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道门法则 > 第一百零八章 交流挂职

第一百零八章 交流挂职

    正月二十八日,简寂观下诏,批准各地上报的府宫、县院方丈名单,早已做好了充分准备的玄坛宫当即召开公推大会,将赵然推上了玄坛宫方丈的法座。

    而在松藩,陆元元也成为了天鹤宫的方丈。陆元元升座当天,余致川代表宗圣馆现场观礼祝贺,据闻有上百名提前得知消息的四川各家散修也赶到了天鹤宫,观礼之余拉着余致川套近乎,让余总编着实“焦头烂额”了一番。

    监院白腾鸣专程派人送来一封书信,言辞中唏嘘不已,对于不能继续和赵然共事而“深感遗憾”。

    赵然也很遗憾,因为他发现,坐上玄坛宫方丈之后,他没有办法调人。不是说他威望不够,如今天下大势摆在眼前,他真要调人的话,除非简寂观强行压制,否则根本不成问题。

    他的困难在于,玄坛宫一个萝卜一个坑,占得满满当当,根本没有空位给你留下来。作为与九江并称的天下首富之地,玄坛宫的道门职司个顶个的香饽饽,但凡有个空位都立刻打得头破血流,哪里可能留给他

    除非撕破脸皮的强行挤占,把下面的三都和八大执事赶走,但这样一来,他还得给那些被他挤走的三都和执事们找出路,并且后遗症也很突出,在没有大错的情况下把人赶走,会导致人心不服,接下来的很多事情就事倍功半了。

    琢磨来琢磨去,他把监院冷腾兴叫到了自己的方丈院。两人见面,赵然惯例邀请对方坐下,亲自出手泡茶,然后笑问:“冷监院与我松藩宗圣馆坐镇的龙阳祖师是否有亲”

    冷腾兴道:“哪里敢高攀,听闻龙阳祖师是杭州人,我家祖上却是陕西人,当然,五百年前说不定是一家的,如果龙阳祖师愿意认下我这门亲戚,我可是巴之不得的。”

    简单闲谈了几句,冷腾兴恭维起赵然在川西北的成就。他还是做了一番功课的,对赵然在松藩的事迹如数家珍,瓦解白马三部、发展民生、抗旱救民等等,都说得头头是道。

    赵然谦虚道:“也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都是同道们的支持和关爱。冷监院是精于布道的,当知众人拾柴火焰高,没有一个高效、务实、愿意做事的团队,想要把事情做好,那是不可能的。”

    冷腾兴点头道:“方丈说得再对没有了。”

    赵然道:“来之前,我也看了新下来的信力簿,整个南直隶九千六百多万,应天府八百三十万,在十八个州府中高举榜首啊。这说明,冷监院还是用心的,玄坛宫各级修士们还是负责任的。”

    冷谦有些坐立不安了,脸上有点发红:“实在是当不得方丈如此夸奖。”

    他的确很不好意思,应天府虽然排在南直隶十八个州府的第一位,但人口也多啊,下属八县,合计三百万人,占了整个南直隶总人口的将近五分之一,可信力值呢,却还不到十分之一。随便一个会算账的,都知道这肯定是不如意的。

    这只是在本省内对比,如果拿出来跟外省对比,比如和松藩对比,那就更不堪了。松藩五十多万人,去年信力值突破五百万,如果按照这个数字算,应天三百万人,是不是应该达到三千万才合格

    而且他也有所耳闻,三茅馆为何不派自家的修士来出任方丈,反而从天鹤宫请来了赵致然,就是因为陈天师对应天府、对南直隶的布道事务很不满意

    赵然看出了他的尴尬,连忙安慰:“非是我故意示好,的确已经很不容易了。这里毕竟是天子脚下,大明首善之地,高官显宦、富贾豪绅云集于此,哪一个都不是好招惹的,更何况这些年唉,不说也罢。总之,能达到八百三十万,我认可冷监院的能力,认可阖院同道们的能力”

    一番话说得冷腾兴眼泪都快出来了,各种委屈被赵然撺上来,只觉这位方丈当真是理解道友、体贴下属的好方丈。

    “方丈我”

    “什么都不用说了,我懂”

    等冷腾兴心情平复后,赵然道:“当然,我们既然身在京城这样一个特殊的环境,就只能努力去适应他,在这样一个新的形势下,想办法做好我们的事情,走好我们的每一步。比如,我们可不可以先定一个小目标,去年取得了八百三十万的成绩,那么今年能不能突破九百万呢”

    冷腾兴点了点头:“有方丈在,就等于有了主心骨,我一定配合好方丈,拼死完成这个小目标也希望方丈能够将您在松藩的做法带过来,让我们都有一个学习的机会。”

    赵然鼓励道:“我相信冷监院,相信玄坛宫的诸位同道们。说到我在松藩的经验,确实是有一些的,我忽然想起来,既然要学习,就好好学一学嘛,真正的学懂学实学通。”

    “怎么个学懂学实学通”

    “想要学懂学实学通,就必须加强四种能力的学习,一曰脚力,二曰眼力,三曰脑力,四曰笔力。”

    喝了口茶,让冷腾兴仔细体会一番,接着道:“想要增强四种能力,就必须从实践出发,一切结合玄坛宫的实际,具体来讲,我认为可分为两种方式,一个是走出去,一个是请进来。走出去,就是我们玄坛宫派出虚心向学的道友前往松藩;请进来,就是我们从天鹤宫将有经验有成绩的道友请到应天,两边相互交流、相互挂职,一期挂上一年或者两年,共同学习提高,这叫交流出真知。你看如何”

    “方丈这个办法好”

    “那咱们就抓紧些,宜早不宜迟。天鹤宫那头,我跟白监院熟得很,他肯定同意,咱们这边,你张贴个告示,让大家自愿报名,愿意去的,立刻安排。”

    “自愿”

    “当然是自愿,强扭的瓜不甜嘛。当然,松藩是艰苦边远地区,去那边要做好过苦日子准备的,为了提高生活水平,咱们道宫可以搞一个松藩补贴,每个月的薪俸加五两,一年六十两凡是学成归来的,都将作为下一步提职的备用人选。你看怎么样”

    话说到了这份上,冷腾兴还能说什么,自是满口答应了下来他不答应也不行,黎大隐曾经私下里威胁过他,若是不能好好配合赵方丈布道,他一家老小明年就要做好离开京城的准备。

    有了一年六十两的大额“松藩补贴”,又有回来后进入提职备用人选范畴的诱惑,玄坛宫当即便有十多人报名前往。

    赵然拿着这份名单,开始对位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