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月光礼赞 > 第十三章 野蔷薇
    那日之后,失去了记忆的爱维晚丁开启了她全新的篇章,而我只远远的望着她的背影,期待着与她再次的、“初见”。神秘作者未知笔记

    第二天一早伊扶便起了身,换回了平日穿的风衣,拓特安排的车马已经在等候了,拓特说从月城到青苔镇,需要三月刻,她曾算过,一月刻和一个小时差不多。伊扶上了车,手中还握着那张卡片,身份尊贵的侯爵小姐邀约,为何会选在这样的地方呢,虽然维尔德与爱娜一直告诫她要有戒备之心,但不知为何,红对她轻轻一笑,让她有些心疼又感慨,她愿意相信她是没有恶意的。

    她看了看窗外,街边吆喝的小贩、晨起准备营业的店铺、宿醉后摇摇晃晃走着的失魂落魄的人、贵族家采买的女仆、背着乐器的不同种族的旅人、穿着苏法族袍子的学者,还有二十四月刻都在工作的魔法喷泉,随机喷着各种形状,这样的地方与她曾生活的地方相似,又完全不同。

    爱娜看着伊扶的侧脸,虽然二人这半年多都是朝夕相处,伊扶对自己也是如同妹妹一般,但自己总是对她有一些小心翼翼的距离感。

    在她幼年的时候总是会听说她的故事,所有的孩子都向往她,而大人们也总是说她“完美的不真实”,她是天空中悬挂着的明月,而众星都爱围绕在她身边,年幼的爱娜一直想见她一面,每一个假日她都会在她所在的学院门口蹲着,但每次都遇不见,就在某一天,她一整日都没有看到爱维晚丁,爱娜失落的准备回学院了,她低着头走在街上,一个不小心撞上了某人。“哎呀”她撞了一下后摔在了地上。

    “爱维晚丁倪下您没事吧这是哪里来的小血仆如此不懂事,看我今天怎么教育教育你。”一个女声愤怒道。“索里莫,别这样。”一个声音阻止了她,爱娜看见穿着黑色风衣的美艳女子走向自己,弯下腰伸出了手“小朋友,摔痛了吗”

    那是她第一次见到她,比画像上的她更美、还拥有着画像中没有的亲和力,爱娜感到自己的脸微微泛红,将手递给了爱维晚丁,“谢谢你,大姐姐,对不起撞到了你”爱维晚丁将爱娜扶起,摸了摸小爱娜的头,温和的笑道“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不过走在路上还是要注意安全哦,以后不要低着头走路啦。”爱娜点着头,“嗯”“爱维晚丁倪下,我们快走吧。”身旁名为索里莫的女子唤道,“好。”爱维晚丁应着,又对爱娜问道“你自己回去没问题吗”“没问题的,大姐姐,再见”爱娜对爱维晚丁露出了笑容道,爱维晚丁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和索里莫一起离开了。

    年幼的爱娜望着爱维晚丁的身影,眼睛里充满了向往。

    在那之后的很久很久,她都没有再低头走过路。

    她一直努力,希望可以自己变得优秀,可以得到侍奉她的机会,等到她的成绩到了同级的第一名,终于可以毕业的时候,她却陨落了。

    她没有选择毕业成为血仆,而是留在学院内教导着一任又一任的学生,直到半年多前的某一天,王突然说要一名最优秀的血仆来照顾他的未婚妻,听到未婚妻三个字,爱娜惊愕,是她回来了吗还是王只在短短的十几年又有了新欢

    她鬼使神差的提出希望她来就任,她没有服侍过任何主人,且成绩优秀,血仆登记处的负责人本想挽留爱娜,但维尔德一口咬定就要她了。

    当晚她便见到了这位未来的王后,她的容颜有些变化,发色与瞳色也不是曾经的颜色了,而是和自己一样,黑发黑瞳。她看到自己的时候感觉很陌生也对,如果是真正的爱维晚丁在此,也想不起她就是百年前一个路边的小女孩吧。

