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爱似尘埃心向水 > 第1294章 媚拉的慌言
    第1294章  媚拉的慌言

    晚餐时分,项宅的餐厅里,热闹了起来,项家父母,项擎昊和蒋昕薇,项薄寒,两位老人。

    他们就是整个项氏医学帝国最主要的继承家族,当然,从百年流传下来的,还有强大的旁支族系,他们也享有整个家族生意的股权和分红,只是占百分之二十左右,大部分的掌控权还是在他们的手中。

    现在,项家的旁支人数众多,尚记录在册的有三百多人,有些脱离家族产业,出外发展,而大部分依然在家族的产业之中工作。

    管理这么大一个氏族家业,建立了非常完善的管理理念和体制,以项薄寒和项擎昊为执行继承者,他们享有最高管控权。

    现在,项家的人丁并不旺,这也是老人们的顾虑了,必竟家族人丁稀薄,会直接影响到下一代的继承人,甚至延续这个医学帝国的危机。

    饭桌上,蒋昕薇见到了项擎昊的小叔,这个长辈比她料想的还要年轻,据说三十多岁了,可看着外表依然二十七八岁的样子,但是,那久居上位者的威严,却犹为强烈。

    项薄寒也很高兴认识蒋昕薇,他替侄儿感到开心,至少他们家族的两个单身汉,有一个要解决这个问题了,并且,子嗣延续的担子也轻了一些。

    “小叔,你打算什么时候离开?”项擎昊好奇的问一句。

    项薄寒想了想道,“可能会在家呆上一个星期再走。”

    “那就好,我想多和你聊聊。”

    “薄寒,多留一些时日吧!爸那边需要你的帮忙。”项斯年朝弟弟道。

    项薄寒立即点点头,“好,那我留下来帮爸一起研究解药的事情。”

    现在,为项擎昊研发解约,才是重中之重。

    这一天晚上,蒋昕薇早点休息下了,项擎昊陪着项薄寒一起在顶楼的酒柜里坐着聊天,聊到很晚,两个叔侄,原本就是无话不谈的人。

    两个人一边聊天,一边喝着酒,一直到凌晨三点,两叔侄才各自回房休息。

    项擎昊经过蒋昕薇的房门时,他停留了一会儿,微醉的眸光凝视着房门,嘴角扬起一抹满足的笑意。

    清晨。

    蒋昕薇醒来,她推门出来,她看了一眼隔壁紧闭的房门,她没有打扰项擎昊,而是下了大厅。

    “蒋小姐,早餐已经准备好了。”佣人上前朝她道。

    “夫人和老爷呢?”蒋昕薇好奇的问。

    “夫人和老爷出去了,他们让您安心在家休息,少爷昨晚睡得晚,可能要晚点起床。”

    蒋昕薇点点头,佣人问她要不要在花园里用早餐,她应了一句,她的早餐便被送到了花园下面的一座餐厅。

    环境优美,宛如童花一般的世界,蒋昕薇的心情,轻松而愉悦。

    正享用着早餐,就听见拱门那边传来佣人的声音,“少爷早。”

    很快,项擎昊一身休闲服迈出来,蒋昕薇惊讶的看着他,昨晚不是睡得很晚吗?怎么起得这么早?

    “你怎么起来了?不多睡会儿吗?”蒋昕薇朝他关心问道。

    项擎昊勾唇笑着坐在她的对面,“想到你独自一个人用早餐,我就睡不着了。”

    “你怎么知道我独自用早餐?”

    “昨晚我妈特地和我说了,她和我爸要早上出去,你不就一个人用早餐了吗?”项擎昊说完,伸手揉着眉心,眼底的淡淡红血丝尚在。

    “那你吃完早餐再去睡一觉。”蒋昕薇心疼的看着他。

    “没事,我陪你,下午再午睡。”项擎昊撑着下巴,目光打量着光彩照人的女孩,晨阳之下,她清新而甜美的样子,令他怎么看都觉得不够。

    在花园的门外,一辆白色的跑车停下,媚拉精心打扮的迈下车,一身格外性感的紧身裙装,配上一张美丽的脸蛋,她自然的朝大厅的方向走来。

    佣人看见她,立即慌了一下,上前招呼着她,“媚拉小姐,您来了。”

    “擎昊哥在哪?”媚拉直接问道。

    “少爷他…他在用早餐!”

    媚拉看了一眼餐厅的位置,“他在哪里用早餐?”

    “在…在花园里,媚拉小姐,您有事吗?”

    “我找擎昊哥有没有事,不需要告诉你吧!”媚拉素来瞧不起佣人,在她的眼里,佣人没有资格打听她的事情。

    媚拉从小和父亲一起过来这里做客,早就对项家的庄园非常熟悉,她扭腰摆款的朝花园里的方向过来了。

    当她看见花园里的桌面上,坐着的不止是项擎昊,还有那个碍眼的女孩,她的脸色微变,她立即亲呢的唤了一句,“擎昊哥,你在这里啊!”

