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道门法则 > 第六十七章 八强赛
    经过接收柜的统计,来自京城的购买者按赵然的说法称之为彩民,占了三分之一,南直隶和浙江又占了三分之一,剩下的三分之一则在其他各省。

    裴中泽有些遗憾,对自己的宣发工作不是很满意,黎大隐却很兴奋,他充满信心的道:“在那么多省发售不理想的情况下,第一期就能达到将近八万,实在出乎我的意料,原本我还对每期十万的发售额不敢奢望,如今看来,前景十分乐观,将来做好了,何止十万,十五万、二十万都不在话下从没想过,我大明民间竟是如此富庶啊”

    十月初一,修行球大赛冬季赛第一轮在元福宫紫金山修行球场正式拉开帷幕,在黎大隐的运作下,裕王代天子出席,当他宣布大赛开幕的一刻,满场锣鼓喧天、彩旗飘舞,万众欢呼,令年轻的皇子获得了巨大的满足,脸上一阵潮红。

    比赛从黄冠组开始,之后是金丹法师,最后是大法师。

    第一个上场的就是严世藩,他的对手是来自河南仙源阁的苏君尚。

    陪同而来的朱先见向坐在贵宾席中专程赶来观摩儿子首战的严嵩道:“阁老勿须担忧,世藩精于此道,赢面较大。”

    严嵩一脸沉稳,捋须微笑道:“且看看,若是能胜,也是大宗师教导得好。”

    事实证明,朱先见的预测是正确的,在十八洞的正规比赛中,严世藩以领先对手八杆的成绩,提前七洞结束了比赛,当他将球杆潇洒的抛入皮袋中时,全场响起万人的掌声和赞颂声,严世藩仰头四顾,情不自禁双臂伸平,享受着这份荣耀,一瞬间似乎找到了人生的意义。

    严嵩和朱先见相互对视,同时起立击掌。

    裕王则有些兴奋,指着场上向左右道:“最后这杆好球好球啊”

    先太子于今年三月薨逝,天子命裕王和景王入文华殿读书,由詹事府奉诏教导,实际上表明,下一任太子将从裕王和景王之间产生,一个成了太子之后,另一个将立刻之国。

    赵然将陪同裕王的詹事府主簿张居正招过来,悄悄问了问裕王的起居日常,按理说,这种问题陈善道这等坐堂真师可以问,邵元节之类合道大修士可以问,就连一般的炼虚境都不好问。但赵然和张居正是什么关系,张居正自是一桩一桩讲了。

    讲完后问赵然:“方丈可是说裕王的身子骨他的确有些气虚,偶尔腰腿酸软。”

    赵然点了点头,没什么表示了,皇嗣乃天下之重,他今日见到了便随意关心一下,倒也没太多想法,只是觉得,正常情况下,以裕王这副身子骨,怕是为太子的可能性不大。”

    张居正又道:“裕王千岁还是挺仰慕方丈的,若是方丈得空,可以入裕王府为殿下传道,同时可否请方丈为裕王诊治一下身体再过些时日,说不定殿下就没这福分了。”

    再过些时日,说不定天子就宣布新储了,裕王要么入东宫,要么离京之国,的确就不易见面了。但见裕王有什么好处呢他瞄了瞄了张居正,张居正向他轻轻点了点头,赵然有点明白了。

    甘书同他们,莫非想要拥立裕王入东宫可他们拉上自己又是什么意思难道自己已经有能力干预帝位的承继了吗赵然对此信心不是很足,犹豫道:“看能否有暇吧”

    比赛继续进行,崇明岛孙文虎战平了永福馆左致诚,双方都是四十九杆;泗水楚大夫对阵香积山金雨乔,楚大夫以三杆优势获胜,弄得金雨乔这个黄冠美人当场落泪,惹得不少人大呼楚某人不懂怜香惜玉,令赵然都为楚大夫感到冤屈,这是比赛,莫非还能为了怜香惜玉而故意失败那到时候楚某人怕是更要被说道了此必好色之徒

    黄冠组最大的冷门出现在了比赛的最后一场,被彩民们一致看衰的龙虎山张腾明再次上演逆天神技,和他对阵的天宁馆于腾龙在领先六杆的大优局面下乐极生悲,在第十一洞时耍了个花杆,不慎将自己擅使的球杆折断,之后悲剧上演,换杆如换手,于腾龙一时无法适应备用杆的特点,水准严重下滑,最终以一杆之差落败,痛失首轮。

    这一结果令很多人目瞪口呆,赵然向黎大隐和裴中泽道:“折断的球杆需要找人验一验。”两人当即点头。他们最怕的就是张腾明和于腾龙之间私下达成协议,出现故意让球的情况,这是大赛严打的范畴。

    黎大隐当即吩咐下去,不多时,身为裁判长的黎大隐师弟和当场裁判方清、方正兄弟俩向黎大隐和裴中泽禀告,已经验看过球杆,没有提前做过手脚的痕迹,而且于腾龙下场时,方青和方正都听见,张腾明毫不留情的挖苦了对方两句,双方好悬没有当场打起来。

    查不出问题,就只能认账,于是张腾明获得了首轮宝贵的三分。

    黄冠组四场比赛之后,金丹法师组的比赛就开始了,论水平,金丹法师组的比赛肯定更高,修行球在空中激烈追逐,相互碰撞,动不动就在空中爆碎,引起观众台上的阵阵惊呼。

    赵然最关注的是灵山顾遂远和灵墟阁杜星衍之间的这场比赛,两个都是熟人,这种比赛更有意思,最终杜星衍大比分获胜,取得三分。

    赵然飞符蓉娘,通报战况:“蓉娘,遗憾的通知你,杜星衍胜了,你买的顾遂远并没有爆冷。早跟你说过了,顾遂远肯定不行。”

    蓉娘回复:“猜别人都能猜对的多无趣,我就是要猜爆冷的战局,那才好玩。”

    “既然要猜冷门,为什么不猜张腾明”

    “不会吧,他居然能赢你们是不是暗箱操作了还是说他真的走了狗屎运”

    “你可以怀疑我们的人品,但绝不能怀疑我们的操守你真不打算来京城看比赛”

    “还不是你给我家找的事儿我家钱庄还有八十多个州府没开设分铺,忙都忙死了,等把摊子铺完再去找你吧。”

    书客居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