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月光礼赞 > 第十八章 瑞雷商会
    还没有睡多久,伊扶听到有人轻手轻脚的打开了门,走进来看了看伊扶,替她掖好了被子。

    “铛铛你终于回来啦”伊扶掀开被子坐了起来,“虽然早就猜到你会吓我但还是有被吓一跳。”爱娜看上去很精神,没有她之前想象的疲惫样子这也源于血仆的自身素养,出现在主人面前时会保持着最好的状态。

    “哇,你怎么猜到的”伊扶还在想是否是自己的演技不够到位呢“演技很到位,不过,不论是谁,熟睡时和清醒时的气息是不同的。”爱娜先对伊扶的演技做了肯定,然后说了她被发现的理由。

    “这样看来我还需要继续修行”爱娜点点头,凑近伊扶“说吧,这几天背着我做什么事情了不仅风衣少了一件,你身上还有魔法残留的气息。”

    “怎么回去一趟突然变得这么敏锐了”伊扶做哀嚎状道,然后为爱娜讲了一下这几天发生的事情。

    爱娜越听,神情也越紧张,听到伊扶她们与沙雏去战斗的那一段时更是眉毛都拧在了一起。“倪下”爱娜很是生气,对她的称呼也用了敬语。

    “啊我错了”生存法则第一条,女孩子生气要先认错,伊扶立刻做出了求饶的动作,然后又重新坐好“可是爱娜,这些都是我必须要面对和经历的,我不可能永远活在你们对我的期望里,我会受伤,也会遇到危险,但这些事情都不能阻挡我的脚步。”

    伊扶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劝说,爱娜却还是不太高兴,“这些我都知道,你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我只是难过,你在遇到危险、或者要去做什么事情的时候,我总是不在身边。”伊扶闻言疯狂的摇着头,生怕爱娜多出了一点别的情绪。

    “不是的,爱娜。对现在我们要做的事情来说,不管是去战斗、还是收集情报,这些只是意味着我们在不同的地方努力着,如果我去与别人进行战斗,你去收集情报,那么我会更加努力的完成任务,因为你也在别的地方努力着。如果我们一起上战场,那我就将后背交给你,我们完成任务后一起回家,只要心的位置是接近的,不管走到哪里,都不要说什么我不在你身边,只要彼此惦记,就是时刻都在身边。”

    伊扶先干了自己的鸡汤,爱娜看着眼前讲着大道理的伊扶,她已经不再是半年前的那个伊扶,现在的她冷静、体贴,强大的同时也能顾全大局,不管有多少的岔路口摆在眼前,她永远会牵起同伴的手,走向她们最光明的未来。

    爱娜感觉自己在慢慢的接近她曾经最向往的爱维晚丁。

    她笑着看着她,“我知道啦,现在我亲爱的伊扶要做的就是好好休息,明天我分享一下我得到的情报。”

    天亮后伊扶用通讯录告知了爱娜回来了的消息,但红和依瑟蒂暂时走不开,里可丝和夏莉先行过去,伊扶喊上了科洛,三个人一起前往矢车菊之间。

    爱娜所审问的那人代号为“鼠四”,鼠四承认,他们的确是伯爵的人,并不是自发的地下组织,他们有的人从小就跟着伯爵了,是伯爵手下最大的一个组织,伯爵手下还有六个小组织,加起来规模都没有他们一半大,只是他们较为分散。伯爵会派一个叫寐菈的女仆来接管他们,除此之外,伯爵有一个很大的靠山,这个靠山地位似乎极为尊贵,连伯爵都很少能见到,但他们并不知道是谁。其他的鼠四就一概不知了。

    爱娜将记着其他几个组织地点的卡片拿了出来,夏莉看了看表示有两个是她近日所怀疑的,她会开始动手铲除。

    “这位地位尊贵的靠山会是谁呢既然伯爵都很少见到,总不会是伯瑟公爵了吧。”里可丝很在意这个背后的人,“确实,不过鼠四是因为什么猜测靠山是个身份极尊贵的人呢”伊扶问道,爱娜摇了摇头“他也是听人说的,他并没有接触过伯爵更隐秘的事情。”

    “那我和里可丝先着手处理掉这些残留的组织,我将信息也备一份给红她们,说不定会有些别的发现。”夏莉说道,她还是看着卡片,卡片上有一个地方她很耳熟,瑞雷商会,一个不知名的小商会,但她却总感觉在哪里听过。

