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患难与共是兄弟 > 第一章 相遇
    有一种孩子叫做别人家的孩子,父母别人家的孩子总是这里那里比自己家的孩子好很多很多,每个父母都会说:你看看,邻居家的xxx,这里好,那里比你强,你怎么就不向人家学习学习呢。每当这种时候,自己就会在想,别人家的孩子有那么好嘛,自己有很多很多地方其实还是比人家好的吧,但是,自己也仅仅只是想想而已,并不会真的说出来。

    “这次考试为什么又是那么差,你看看和你一样大的小婷,她每次考试都考哪么好,你又不是脑子不如人家,努力点,好好学习不会啊”父亲板着脸对杨燕青说道。父亲总是这样说,每次都这样说,偶尔考的好的时候,也是问一句以后就嗯哼一声带过,父亲这样的行事风格使得杨燕青渐渐疏远了父母,不再喜欢和父母谈心,有什么事都愿意憋在心里,从来不会说出来。

    这天,他又是郁闷的背着书包来到学校,因为学校早上六点半才开门,学校门口有很多人在等着,杨燕青也同样等在哪里,只不过人家都是成群结队的,不爱说话的他孤零零的站在那里就显得形单影只了,就在杨燕青羡慕别人有着一群要好的小伙伴时,一声“杨燕青,来的挺早的嘛”打破了他的思绪,他回头一看说道,“也不是很早,我也刚来而已”,和他说话的人,便是董正兵,董正兵也是一个人,杨燕青心想,孤单的人好像不止我一个,这时,董正兵说道:“走,吃早点去。,我看你也是刚刚来,你应该还没有吃早点吧”杨燕青结结巴巴说道:“没,还没有但是我不想吃,不饿”说完便看了看自己在抗议的肚子,董正兵好像看出了什么,笑着说道:“走嘛,没事,我请客。”因为是通校生的缘故,家长几乎不会给多少钱,而杨燕青因为昨天成绩的原因和父亲吵了一架,压根就没要今天的零花钱,为了避免尴尬,所以杨燕青没再拒绝,之后两个人就都坐在了卖烧饵块店里点了两份烧饵块。

    烧饵块刚上不就,董磊过来了,董磊也是他们班的,平时和杨燕青几乎没什么交集但董磊却是董正兵平时玩的很好的朋友,平时都是一起,因为今天董正兵是从姑姑家过来所以两个人今天并没有一起,“哈喽,吃烧饵块也不叫上我,存的什么心思”董磊一过来就笑盈盈的说道。杨燕青没说话,董正兵说道“快来,一起了”说完,三个人便埋头大吃起来,期间董正兵和董磊都在有说有笑的,杨燕青却只有一边吃一边看着他们说,感觉搞笑的时候跟着笑笑,从始至终都没插上什么话。

    很快早点就吃完了,三个人朝着学校进发,进入校门后,直接奔向教室,才到教室门口,班主任便堵在那里,“不是说了每天要提前15分钟进入教室晨读吗,你们三个怎么回事”三个人面色尴尬,不过谁也没说话,今天也不知道这班主任怎么了,不是来姨妈了吧,火气那么大,直接让他们到操场罚站,三个人也就去了,二班主任则是回到教室守着班里面的同学继续晨读。三个人就那么站着,突然,不知道哪飞来一个小石头砸到了杨燕青的头上,杨燕青揉了揉被砸到的地方,然后一脸迷茫的看着周围,想知道是谁砸过来的,这样子顿时引得董正兵和董磊两人哈哈大笑,接着三个人便不顾罚站打闹了起来,这一幕引得周围来来往往的同学投来诧异的目光,可能他们都在想“罚站还能这样真的是太牛了吧”。

    人生有的时候就是这样,你好好的对待一个人,用金钱,物质不一定能换来真正的友谊,而只要约着一起对抗老师,或者做一件坏事以后哪么你们就不约而同的在心里吧对方当做是自己真正的朋友,就像今天,杨燕青已经认定了董正兵两人以后便是自己的朋友了,而之后因为罚站还在打闹的事被班主任叫到办公室各种训斥似乎被三人抛之脑后了,因为接下来一整天枯燥乏味的课程才是他们该头疼的东西。