    伊扶,这是她的名字。

    后来她知道了,她是爱维晚丁的三分灵魂。

    她发誓要保护她,却一次次的置她于危险之地,爱娜心中很是愧疚,当她对维尔德提出自己并不是一个合格的血仆时,维尔德却说她就是最合适的。“我一次次害主人受伤,如何是最合适的呢”她想不通,维尔德曾经也是对她的行为有些反感,在伊扶受伤时也曾想处死她,但为何现在却说自己是最合适的维尔德没有直接告诉她理由,只是让她继续跟着伊扶,总有一天她会明白的。

    “想什么呢,这么出神。”直到听到伊扶的声音,她才从过去的思绪中回到了现实,伊扶的脸凑得很近,“在想昨晚的竹叶茶团子,好好吃。”她撒了谎,伊扶没有多想,拍了一下手,道“原来你也是个小贪吃鬼,等我们回布克兰都的时候,我们多买点带回去让你吃个够”但是转念一想“可是爱娜难得有喜欢吃的东西,一次性吃太多吃腻了怎么办但是但是,我们来月城的机会也不多”伊扶居然在认真的琢磨着自己的话爱娜立刻开口道“这种东西偶尔吃一下很好吃,第二次就不是那个味道了啦”“嗯那我回去研究一下做法,以后你想吃的时候我可以做给你吃。”伊扶下定决心。

    “谢谢你,伊扶倪下。”还是第一次,不,第二次,有人将自己的感受放在心上,爱娜心里感到一股暖流流过,对伊扶道。“哼。”伊扶不满的哼了一声,爱娜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了什么,又笑道“伊扶姐姐。”

    车子缓缓驶入了一片花圃,伊扶看到了花圃中有一条小溪,而他们在小溪边上的小路前行着,一排排的双层小楼出现在眼前,最后车子停在了其中一幢小楼前,车夫为伊扶开门“客人,目的地到了。”伊扶下了车,“多少钱我付给您。”车夫摆手道“拓特先生已经付过咯。”说完便上了车子离去了。

    伊扶走进小楼,看到门上挂着的木板“矢车菊之间”,她推门进入,“抱歉,客人,现在还没有到营业时间。”坐在柜台处的接待员道,伊扶打量着她,发现少女与拓特极为相似,“我是来找,呃,巴伐莉莉的”伊扶道,“明白了,请问您的名字”“伊扶。”“原来是伊扶倪下,巴伐莉莉大人已经吩咐过了,这边请。”接待员带伊扶来到了地下室,这里的地下室不同于印象中的地下室,整洁、且散发着淡淡花香。接待员手持一朵矢车菊,将矢车菊插进了书架左下方的某个孔处,又拿出钥匙在哪里转动了几下,一扇门便凭空出现了,“哇哦。”伊扶还是第一次看到用魔法做的门,不禁惊叹。“伊扶倪下,巴伐莉莉大人已经在内等候了。”说完便退下了。

    伊扶上前想推门,被爱娜阻止,爱娜走上前缓缓推开了门,护着伊扶进入。

    “有客人来访。”从头顶上传来了声音,伊扶抬头发现是一只和平鸽站在房梁上,嘴里还衔着一根橄榄叶。

    “伊扶倪下,我知道您一定会来的。”红自内间走出,她还是穿着昨日的旗袍,妩媚一笑朝着伊扶走来。“毕竟答应了您,无论怎样我都会履行承诺。”伊扶道。“来吧,我们都在等着您。”红将伊扶引入内间,内间里有一个火炉,还有一张沙发,而不远处还有一扇门,红推开了门,不同于内间的温馨风格,这里面是会议间的样子,宽敞的空间中央是长长的会议桌,和若干的椅子。里可丝、夏莉、依瑟蒂都坐在里面。

    “在正式开始前,想先为您介绍一下我和我的同伴们,她们并不是我的侍女。”红为伊扶和爱娜拉出椅子,示意她们也坐下。

    “我是红巴拿莉阿莎加莎,想必您对我也有所了解,这几位是里可丝提弗亚,夏莉,依瑟蒂曼波提德。我们隶属于情报组织野蔷薇,也是野蔷薇的组建者。”