    可能是错觉吧,夏莉将卡片上的内容抄了两份放在桌上。

    “里可丝,这两个地方你选一个。”夏莉指着她所怀疑的两个组织的名称,问道。“就这个吧,听上去比较好吃。”里可丝想了想,做出了选择。“好。那完成任务后再联系。”

    “呃,那个,我们做什么”西尔维娅近日也没有消息,她和科洛也是很闲。“嗯不如伊扶去调查一下这个名为瑞雷商会的地方,我总感觉有些耳熟,却想不起来是哪里。”夏莉说道,只是调查一下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

    “好。”领了任务,三人又回到了旅栈。

    “这个瑞雷商会是个什么来头,你知道吗”伊扶问科洛,科洛耸了耸肩,遗憾道“并不自几年前开始,每当提起商会,月城人就只知道一个凯露丝了。”

    “那我们直接去实地勘察好了。”伊扶建议道,商会的地址在城西的位置,是城镇与郊外的中心点,抵达时已经是下午,科洛有些饥肠辘辘,伊扶有些不好意思,她忘记了科洛也是需要正常一日三餐的,“这顿饭我请了,随便点。”本来想在附近吃点东西,但看到瑞雷商会的门口还列出了食物菜单,几人打算进去坐一坐。瑞雷商会整体也是老调的木屋风格,整条街都已经翻新成了花代风格,但这里似乎是还保持着原先的样子,非常惹眼。

    走进去,伊扶觉得这里与其说是商会,更像她以前居住地方的小卖铺加小餐馆的结合体,老板是个金发碧眼的中年人,留着洋气的小胡子,穿着褐色的皮坎肩和军裤,里面套着白色的衬衫,亲热的打着招呼“二位需要点什么看您两位面生,但向您保证,咱这儿不管买还是卖,价格都是公道的。”伊扶笑嘻嘻道“谢谢老板,我们是三个人哦。慕名来月城玩,避开了热门路线到处闲逛,看您这店很是新鲜,进来看看,顺便吃个饭。”

    老板才注意到后面的爱娜,有些不好意思,看到爱娜并不在意,又对着伊扶爽快笑道,“有眼光啊,像您这年纪的姑娘都喜欢往城中心凑,您和朋友们倒很是特别,随便坐”几人坐下,这里虽然看着朴素,但菜单上奢华的很,大多都是荤菜,伊扶和科洛点了几样,又给爱娜点了甜品,老板招呼着店员去准备了。

    “哈哈,这些年我见过很多对情侣,像您二位这样男女都俊的,可实在是太少了。”老板看着伊扶和科洛的着装,误把二人当成了情侣。“哈哈哈,老板您这可让我脸红了。对了老板,我们这一路走过来,您还是我们碰见的头一家除了凯露丝之外的商会,听说她家霸道的很,您还能立身于此,实在厉害。”伊扶应下了老板的话,又问道。老板也不奇怪,这些年凯露丝的名头那谁人不知呢,路过来访、提出这样问题的客人实在是太多了。

    “嗨,那有啥,我们家虽然只做做小本生意,但这铺子是家里传下来的,说什么我都不卖给她,估计她也是看这边生意太小,也就放弃了。”老板台词流利,一看就知道是提前准备好的,正说着话,店员上了菜,而另一位店员也急匆匆的跑出来,“老板啊,您那女儿又哭了我们可实在制不住”老板皱了皱眉头,“实在是不让人省心,就来了。”然后转头对伊扶陪着笑抱歉道“实在对不住,我家女儿是个傻子,动不动就闹,我先在此失陪了。”伊扶点头“好,您快去吧。”

    吃完了饭,老板还没有回来,伊扶将钱交给了看店的店员,几人走出了商会。

    “我认为有必要去附近问问。”伊扶对二人道,老板的傻子女儿实在是有些可疑。二人也是这样想的,三人走进了附近一家首饰铺子,老板娘是个识货人,看见伊扶手上那价值连城的戒指,立刻笑容堆了满面。

    “欢迎欢迎姑娘是个识货人呐,我们家的首饰可是很多城内姑娘都爱不释手的。”老板娘轻轻摸了摸展柜,道,伊扶也笑着“是啊,酒香不怕巷子深,我可是从城内专程过来的,这不,大半天的车马颠簸都挡不住。”老板娘听了以后很是高兴“姑娘实在是博学人长得美,说话也这么有水平,行,今天不管您看上了哪一件,都跟您打个折扣”

