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道门法则 > 第十三章 入门
    s:感谢yangzhigang、灵素居士的打赏,感谢betad、我欲随风的月票鼓励。今天单位加班很晚,抱歉迟到了。

    卓腾翼一甩衣袖,一道白光倏忽而出,径直打入前方,赵然就觉眼前景象似乎晃了一晃,再凝目看时,山沟仍是山沟,树林怪石仍未变样,仿佛一切都未曾改变。但赵然是开了天眼的,他明显看出眼前这一片天地的气机流动并不真实,就好像有人刻意而为,用薄幕将其完全覆盖一般。

    这是极为高明的障眼法,不,是极其高明的幻阵,以赵然的眼力都看不透个中究竟。正在他想要仔细梳理和分辨之时,卓腾翼已经一把拽住他的衣袖,拉着他就往前迈步而去。

    向前一步,陡然跨入黑漆漆的夜色之中;第二步,眼前一亮,又如来到厚重的云层之内;第三步,赵然终于进入了一方崭新的世界。

    远处如黛青山,近处高崖飞瀑,缓缓起伏的山丘郁郁葱葱,其间盘绕着如缕薄雾。飞瀑而下成为汩汩流淌的小溪,环绕着山丘转来转去,两边错落有致的矗立着亭台楼阁、花廊水榭、假山怪石这是一幅如画般的世界。

    赵然呆呆望着眼前的一切,心中激荡不已,这才是洞天福地,这才是修行者生活修炼的地方,与外面的世俗相比,何止天壤之别

    等赵然贪看多时,卓家两位师叔一拍坐骑,两匹骏马欢鸣着自行驰入旁边的树林之中。老驴蹭了蹭赵然的脖颈,赵然知它心意。笑道:“你也去吧,回头出去时再唤你。”于是老驴撒着欢地冲入林中,去寻卓家两位师叔的坐骑去了。

    卓腾云向卓腾翼道了声:“慢慢来,我先去回禀。”说完疾步而去,顷刻间穿过一片亭台。身形掩入小桥流水之后。

    卓腾翼带着赵然缓步向前,过桥,穿廊,越池,边走边介绍:“这是闻香池,旁边就是白花坡。花香不断这是白鹤亭,水塘中这些白鹤是丹鹤师叔的徒弟”

    说着,二人来到一处宽阔的方场,正对面一栋恢宏的殿宇上写着“三清殿”,左侧为“天师殿”。右侧为“火德星君殿”,东北和西北处则是钟楼和鼓楼。

    路上过来时不见一人,到了此处却遇到了几个素袍道士,有老有少,各自抱着箱子和竹篓,这几个道士见了卓腾翼后稽首为礼,口称:“见过卓黄冠。”

    卓腾翼点了点头道:“这便是赵致然,拜在江师兄门下为记名。已入了道士境,今日第一次入馆,是来授箓的。你们也见见吧。”

    那几个道士又向赵然稽首:“见过赵道士。”

    赵然不知该怎么称呼,只好还礼道:“几位慈悲。”

    几个道士中的年长者禀道:“卓黄冠,严长老已经吩咐过,请这位赵道士且于此处相候,长老们即刻要为赵道士授箓。我等还要进去布置,就不相陪了。请卓黄冠和赵道士恕罪。”

    卓腾翼点了点头,赵然则客客气气道了声“多谢。”

    几个道士抱着东西鱼贯而入三清殿。只留赵然和卓腾翼在阶下等待,赵然便问:“刚才那几个师兄还是师叔”

    卓腾翼笑道:“是华云馆的俗道。并非修行中人,但也是受过牒的。”

    赵然好奇:“俗道也能入华云馆”

    卓腾翼道:“十方丛林有火工居士,馆阁之中同样也缺不了,修行一途关山重重,是绝没有时间和精力耗在日常琐事之上的,境界不到,一样要吃喝拉撒,这些事情便有俗道们来做。这些俗道有的是修士们捡来的孤儿,有的是前辈们遗下的亲眷,可惜都没有修行的天赋,愿意出山的便给一场富贵,不愿出去的,便留下来做些起居你可以和他们师兄地相称,但他们却会称呼你的箓职,这是几百年留下的习惯,并非我辈修士看低他们。我辈也万万不要鄙薄其人,还须善待为好,毕竟真要说起来,也许他们的祖上便曾为道门立过大功,又或许有一天,你的后人也会是他们其中一员。”

