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道门法则 > 第七十七章 月上女
    在大青山洞府中的四个多月时间里,剩下的一个多月,赵然一直在龙阳子、张老道、青君和青婆婆等人的调教下,努力学习使用天眼这一天赋技能的方法。

    修行到了炼虚境后,也就是真人或者天师境后,有一定几率获得天赋加成。

    比如张老道的天赋,是“趋吉避凶”,也就是说,在张老道开天赋之后,他就逐渐有所感悟,对于哪里有好处,怎么做有好处,都会有某种程度的提前感知。

    听说之后,赵然对此十分好奇,于是询问张老道,这一天赋是否是传说中的大预言术。

    张老道毫不隐晦的告诉他,“趋吉避凶”并非预言,也不是算卦占卜,对将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压根儿不知道。这项天赋的最大好处,是对将来的某些自己都不太清楚的事情有所感应,取舍之间会自然不自然的朝有利的方向选择。

    也就是说,张老道说不清楚、也无法预知将来会发生什么,但他在做出选择的时候,会下意识间觉得这么做的话,将来应该有好处,并且在将来的某个时候,印证出他的选择果然是正确的。

    龙阳子的天赋加成与赵然相同,都是开天眼。但龙阳子告诉赵然,虽说都是天眼,可后天所开和先天所开完全不一样。

    龙阳子是到了天师境后开启的天眼,这也让他一举成为了道门最顶尖的阵法大师。可他的天眼是后天所开,是固止的,无法通过修炼提高,能够看出天地气机的律动,但做不到“抽丝剥茧”、“理清脉络”。

    按照龙阳子的描述,赵然判断,这位大修士的天眼水平大致相当于自己过去的水平,在自己在上个月学会“抽丝剥茧”、“理清脉络”之后,便已经将他甩在了身后。

    原来自己的天眼是“先天天赋”,可以进阶赵然对此当然是相当开心了。

    在几位大修士的全力“压榨”下,赵然在龙阳祖师的阵图中修行,将天眼天赋提升进阶,此刻看上去的景象自是不同。

    他凝神于法阵中,仔细的分辨着其中的千头万绪。在他看来,龙阳子以九宫梅花阵刺探这佛光大阵的虚实,以琴音扰动的位置,正是天地气机流向最为集中之处,可以说是找到了阵眼,或者说是找到了佛光大阵中天地气机转换的窍门所在,手段高明已极。

    但高明归高明,手法也算对症下药,破解的力量却单薄了许多。佛光大阵后续的气机调动极其深厚,琴音虽然锋锐,但与佛光大阵相比,如孤星之于皓月,却又哪里斩得断

    赵然向张老道、青君、青婆婆点点头,示意阵眼的确在龙阳子主攻之处正是主殿横匾上的“刷经寺”三个字。

    于是张老道等大修士开始全力加入,一起出手破阵。

    张老道双臂一振,一股庞大的气息自他身前发出,随着他双臂上下圈转之间,这股气息高速旋转起来,汇聚成一个丈许高的太极两仪阴阳图。

    此图由阴阳双鱼构成,下为黑鱼,黑鱼之白眼为坎,乃天一生水之元精;上为白鱼,白鱼之黑眼为离,乃南明离火之灵胎。坎离交替,日月轮回,阴阳之气旋转炼化,可致虚空粉碎,万物转化为视之不见、听之不闻、搏之不得、无状之状、无物之象的无极。

    太极图成型后,倏忽间出现在佛光大阵之中,向着主殿上方的“刷经寺”牌匾转了上去。

    躲在七阶符箓遮护之下的赵然,耳中未闻丝毫声响,但神识之中却猛然剧震,犹似天雷在身边炸响一般,心口处气血翻涌,一口鲜血好悬没有飚出来。

    青君自口中吐出一枚碧绿如玉的翠石,那枚翠石上飞百丈之处,在空中滴溜溜乱转,如雨洒般,对着刷经寺喷涌出浓墨如漆的漫天毒雨。毒雨洒在花瓣上,花瓣立时枯萎,散在主殿的佛光上,佛光为之失色。

    又有青婆婆振作精神,头顶油纸伞,下身化作一条数十丈的巨蟒,蟒尾卷起狂暴的腥风,向着刷经寺一记一记拍了上去,其势威猛无俦

    四位大修士在刷经寺佛光大阵前各展所长,龙阳子以九宫梅花阵扰动方位,以一声琴音定住阵眼;张老道的太极图主攻,青君的墨玉翠石消弭佛光;青婆婆则变化本身撼动阵基。

    刷经寺佛光大阵迎接这四位大修士的狂猛功伐,花瓣洒落得愈发急了。

    如此不眠不休连打三日,就见佛光笼罩的范围开始收缩,光芒渐渐暗淡了下去。

    龙阳子道:“诸位加力,此阵就要破了”

    于是众人同心协力,加快了法力的输出。

    过不多时,光芒愈发惨淡,佛光大阵开始急剧颤动起来。

    龙阳子大喜,喝道:“开”

    一道轻微而又悠长的钟磬声响起,佛光向内一敛,顿时收缩无形,就在众人以为将要破开之际,就听九天之上梵唱大作,刷经寺主殿的金顶上,大阵的核心位置处,佛光渐渐聚形,凝实成一名绣带飘飘、手提花篮的天女。

    众人心头大震,就听张老道惊呼道:“月上女”

    月上女是谁

    关于这个问题,曾经在西夏兴庆和权贵高僧们周旋过一年半的赵然非常清楚。

    这刷经寺的佛光大阵现世时,有天女梵唱,有漫天花瓣,这不是佛经中所云的天女散花又是什么呢

    维摩经观众生品记载:“时维摩诘室有一天女,见诸大人闻所说说法,便现其身,即以天华散诸菩萨、大弟子上,华至诸菩萨即皆堕落,至大弟子便著不堕。一切弟子神力去华,不能令去。”

    维摩诘是天竺高僧,家有万贯、妻妾成群,但他并未沉湎于人世的享受,而是刻苦读经、勤于修行,能够“处相而不住相,对境而不生境”,于是终成正果,证了西方世界菩萨之位。

    维摩诘有美妻名无垢,有子名善思童子,有女名月上女,一家子都是佛缘深厚之辈,是佛门传说中的宿慧之家。

    月上女八岁时便长成美妙多姿的童女,偿与声闻、菩萨讨论佛法妙义,并蒙佛授记。

    其后,维摩诘与如来诸弟子演说佛法,有天女将满蓝鲜花洒下,舍利弗满身沾上了花瓣,其余弟子则花不着身,舍利弗自知修行不够,于是从此加倍努力。

    散花的天女,就是维摩诘的女儿月上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