    项擎昊拧了拧眉,从母亲那里,他已经充分了解和媚拉的关系。

    蒋昕薇看见媚拉,此刻,她已经没有昨晚那份伤心了,她知道媚拉只是和项擎昊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项擎昊对她并没有男女喜欢之情。

    “媚拉,你来了。”项擎昊的眼神略显冷淡。

    媚拉触上他的目光,心弦一紧,难道擎昊哥恢复记忆了吗?“擎昊哥,我有样东西要带给你。”媚拉说完,从她的包里拿出了相册,那是她整理出来,和项擎昊从小到一起长大的证据。

    而且,有很多场宴会上,她亲密的搂着项擎昊,这些照片,都是她的朋友拍下来的,她一直保存着。

    媚拉也不顾及蒋昕薇的存在,她拿起相册就递给项擎昊,“这可是我们最珍贵的回忆,你一定要仔细欣赏哦!”

    项擎昊接近相册,点点头,“好,我会看。”

    “现在看嘛!”媚拉说完,坐下来,伸手招来了佣人,“给我一份早餐吧!”

    说完,媚拉的眼神才显现出敌意的看向身边的蒋昕薇,“你怎么还在这里?昨晚你故意装晕倒,就是想要留下来吧!”

    媚拉根本不知道,一夜之间,蒋昕薇在项擎昊的心里,早已经成了最重要的存在了。

    “媚拉小姐,你好,我叫蒋昕薇。”蒋昕薇不相得罪人。

    媚拉的目光极不善的打量着她,“我不管你是谁,擎昊哥失忆了,如果你想趁此机会,在他面前找存在感,我劝你还是别妄想了。”

    “媚拉,你在跟我女朋友说什么?”项擎昊低沉的声线,含着警告意味。

    媚拉立即瞠目扭头看了一眼项擎昊,然后再狠狠的盯向了蒋昕薇,委屈的问道,“擎昊哥,你是不是弄错了,我才是你的女朋友啊!”

    “媚拉,我知道我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但是,我相信你也知道,我始终只把你当妹妹。”项擎昊冷静的解释,媚拉才是趁着他失忆,想要混淆视听人的。

    媚拉的眼神里,闪过一抹受伤,她一咬牙,一脸伤心的问道,“可是…可是我们发生过关系怎么说?”

    这句话,令旁边正执杯喝牛奶的蒋昕薇,手猛地一颤,她手中的牛奶杯子,未握紧,砰得的一声,打碎在她脚下的地面上。

    蒋昕薇的脑袋空白了几秒,她被碎裂声拉回思绪,她慌乱道,“对不起。”

    项擎昊的脸色猛地一急,他快步走到蒋昕薇面前,伸手拉她站起,免得那碎破璃划伤到她,让佣人过来打扫。

    媚拉见自已这句话,威力够大,她立即捂着唇,楚楚可怜的哭出声来,“擎昊哥,这些你都忘了吗?那天晚上我是有些醉了,可是…可是我是心甘情愿的…”

    “媚拉,够了。”项擎昊低沉呵斥一声,俊颜阴沉了几分,他即便失忆了,也知道,对于没感觉的女人,他是绝对不会乱来的。

    可是蒋昕薇不一样,她原本对项擎昊的过去了解甚少,现在,媚拉又哭成这样,仿佛这件事情是真实的。

    她的内心真得刺激到了,即便她第一个念头是不去在意,可是,始终还是敌不过内心的慌乱和无措。

    “擎昊哥,你可以不承认,可是…事实就是事实。”媚拉刚才就感觉到,这件事情让蒋昕薇的脸色都变了,说明她非常在意这件事情,只要她咬死睡过。

    蒋昕薇说不定就会离开了,必竟女人很在意这种事情的。

    “昕薇,我们走吧!媚拉,请你离开。”项擎昊说完,拉起蒋昕薇就走,同时,他也不想再听媚拉胡说下去。

    “蒋小姐,请你把擎昊哥还给我好吗?”媚拉开始朝蒋昕薇做工作了。

    蒋昕薇的内心慌乱成一团,她不知道该怎么让,因为她也爱项擎昊。

    可是,他们真得曾经有过那样的关系吗?

    “擎昊哥,你不能这样对我…你要相信我,我真得很爱你啊!”媚拉在身后追过来。

    项擎昊把蒋昕薇交给身后的佣人,“把蒋小姐带上楼去休息。”

    蒋昕薇回头看他一眼,她没有说什么,独自上楼去了。

    项擎昊看着她沉默的背影,他的内心揪疼起来,其实他失忆了,即便他知道媚拉在说慌,可是,他也不敢百分之百确定之前的自已,是否犯过这样的错。

    “擎昊哥…”媚拉走过来,却看见一张脸色极度难看的项擎昊,她吓了一跳。

    “你给我说实话,你说得是真得还是假的。”项擎昊咬着牙,逼问向她。

    “当然是真的。”

    “有什么人可以证明这一点。”项擎昊不相信她。

    媚拉摇摇头,一脸委屈道,“这种事情,怎么可以让别人知道啊!只有你和我才知道…而且…那天晚上,只有我们两个人在一起…”

    “时间,地点,说清楚。”项擎昊攥紧拳头,他要追究到底。

    媚拉立即想到上次不成功的那一次,她立即道,“两年前,一场宴会上,你喝得有些醉,我也有些醉…我们就…自然的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