    正说着,就见陆续有人来到三清殿,有些就站立在殿前方场上,左右各自站立一排,有些则迈步跨入三清殿中。卓腾翼连忙指点赵然正紧衣冠道袍。

    忽听钟楼和鼓楼内钟鼓齐鸣,卓腾云从三清殿内出来,喝道:“请君山庙庙祝赵致然,入三清殿授箓”

    赵然连忙迈上石阶,上得九阶方场,从殿前排列的道士中穿入,在三清殿门槛外的蒲团上长身一拜,跨槛进入后,又在三清道祖座下大礼叩拜,敬香,颂词。

    此时,赵然才有机会打量殿内,只见三清像东北侧站立着五位披着杏黄道袍的高冠道士,看模样最年轻的都在四五十以上,不过赵然知道,修士的面相做不得数,有些看上去三十来岁的,也许早就过了古稀。

    正东厢侧,站立着十来个人,都是一水的葛青道袍。大卓、小卓都在其中,赵然还看见了诸致蒙,这厮立于第十二位,正面色古怪的看着自己。

    赵然偷偷冲诸致蒙一笑,暗道哥也有进来的一天

    正西厢侧则只有三人,打头的年约三十来岁,面相沉稳,正对着自己笑盈盈点头致意,剩下两个看上去比赵然大不了多少,也都在好奇地打量赵然。

    就听一位杏黄袍高道咳嗽一声,道:“赵致然,先拜师父,着江腾鹤弟子代师收徒。”

    就见西侧打头的道士来到三清座下,先冲赵然一笑,道:“师父闭关未能出来见你,特着我代师收徒。我是魏致真,你可以叫我大师兄。”

    赵然有些失落,心道这位便宜师父果然不待见我么,连面都不愿意露失落归失落,但却不能失礼,连忙掏出早就写好的拜师贴,当场颂念已毕,然后呈给魏致真。

    魏致真收了赵然的拜师贴,说了一番江腾鹤门下的戒律,无非是不能为非作歹那一套,说完之后,赵然连忙上香,魏致真代插入香炉,赵然又取出礼物献上,魏致真也代收了。

    赵然本来准备了一株芝兰灵药谱上排名靠前的好药材,可既然江腾鹤连面也不露,那他自然就省了宝贝,只取出根不到百年的人参其实也很不错了。

    赵然行的是记名弟子的拜师礼,问卦、上表、赐法名、饮水传度、颁赐经文法器诸般仪式都没有,算是相当简洁高效。魏致真代师父回了份礼物赵然觉得多半是这位大师兄自己拿出来的东西,仪式便算结束。

    魏致真回的礼物是一张符箓,赵然在正一符法这本书里见过,是四阶灵符,符名“金光地焰圈”,是一枚护身的防御符箓。四阶灵符应该算是相当贵重了,只有法师以上修士才能炼制,收到这件礼物,赵然不禁为自己刚才的小家子气而有些惭愧。同时,他还很是疑惑地打量了魏致真一番,如果这枚符箓是魏师兄所炼,那这位师兄岂不是已经步入法师境了

    拜师仪式结束,赵然便算是列入江腾鹤大法师的门墙了,不过他不是正式弟子,只是记名弟子。

    魏致真为赵然介绍了身边站着的两个年轻道士,一个叫余致川,另一个叫骆致清,赵然唤了声“二师兄、三师兄”。

    江腾鹤门下的三名正式弟子是有排序的,赵然则没有,所以魏致真等人都称呼他“赵师弟”,而不是“四师弟”,将来江腾鹤再收正式弟子的话,新来的徒弟则要称赵然“赵师兄”,赵然则可以称对方“四师弟”。

    拜师礼成之后,赵然就算作华云馆的人了,便可以为他配授箓职。于是众人出了三清殿,进入方场东侧的“火德星君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