    “野蔷薇”伊扶一头雾水,但爱娜却明白,开口道“月令纪3917年,一个名为野蔷薇的神秘情报组织出现在月域,从名流社交到破落灰街,他们对月域内的事情无不知晓,但并不是一个单纯的情报贩卖组织,野蔷薇不会随便与人做交易。”红满意的点点头,“如爱娜小姐说的那样,我们便是野蔷薇。而这个矢车菊之间则是我们野蔷薇的本部。”

    在野蔷薇刚刚打入月域内的时候,很多人曾好奇,凯露丝会所的情报舞会也是一个情报交易聚集地,这个野蔷薇是个什么来头呢但很快他们便明白了,凯露丝会所仅限于贵族与贵族之间的情报交易,花样繁多,但主体还是围绕着桃色新闻与家族利益,野蔷薇的渗透范围则非常广,各个种族从贵族到民间日常情报,军事情报,商货情报等等。如同名字一般,路边随处可见的野蔷薇,无处不在,你的点点滴滴,都被看在眼里。

    伊扶大致明白了,“那红小姐带我来到你们的本部,是想让我做些什么呢”“现在就由我为您说明,我们野蔷薇的真正身份与目的吧”红说完便打了个响指,在会议桌的最尽头出现了一幅画像,伊扶虽然没见过这幅画像,但她一眼就认出了画像上的人。

    爱维晚丁加斯巴达。

    虽然伊扶总是听别人所说道爱维晚丁的相貌,但看到画像还是第一次,虽然她们是差不多的五官长相,但伊扶是甜美可人的邻家妹妹,爱维晚丁却是妩媚而优雅的绝色天姿。

    “这是爱维晚丁倪下”爱娜惊呼道。

    “是的,伊扶倪下,虽然您现在失去了记忆,容貌也变了些许,但我们知道您就是爱维晚丁加斯巴达,我们的恩人。”一旁的夏莉开口道。“恩人”伊扶重复了夏莉的话。“十七年前,那时的爱维晚丁倪下曾揭露黑教会进行活体实验的阴谋这件事,您知晓吗”红问道。伊扶点点头,她当然知道,那件事是一切的开端,也是一切的终结。

    “我们就是那时被您救出的孩子啊”里可丝的情绪有些激动,虽然那时她还年幼,但十七年前的那一幕仍然在她眼前浮现着。“是的,我们野蔷薇所有人,无例外的,全部都是被您所救的孩子。”红一字一句的,坚定地重复了一遍。

    “那时我们年纪还都很小,但我们都记得您的模样,九年之后我们都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也了解了一切的来龙去脉,我们开始寻找着曾经同样被您拯救的孩子,组建、经营着这样的一个情报组织,我们都坚信您一定会回来。”夏莉很冷静的继续讲道。“一切都是为了您铺垫。”寡言的依瑟蒂也开了口,爱娜得知了真相后很是激动“闻名月域的野蔷薇,竟然一切都是因为倪下”

    伊扶的心中也颇有感触,爱维晚丁十七年前救了的孩子,如今长大将自己投身于与她相关的事业当中,她平静了一下心神,问道“如今爱维晚丁的三分灵魂回来了,后续你们打算怎么办呢。”“自然是为您找回剩下的七分灵魂,唤您回来,再将黑教会一网打尽掉。”红一改之前妩媚的语气,语气中满是认真。

    虽然听上去很是天真,但伊扶却相信着她们。“我们不会将您卷入危险之中,但接下来的要求可能有些任性我希望您能与我们在一起,您拥有着强大的能力,且如果接触了更多的事物,想必您也可以尽快、再次成长起来。”夏莉道。

    “你们的意思是让我呆在月城,不能回布克兰都,对吗”虽然她们所说的有些道理,但想到维尔德,伊扶还是有些犹豫。“是,但若您不愿意,我们也可以去布克兰都找您,只是这样会比较麻烦,也容易暴露,所以我们还是希望您可以和我们在一起的。”红回答道。