    无聊的日子总是很漫长,有时候杨燕青就在想,是不是掌管时间的天神总是让上课的时间流的特别慢,而让平时不上课的时间哗哗哗的溜走,煎熬了五天终于到星期五了,对于杨燕青来说,那可实实在在的是煎熬啊,“沧沧”下课铃响了,是放学,不,是放周末的铃声响了,听到这个铃声,杨燕青一下子活过来了,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背上书包,冲出教室,眼看就要冲出学校大门,却被董正兵和董磊叫住了,“嘿,兄弟,一会儿还有降旗仪式呢,你干嘛,就想走了一会儿被班主任抓到你不在,下星期你可就完了啊”,杨燕青挠了挠头,尴尬的说道“嗨一放假就太激动了,我都忘记了还有这一茬呢,走,站队去”,说着,三个人便站队去了。

    这是每周五的降旗仪式仪式,说是降旗仪式,但实际上就是每周都重复着同样的安全学习各种问题,杨燕青都耳熟能详了,那个吧啦吧啦的老师终于说完了,杨燕青,董磊,董正兵三人激动的背着书包朝着学校大门奔去,刚出学校们不久,他们便在路上遇到三个社会青年,其中一个叼着烟,另外两个是两个黄毛。

    董正兵好像意识到了一会儿肯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立马小声说道:“我们快走”杨燕青、董磊两人立马心领神会,三人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脚步,刚从那三名社会青年身边走过三米不到,那个叼着烟的青年说话了“站住”杨燕青暗道不好,这三人是来找茬的,三人停住了脚步转了过来,董正兵问到:“三位大哥,有什么事吗”说完其中一个黄发青年笑盈盈的走过来说道:“嘿,兄弟三个有钱么借我点钱用用,大哥我最近手头有点紧,过几天有钱了就还你们。”杨燕青三人一听,顿时满脸黑线,说是借,这不就是强抢么,他们能还才有鬼了。

    心里想是这么想,但是谁也没有说,这时,董正兵笑盈盈的说道:“哎呀,大哥,今天我们没钱了啊,要是你早些说我们还能想想办法,现在都放学了,我们也没办法啊。”这是那黄发青年拉下了脸:“你们t快给劳资想办法,我们哥三个穷了好几天,今天刚想到过来你们小学门口堵一堵,谁知道就遇到你们三个倒霉鬼,没想到却还是三个穷鬼”,这时,董磊小声道:“t的,真不要脸,到底谁是穷鬼”这声音虽小,却被那叼着烟的青年听了去,立马大步走了了过来,杨燕青暗道不好,这时,董正兵说道:“他过来我们三个直接上,就追着叼着烟那个干,他们不给我们好过,哪么我们也不能让他们好过,”说完杨燕青、董磊两人暗暗点头,那叼着烟的青年过来,董正兵二话不说,跳起来直接照着那青年眼睛上一拳过去。

    三个人平均比人家矮了好多好多,跳起来打人家眼睛就显得很是滑稽。再说一个未成年人的力量能有多大,那青年眼睛上挨了一拳也只是显得有点红肿,别的像没事人一样,但却越发阴狠了脸,提起脚就把董正兵一脚踹了出去,然后像是仇恨锁定一样,径直朝着被踹飞的董正兵追去嘴上还回头对着两个黄发青年喊到:“你们两个还愣子干嘛”说完两个黄发青年也冲了过来,这时,董磊也没有没有愣着,捡起一个鹅卵石就朝着那叼烟青年冲去,却被那人一巴掌拍开,杨燕青却从来没见过这种阵仗,他害怕了,呆呆的站在原地,被冲来的其中一个黄发青年一脚踢倒,但是却没有想着要还手,这时另一个黄发青年也赶到了董正兵们所在的战场,说是战场,却是三人单方面的挨打而已,但是董正兵,董磊二人却有机会就还手,有机会就还手,那叼烟青年也吃了一些小亏,但是杨燕青却单方面的被虐,一次都没有还手,这一幕被董正兵看到了,董正兵立马喊到:“杨燕青,快还手啊,别只会挨打啊”,刚说完,董正兵就被打的更狠了,黄发青年出手也越发狠了,力道也加重了,疼的董磊董正兵两人龇牙咧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