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月光礼赞 > 第一章 梦境
    六月,初夏的时节,空气中满满都是舒适的气息。

    小区内的物业这几日都是匆匆忙忙的,忙着安抚业主,忙着调取监控,忙着在电梯内张贴公告身为一个高档小区,配备着五星级服务的物业,居然出了失窃这种事。

    被盗的金额,似乎还不小。

    白羽拎着一袋食材上了电梯,看到了物业张贴的公告非常标准的公文格式,大致就是近日某幢楼内业主遭遇失窃,最近正在加紧安防,造成了不便尽情谅解,同时希望业主保护好自身财产安全等一堆的废话。

    小区内的安保其实已经很严密了,进门要刷门禁,上了电梯还要刷卡,而窗户和玻璃是在房屋交付时就已经安装好的,窗外有着防盗网,白羽曾经为了测试防盗性能,各种工具齐上,好久都没能伤他几分。如今还是出了盗窃案,实在让人忧心。

    “不过我家里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金银珠宝,首饰什么的。”白羽心里默默的说。

    虽然心里这么想,但白羽的内心还是一阵焦虑,她不知道自己在焦虑什么,只是这些年来,她越来越焦虑,脑袋里总有一个急促的声音在说,快点,要来不及了

    什么什么来不及了

    她反问,脑袋里的声音却没有了回音。

    回到家,开始准备今晚的晚餐。

    白羽的父母一直很忙,大多时候白羽都是自己一个人吃晚餐。

    到这里,还没有介绍我们的女主角出生于中产家庭,从小衣食无忧,长大后顺应父母的意思上了本地的大学,刚满十九岁。

    白羽是一个神奇又幸运的孩子,这里源于母亲说,在她两岁左右的时候,母亲在家里办公,将她丢给了保姆看,因保姆看护不当,她在高处跌落了下来,当时奄奄一息,保姆和母亲都吓得失了神,并让保姆先叫救护车将她送往附近医院,可是当救护车赶来的时候,白羽身上的伤却奇迹般的好了,从此母亲对白羽十分溺爱,所有的事情都要亲力亲为,而白羽也很争气,是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如此幸福的孩子,却从几年前开始,每天愈发焦虑。

    今晚的晚餐是一份朗姆酒香牛排,还有一份炼乳蛋糕。

    餐后看了会儿书,白羽例行去楼下花园夜跑。

    明明是按照规定的时间下楼,却感觉楼下很亮,白羽抬头看了看月亮,今晚的月亮很大,很亮,很圆,伸出手,仿佛月亮触手可及。

    今天是什么节气吗自从很多年前的某一晚后,就再也没能看见这样的月亮,但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这样静静的望着那遥不可及的月,沐浴着洒落下的月光,心中的焦虑就这样消失,转化成了一种温柔的力量,让人很想将时间凝固在此刻。

    六月是玫瑰盛开的季节,深邃的夜空,清冷明亮的月,妖冶的玫瑰,还有美丽的少女,故事中俗套的、高雅的美丽景象。

    直到远处玩闹的人声散去,直到灯火都已疲倦。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白羽上了楼,父母已经回到家并睡下了,桌子上是父母为她准备的牛奶,已经冷掉了。

    白羽还在好奇为什么父母这么早就睡下了,看了眼闹钟,才发现自己竟然在楼下足足发呆了五个小时但她心中却依然平静,因为自己的卧室与主卧相近,怕吵到父母休息,白羽收拾了一下就去书房睡了。

    梦中,她看见自己站在玫瑰花海中,仰望着月亮,此时在月亮上飞过来一个人,一个女人。她穿着典型的白色希腊风服装,裸足,手中拿着精致的里拉琴,她拥有着一头淡金色的长卷发,眼睛是如月亮一致的美丽颜色。

