停下。

    温婉撩帘下车,伸手扣了扣门上生锈的铜环。

    不多会儿,有个三十来岁面相刻薄的吊梢眼妇人前来开门,见到温婉,她忙行礼,“民妇见过郡主。”

    温婉抬手让她免礼,“人我给你带来了,往后好好相处。”

    最后四个字,说的别有深意。

    妇人当即明白过来,笑道:“郡主放心,进了这道门,便是我曾家人,往后有她好日子过。”

    温婉回到马车上,跟宋琦说:“我给你找了人家,做妾,往后你便是他们家人了。”

    宋琦先前就透过帘子看到了外面的情形,心里嫌弃得不行,还以为温婉是有别的事来这儿,不想,竟是要把她送到这户人家,还当妾

    宋琦当即白了脸,声音颤抖着,“郡主,你是不是弄错了”

    不是该嫁到世族做宗妇吗怎么会是妾她怎么能嫁到这样的人家

    温婉道:“他们家是贩马的,曾老爷常年才关外牧马,你若是喜欢关外,将来或许还能有机会跟着去。”

    “不,不不不。”宋琦直摇头,“我不要给人当平妻,我不要去关外。”

    关外环境艰苦,她怎么受得住

    “你先前还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安排的你都喜欢。”温婉顺手拿过一个橘子剥着,“怎么突然就变卦了”

    宋琦小脸僵了僵,意识到自己被诓骗,她赶紧拽住温婉的袖子,哭着跪地恳求,“郡主,我求求你了,别把我卖给他们家。”

    “卖”温婉冷笑一声,眼神讥诮,“就你这样的,能卖几个钱”

    不等宋琦再说,温婉让车夫揪着她的后衣领把人拎下去扔在地上。

    隔着锦帘,温婉再不复先前的和软,声音冷硬如刀,“你若不想留在曾家,就等着再被官差抓进去。”

    宋琦心下一沉,面如死灰,眼泪不停往下滚。

    后背突然被人踩住,她吃痛地抬头,就对上曾杨氏一张削尖刻薄的脸。

    “小贱人,瞪什么瞪滚进来伺候我儿子”

    宋琦不肯起身,被她揪着头发推搡进去。

    一刻钟后,宋琦跪趴在地上,背上骑着曾杨氏五岁大的儿子,手里拿根鞭子不停地抽打她,“驾,驾”

    曾杨氏坐在堂屋门口翘着腿,手里捧着瓜子嗑得正香。

    宋琦屈辱极了,双眼被泪水模糊,她突然想到谢峰,那个多年待她如一日的少年,曾经那么喜欢她的少年,被她伤了一次又一次,现在要跟别的女人定亲了。

    宋琦多想那个女人就是自己,多想再听谢峰温柔地一声声喊着“宋琦妹妹”,多想被他捧在手心里疼,可是她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

    背上的小混蛋又是一鞭子打下来,宋琦吃痛,只能驮着他不停地在院子里转圈。

    曾家男主人不在,家里就曾杨氏带着儿子大壮。

    白天得洗衣做饭,晚上伺候曾杨氏洗脚,大壮来了兴致,要她当马骑她就得趴下,要她学狗叫她不能一声不吭。

    宋琦每天忙到大半夜才能睡,躺在炕上以泪洗面,悔不当初,她好几次想逃,出去就碰到查户的官差,吓得又跑回来,继续被曾杨氏磋磨。

    这样暗无天日的日子,让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绝望。

    长宁侯府,温婉听着下人们打探来的消息,微微勾起唇角。

    赵寻音啧啧两声,“在宁州被三郎磋磨,来了京城又被你摆一道,这丫头,够惨了。”

    “三郎手里不能沾人命。”温婉道:“他本就是应劫而生之人,倘若宋琦死在他手上,他的运道恐怕又得生变,这个恶人,还是我来做比较合适。”

    “那也是她应得的报应。”赵寻音提起宋琦,眉头皱了皱,“小小年纪眼高于顶,心机还重,该享的福享了,该受的罪自然也不能落下。”

    “不提她了。”温婉今日心情颇好,不想为宋琦坏了兴致,“听玲珑说嘉姐儿从苏州给我捎了好东西来,我去瞅瞅。”

    年前云氏有两台亲事,一台薛银欢和程家公子的,一台云淮和徐嘉的,温婉都没赶上。

    云氏嫁娶规矩,新郎官的兄长前来接亲,来的便是那位终身不娶的二郎。

    听赵寻音说,云氏分了水路和陆路,花船花车花轿,那队伍壮观的,不知情者还以为是公主出嫁,让楚京城热闹了好一段时日。

    徐嘉给温婉捎了好几匹上等苏锦杭绸,外加一个琉璃瓶。

    琉璃瓶里是药汁。

    徐嘉在信上说,她特地请六郎寻来的土方子,能缓解温婉头疼的毛病。

    被莫名其妙塞了一嘴狗粮,温婉暗暗翻个白眼。

    嗅了嗅那味道怪异的药汁,她皱皱鼻子,自己现在连预知能力都没有了,哪还会头疼,不过这几匹料子倒是挺喜欢。

    跟梁王的战争一时半会儿结束不了,苏擎还得继续镇守在燕京,阿木尔身为西疆王,不能一直留在京城,没过几天就被宣景帝安排人送了回去。

    立夏之后,天气渐渐炎热起来,北疆的瘟疫彻底被控制住,康王带着一众大夫们回京述职。

    温婉闲得发霉,每天掰着手指头数日子。

    这天正躺在芭蕉树下的躺椅上乘凉,就听玲珑匆匆跑进来道:“郡主,外面有个自称是您弟弟的人,说要见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