    科洛看着伊扶,她似乎与谁都能打成一片,他想起自己身边的女孩子,高傲的露安娜时常不把别人放在眼里,望月失在朋友面前温柔也很活泼,对外人却较慢热。霜杏有时会没有主见,且做事不考虑后果。她们都有自己的闪光点,但像伊扶这样所有的优点都集于一身的,的确让他有些倾心。

    伊扶挑了几样,打算送给爱娜和野蔷薇的几人,老板娘看到伊扶选了这么多,激动的神情让爱娜担心她下一秒就要扑上去抱着伊扶,伊扶边挑边和老板娘闲聊,老板娘也是知无不言,伊扶觉得差不多了,便开口问“我们刚才在瑞雷商会转了转,老板家似乎有个傻女儿啊,怪可怜的。”

    老板娘也跟着叹气“谁不说呢,他家女儿常常哭,隔段日子那撕心裂肺的哭声都掩盖不住,大半夜的听着让人心疼,那老板有时候被女儿急坏了,还会打她几下,在那之后能安静个几天。”伊扶露出惊讶的表情“那老板慈眉善目的,没想到还打女儿啊。”

    老板娘摇着头“是啊,他们商会有时候补货,估计女儿看来了生人害怕,老板觉得没面儿,就打了。”伊扶又选了一件,继续开口问“他家生意这么好,常常补货吗”老板娘想了想,“说也纳闷儿,有时候几天就补一次,有时候一两个月都不见有补货的来。”伊扶点点头,“就要这些吧,麻烦您帮我包起来了。”

    “好嘞”老板娘笑呵呵的包着,算了算价格,“一金月币加十五个银月币,给您个折扣,给我一个金月币就好。”爱娜付了钱,拿走了货。

    爱娜付金月币的轻松模样,宛如在购买一个普通的花瓶一般那可是金月币啊

    月币是月域的通用货币,分为金月币、银月币和铜月币。一般老百姓通用的货币都是铜月币和银月币,而一枚银月币相当于一千的铜月币,一枚金月币则等同于一百枚银月币。他们刚才在商会内吃的那顿奢侈的饭菜花了面值八百的铜月币,当时身价三十个金月币的科洛还不以为然,但看到这些首饰就要一个金月币,科洛感受到了自己与那些贵族们的巨大差距。

    “呜呜呜呜呜,这点情报就花了一个金月币,我是罪人,我的心痛死了,我不能呼吸了,我再也不花钱了。”伊扶表面从容的走出首饰店,没几步便难过的呜咽着。“没事的,王说过,就算您天天花这么多,他的钱也够您花个几辈子的,让我告诉您,想要什么尽管买就是。”爱娜安慰着伊扶。

    此刻的伊扶像个花钱过度的小女孩一般,在为自己过高的消费哭着穷,以前在人界,作为白羽买了超过五位数的东西都要难过很久,而当时父母也是对自己说家里不缺钱,想买就买,但这次居然一下子就花掉了那么多,她感到非常的内疚。

    只是难过也不是个办法,伊扶冷静了一下,思考着刚才商会老板和珠宝店老板娘说的话,“刚才的店员既然说女儿哭了,看来现在应该是有女孩子被关着的,我想应该就在这几天,他们会把女孩带走的。”刚才还哭啼啼的伊扶,此刻又在冷静的分析问题,科洛笑着对伊扶说,“伊扶,你真是我见过最可爱的女孩子,且实在令人念斯托格啊。”“啊夸我的我懂了,后面是什么意思”伊扶没有听懂,“这是花代语,大意是令人捉摸不透。”科洛解释道。“喔学会了”没想到花代族也有着自己的语言,伊扶惊喜道。

    “伊扶,在忙吗”通讯录里传来了红的声音,“红,你在哪里呢,我们刚获得了一些新情报,准备向你汇报的。”伊扶抚摸着耳朵上的玫瑰,道。

    “我在本部,方便的话我想当面和你们说一些事,你们在哪里”伊扶想了想现在的情况,回道“我们去找你。”

    回到矢车菊之间,只有红一人在,伊扶先向红讲了她们的调查。

    “正巧,我也想说这件事。”红手中拿着夏莉留下的纸片,“里面有两个地方,夏莉和里可丝已经去处理了,还有一个之前就被解决掉了,剩下这三个,我最关注的便是你们去的这里瑞雷商会。”伊扶回道“是,夏莉说她很耳熟,但是记不起来是哪里了。”