    白羽没有见过她也不可能在生活中见到这样的人。但看见她的时候,却感觉到十分亲切,明明是初次相见,白羽却脱口而出,唤她“月神。”被唤作“月神”的女子温柔的轻笑,将一朵玫瑰交给了白羽。这是一朵红玫瑰,却不似普通的红玫瑰,这一朵的颜色更为鲜红,像血液一般白羽突然觉得自己是属于月神的,她生来就应该在月神的身边啊月神抚摸着白羽的脸,似乎在说些什么,但是白羽听不清,她想靠近月神听清楚,可即使靠的再近,模仿着月神的唇语,白羽仍然不知道其中含义,正当白羽想再次开口的时候突然感觉天旋地转,一阵狂风刮过,周围的玫瑰被风吹落了花瓣,被风卷起,在空中盘旋,而后又像雨一样落下,夜空越来越近,夜,夜晚的天空要塌下来了

    猛然惊醒。

    白羽以为自己会吓得一身冷汗,可是并没有。她只是感觉到哀伤,同时又有一丝兴奋,这种感觉是什么正当她想仔细回味这个梦的时候,突然听见不远处的客厅似乎传来了声音

    是父母起身喝水的声音吗并不是。那是一种陌生又熟悉的声音,是什么人在寻找什么东西,一晃,白羽突然想到了电梯上的公告小偷

    “有没有搞错,这是十九楼诶”白羽轻轻的拿起床头的手表,努力看清上面的时间,凌晨两点整。她才睡了一个小时,此刻却精神百倍,她窝在被窝里,猜测小偷是个怎样的人,如果此刻冒然前去客厅,如果小偷手中有凶器,会不会杀她灭口

    他不会的。

    脑袋中响起了声音。

    谁谁不会小偷吗

    白羽在脑海里追问,而声音的主人仿佛喜欢和她玩捉迷藏,一转眼又消失了。

    白羽家是三室两厅的结构,从门而入后,左边的房间是书房,也就是她现在所在的房间,在走廊上往前走,左边是客厅和阳台,右边是可以通向厨房的餐厅和盥洗室,再直走,左边是父母居住的主卧,右边是她的房间。

    她想在厨房制造一点声音,把父母叫醒,也让小偷把注意力转移到厨房,这样三个人可以同时冲出房间制服小偷,而且父亲以前当过兵,小偷肯定不在话下不行不行,就算小偷没有凶器,但是厨房里还有刀可以供他使用,这样太冒险

    然后她想到,父母平常睡觉不会开免打扰,但怕打扰到她睡眠也不会开铃声,而为了不错过信息,通常都是开着振动的

    她轻轻的把被子盖过头顶,用手机在家庭群里发信息

    “爸爸妈妈,看见这条信息请不要说话,客厅里有小偷”

    连着发了三四条,群里传来了爸爸的回复:

    “听到了,羽儿你先不要轻举妄动,装睡。”

    接着是妈妈发来的消息:“乖孩子,听爸爸的话,别怕”

    白羽想,母亲一定也很害怕,不然一向严谨的母亲,是不会打两个感叹号的正当她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听见了客厅有较大的动静,而后听见啪的一声,“别动”随即客厅灯亮了。

    白羽立刻下床,几乎是飞奔一样的去了客厅,她看见了父亲已经将小偷拷在了沙发上,而母亲站在灯的开关处,然后她本能一样的报了警。

    空气瞬间安静了下来,白羽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走向了小偷,“小偷”抬起头看见白羽,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白羽看清了他的脸,一个大概二十来岁的男子,长着一张帅气而耐看的脸,脸上却是没有血色的苍白,全身被黑衣包裹着,散发着成熟而危险的气息,但接近他时,他又仿佛像是温柔的湖水,会将她溺毙。想了想,这大概就是小说中那种完美的男主角吧,只是他的瞳孔是灰色的。

    不知为何,总感觉我似乎,认识他。

    “年轻人啊,你长了一副这么好看的脸,怎么做这种见不得人的事情一会儿去警局好好反思反思啊,隔壁楼的失窃案也是你做下的吗以后不要做这种事情了,人生的路还很长啊。”白羽突然觉得很可惜,明明长得这么帅,却做这种事情。

