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马踏三国 > 第三百一十六章 大汉十五州

第三百一十六章 大汉十五州

    为新州的命名的同时,暗地里的马屁恰到好处的拍向刘协。那架势,就仿佛偌大的北疆,是在刘协的弹指一挥间就被打下来一样。

    大汉自桓、灵二帝以来,历听到刘协垂询,曹操端坐在座位上,不徐不疾的开口说道:“一切自有陛下圣断,臣并无异议。”

    满朝文武之中,唯有曹操有这样的特权,可以穿着鞋、带着佩剑进入大殿,并且在天子的面前还能拥有一席座位。大汉开国四百年来,能做到这一点的,除了董卓,便只有曹操了。当然,如今的马超也是拥有这样的特权的,只是马超身处长安,自从离开许都之后,还没有进入大殿面见刘协的机会。曹操借刘协之手赏赐给马超与自己同样的荣耀,既是对马超的拉拢,同时也是深知马超今后上殿的机会近乎没有,才故作大方的。

    曹操也是汉人,大汉能够开疆扩土,他也并不排斥,只是他遗憾的是,这个开疆扩土之人,并非是他自己。尽管如此,曹操也不愿、更不能抹杀马超的功绩,所以并未横加阻拦,反正只要刘协掌握在自己的手中,马超根本不可能翻出什么大的浪花来,除非他和袁术一样,冒天下之大不违登基称帝,聪明的马超会那么做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天子已开金口,曹操又没有异议,一众大臣们的心思立刻便活跃了起来。能亲眼见证大汉增加版图,也是一件幸事,谁都想在这件天大的事情上留下属于自己的一笔色彩。能混到朝中做大臣的,无不是心思玲珑之辈,治国、打仗他们不行,阿谀奉迎、捞取政绩他们可都是很在行的。

    于是,奉承之词便如同潮水般涌来:“圣上天威所致,北疆俯首称臣,不如就叫做天州,以彰显圣上的天威。”

    还有一些人说道:“不若干脆就叫做新州吧,意寓我大汉将迎来崭新的大好局面。”

    “圣上,依老臣看……”

    一时之间,近乎一半的大臣们,纷纷出谋划策,在代皇帝无不喜欢阿谀逢迎之词,专门爱听利好的消息,对那些不好的消息而是充耳不闻。这就养成了许多大臣报喜不报忧、阿谀奉迎的习性。在马超穿越之前,汉代的大臣们虽然不是绝对的世袭,但也是很看重家世传承的,很多重臣在退下来之前,都会把自己的子侄辈提前扶上位。于是,在大臣们世代的传承中,这个毛病也就一代代一直流传到了今天。

    朝纲不振,有时候真的不能去怪那些作乱的逆臣,就拿董卓来说,如果不是当时的大将军何进暗藏私心,企图扳倒十常侍进而控制朝政,怎么会有后来的董卓霍乱京师?所以说,朝纲大部分是败坏在了这些所谓的朝中重臣身上,他们就好像是井底之蛙,世代的家世传承,让他们都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显贵,自幼在家族的护翼之下,完全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么宽广,却偏偏喜欢在各种场合引经据典,长篇大论的发表自己的意见。在面对天子的时候,不着痕迹的马屁也是犹如滔滔江水绵延不绝,进而得到天子的青睐,似乎只有这样才能体现出他们的尊贵和价值,说他们坐井观天都是轻的,应该说他们鼠目寸光、纸上谈兵才对。

    耳中听着各种逢迎之词,刘协非但没有厌烦,反而还还听得津津有味。刘协清楚的知道,大臣们是在刻意拍自己的马屁,但是好话谁不愿意听呢?所以刘协也就笑着照单全收了,要知道,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过这种体验了。

    在各种阿谀奉承的话语中,曹操暗暗皱起了眉头——他有些听不下去了。马屁拍的再响,也解决不了现实存在的问题,否则大汉也不会垂危到如今这个地步了。曹操生平最讨厌的,便是这些奉承之词了。

    咳,咳。

    曹操假意的咳嗽了两声,仅仅是这两声咳嗽,便将满朝文武的热议之声完全压了下去。因为大家都看到,曹操的左手,已经不知何时落到了他腰间的剑柄之上,他这个简单的动作,令原本还面红耳赤的满朝大臣们,瞬间变的噤若寒蝉,竟是再无一人敢发出半点声音来了。

    “此事不宜拖沓,还请陛下早做圣断。”以一人之威压下了满朝文武之后,曹操气定神闲的对刘协说道。

    刘协也被曹操的气势吓到了,他忽然间发觉,自己做的有些太过了,在这大殿之上,在这许都城中,在兖、豫二州,做主的并非是他刘协,而是曹操!

    将求助的目光看向国舅董承,刘协用有些颤抖的声音问道:“国舅,你看新洲该赐个什么名字为好?”

    看到刘协向自己看来,董承连忙说道:“圣上乃是一代贤君,无论给新州取什么名字,都足以彰显圣上的天威浩荡,所以老臣认为,只要是圣上亲口御封的名字,就都是好名字。”

    说了等于没说!即便是刘协最为亲近的董承,也不敢在曹操不悦的时候稍有放肆,因为曹操的锋芒实在是太过锋利了,锋利到足以在一瞬间令无数人身首异处!

    听到了董承的回答,刘协还来不及说话,坐在一旁的曹操却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似乎董承将刘协称为一代贤君,乃是天下间最好笑的笑话一样。咆哮朝廷,本是重罪,此刻曹操在刘协面前旁若无人的大笑,更隐隐有嘲笑刘协之意,论罪当诛!可是偏偏,大殿之上无一人敢站出来指责曹操,而是全部垂下了头,做起了缩头乌龟,权当是未曾看到、未曾听到曹操的举动,眼不见为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