    “是,瑞雷正是当年抚养凯露丝的那位商人达妮妲莉塔的姓氏。”红不紧不慢道。

    “什么”她今天还问老板为什么没有被凯露丝吞并,结果他居然是和凯露丝相关的人红看出了伊扶的疑惑,道“凯露丝应该并没有牵涉其中,据说她很是厌恶瑞雷家,当年达妮妲莉塔执意不婚,瑞雷家的人感到蒙羞,便将达妮妲莉塔赶出了瑞雷家,凯露丝不将瑞雷商会吞并也是有原因的,在凯露丝几近垄断的情况下,瑞雷商会的生意很是难做,想必这时是伯爵帮了他们一把,以后瑞雷家就跟着伯爵做这种肮脏生意了。”

    伊扶松了一口气,开口道“不过瑞雷商会似乎又绑了谁家的女孩子,怕是这几天他们会和黑教会接头。”红思索了一会儿,“瑞雷商会就交给我来处理吧。”“你一个人可以吗要不我们来帮你。”伊扶担心道。“放心啦,这种时候人少反而方便行动。”

    红说完看了看科洛,“你这几天都没有回苏诗学会,没问题吗”科洛表示没有关系“因为之前沙雏的事情,我向学会里请了假。”

    红也放下心来“那就好不然我怕伊扶和爱娜处理不完,其实有个不情之请,这名单上的另外两个地方已经没有什么价值了,但其他人现在也都有任务在身,为了防止他们接下来有别的行动,我想让你们帮忙处理掉。”红有些不好意思,她拜托伊扶做事的时候心里总是会愧疚,但无奈野蔷薇中有些战力的都有事情,伊扶欣然答应“都说了不要那么客气啦,交给我们了。”

    是夜。

    红穿了一身平民女子的衣服,绕道来到了瑞雷商会后门的小土丘后,因为是城市和郊外的中间地带,也就这条小街有些人气,而这些房子后面则是土地,有蔬菜大棚,也有很多土丘。伊扶说这里还有关着的女孩子,那她在这里蹲守几晚便好。这里充满了未知的危险,而因为是小地方,也没有旅栈可以休息,她不希望伊扶在这种脏地方受累。

    红在这些地方很像蜜丽雅,明明自己身份也很尊贵,却还是设身处地的为别人着想、操劳。

    今晚的月亮真亮啊,虽然月域的月亮一直都是如此,但她有多久没有这样坐下来好好赏月了呢

    六岁那年她被黑教会捉去,看着一起被拐来的孩子一个一个被拖走,最后都没有回来,她从始至终都没有哭过,只是在漆黑的地牢内等待着自己的宿命很快,宿命便来迎接她了。一身黑衣、驾驭着雷电的女子,浅蓝灰色的长发在月光的照射下更趁出了她的柔和,灰色的瞳孔比月亮还要美上好多倍。她摸着她的头,“真是个坚强到令人心疼的孩子啊。”

    后来父母还有兄长来接自己时,他们为自己的坚强而骄傲,为自己受的苦难而心疼,但因为她的坚强而心疼的人,只有她。所以她长大后毅然决然的决定将未来都献给她,即使有的人说可能忙到老了、去世了,她都不一定能回来,但她还是如此的倔强,或许她的行为感动了月神,她遇到了现在的一群好友,也等到了想等的那个人。

    前两夜瑞雷商会一直没有动静,直到第三夜的后半夜,一辆装货的车子来到了瑞雷商会前,下来了几个穿着黑袍子的人进入商会,红趁机对着车子开了一枪那是夏莉和依瑟蒂特制的追踪魔法,用了一些物理手段隐藏了魔法的痕迹与枪支的声音,很难被发现。很快,黑教会的人和老板在里面抬出了一个木箱子装进了车里,不知道交流了什么,只看到他们说了几句后便离开了。

    红看到车子驶远后从土丘中出来,敲响了商会的门

    毫无疑问,瑞雷商会的结局同喀什古神殿的那群人一样,躺在地上永久的长眠了。

    红在商会地下室找了许久,凭借着惺忪烛火,最终发现了一枚勋章,还有一封盖了印章的信。勋章和印章的出处,她时常见到,也非常清楚明白的知道,这是出自哪里,她流露出了悲伤和意外的神情,将这两样东西妥善的收好,然后用通讯录叫醒了已经完成任务的夏莉,通过追踪魔法找到了那辆货车

    追上货车前的红,还在担心是否会因为自己的晚到而使少女遭遇不测,但当红赶到时,她万幸着自己没有早一点来。

    车上黑教会的人已经被吸干了全身的血液,失去了生命的迹象,而木箱则被从内而外的破坏掉,木箱上还可以看到清晰的抓痕里面的人,也可以说是怪物,已经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