    “好了羽儿,一会儿警察会制裁他的,你也吓到了吧,去歇会儿吧。”父亲无奈的说道。白羽忽视了父亲的话,坐在了沙发上。“要知道人生是很长的”她喃喃自语。

    警察很快就到了,母亲下楼去接,警察对白羽和父母表示了感谢,然后要带父亲去做笔录,父亲点了点头就要去换衣服,却被她制止了。

    “爸爸,让我去吧,毕竟小偷是我先发现的,你和妈妈最近也挺忙挺累的,这种事情就由我代劳吧。”

    她本来以为父亲会严词拒绝,她甚至已经想好了怎么回接下来的话,但没想到父亲只是说“行吧,明天我还有很多事,你也长大了,这种事情就交给你了,只是回来的时候要注意安全。”语气和平时大不相同。

    她兴奋的点了点头,回房间换了一身衣服,然后和警察一起,带着“小偷”下楼,上了警车。一路上的警察很贴心,怕她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会紧张,一直安抚她,表示白羽是个非常勇敢机敏的女孩子,白羽害羞的低头,其实她并没有做什么,也没有什么事情是她可以做的,她只是一直躲在后面受保护

    从小到大,她一直都是受保护的那个,母亲说女孩子是应该受到保护的,尤其是白羽这样美丽出众又聪慧谦虚的孩子,但她不这么认为,或许她是有一点大女子主义的女生虽然她对这种词汇不太敏感,可白羽是发自真心的希望自己可以拥有保护别人的力量的,她反复琢磨着自己,虽然她本性有点凉薄,但是优点还是很多的吧细腻又温柔,适应力还很强。

    伴随着一路的胡思乱想,和未定的紧张心情,他们到了派出所,小偷也被移交,但那些事情已经不是她所能管到,或者可以做到的了,现在唯一可以做的,就是眼前的笔录,和一些问话。

    一套程序下来,到通知她可以回去了的时候,她才感觉到了一丝疲惫,将她带来的警察们提出要送她回家,她拒绝了,表示可以独自回去,并表明了百忙之中愿意带自己回家的谢意,她一直是个很有礼貌的孩子,警察们也是这样想的吧。

    看了看手表,时间已经是凌晨三点了,距离她发现小偷居然只过去了一个小时,然而她并没有平常熬夜时心脏快速跳动的感觉,反而很平静,走出派出所,她看到了月亮,巨大明亮的满月,光芒不减晚上夜跑的时候,刚才产生的一丝疲惫,就这样又消失了。

    不知道为什么,她只看了“小偷”一眼,强烈的熟悉感就涌上心头,此刻她觉得他不可能偷东西,一方面又觉得自己竟然是个花痴,难道自己喜欢这种类型的男人啊,白羽,不要胡思乱想了,从小到大见过了多少的帅哥,可为什么这个男人,一个初次见面的小偷,却可以让自己这般的啊啊

    白羽摇了摇头,她突然发现,今晚上没有再焦虑了。

    取而代之的是兴奋,是期待,她感觉到自己在等的某件事情,终于实现了虽然她从来没等过什么,可此刻她就是兴奋的想哭,可能是因为年轻人在夜里总会激动。那现在的她就是激动到的极点吧好想化作月光下一片白色的羽毛啊,乘着风奔向那开满了风铃的悬崖。又想化作一滴雨水,打在谁的脸上,随着泪水一起被土地融化。

    “唉,我在胡思乱想什么啊”

    不知不觉,她就走到了小区内,漆黑的夜路,照明的居然只有月光,也是,这个时间,谁还会出门呢,快走到她居住的那幢楼了,她掏着口袋,准备拿门禁,顺便看了看手表,凌晨三点半。

    在即将掏出门禁卡的时候,她感觉自己变成了一片羽毛,不知去往何方

    回了回神,发现自己是被某人公主抱了起来,双双的飞向了夜空,在明亮的满月的照射下,她看清了抱着自己的人,她愕然,这个人竟然就是刚才那个,美丽的“小偷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