    伊扶以为爱娜会愤怒的阻止,但爱娜一言不发的坐着,爱娜确实很愤怒,但她此刻心中莫名的情感却大于愤怒那是维尔德曾说过的话,他在临行前一天曾对爱娜说,如果伊扶被事情牵绊住,无法回布克兰都,那么就尊重她的选择吧。

    爱娜当初还有些莫名,但她还是答应了维尔德,如此看来他们的王已经早就知道了这一切,他不再将伊扶护在羽翼之下,而是让她自己选择。

    “没关系的伊扶倪下您可以慢慢考虑,不管怎么样,我们永远都尊重您的决定。”里可丝打破了这沉重的气氛,在里可丝看来,恩人的回归比什么都重要,只要是她认为对的事情,不论怎样她都会尊重并追随。

    “请让我想一下,明天我会给出答复。”伊扶沉默许久,开口道。

    “明白了,那么请您收下这个。”夏莉将一把钥匙交给伊扶,“这是特制的矢车菊之钥,您在月城内握着它并发动血咒,可以随时来到矢车菊之间,用这把钥匙打开这扇魔法门,也可以去您想去的地方,但我们的能力有限,所以钥匙只能在月城内进行传送这是我们的不足,不然就可以让您回布克兰都等待我们的消息了。”夏莉有些抱歉,让恩人无法回到故乡,她很愧疚也很难过。

    “谢谢你,夏莉。”伊扶接过了钥匙,“那么今天我先告退了。”

    “是,伊扶倪下。”伊扶打开了魔法门,要踏进去的时候,她转头对大家说“对了,下次见面的时候,喊我伊扶就好。”说完便同爱娜消失在了魔法之门。

    伊扶有些魂不守舍的,她下楼去找拓特,表示对他安排的感谢,还有付给他垫付的金额。“您不必客气,已经有人替您付好了。”拓特推了推眼镜,腼腆的笑了,“对了,您正在使用的这间屋子,以后是属于您的了,您可以当成自己的房间。”“什么”难道是红她们买下了这里吗她看着拓特,突然想起那个和拓特很像的接待员,“你莫非是”伊扶开口,拓特将食指放在嘴边,做出了“嘘”的动作,然后将一朵矢车菊交给了伊扶。

    拓特居然也是野蔷薇

    既然这里是维尔德选择的地方,那就说明他知晓这一切伊扶只感觉自己的心在颤抖,她感到命运女神在推着她前进,不断催促她,“这还不是你的结局,你要向前看,你要驶向更远的远方”

    伊扶回到了房间后就坐在床边发呆,爱娜想了想,也坐在她的身边,轻轻拥抱着她。

    “爱娜,你是不是也知道这件事”伊扶问道,爱娜摇头,“我并不知道,但王在出发前曾和我说,如果您被事情牵绊住无法回家,让我尊重您的选择。”“是吗,看来维德和她们也有来往话说回来,我以为他会反对。”伊扶离开他已经六日了,这六日她总是时不时的想念他,本想婚礼结束后快点回去,但如今得知了这些事情,而维尔德又同意自己离开她梦中的冒险之旅,还有她的爱人,如今都摆在眼前,等待她的选择。

    伊扶突然想起她所了解的爱维晚丁,也是在四处游历,那时的她是怎样的心境呢,会不会也有过迷茫爱维晚丁和维尔德伊扶决定,如果她是真的爱他,那就应该把那个完全的灵魂还给他。

    即使现在要饱尝分离之苦,但在这之后,故事中的男女主角会再次在一起,故事也会画上圆满的句号。

    “爱娜,明日下午我们回布克兰都。”伊扶道。爱娜知道伊扶已经做好了选择,她不知道伊扶为何要回去,但此刻的她已经明白,她只要追随着这样耀眼的身影,总有一日,她会懂得这一切。“是”爱娜答复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