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患难与共是兄弟 > 第五章 黄毛的复仇
    而这边,杨燕青三人则慢慢的走在回家的路上,忽然,董正兵不太高兴的语气道:“杨燕青你怎么回事”董磊听到这里,也是若有所思的看向杨燕青。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杨燕青知道现在已经没法逃避了,他们两人已经是下定决心了。于是一咬牙道:“就到这里吧”

    “什么意思”董正兵诧异的看向杨燕青。

    “我,我,我不想走这条路,不想与黑有关,我没办法接受这种东西,如果真的走了这条路,我对我的父母也没法交代,更没法给自己一个交代”所有心里话说出来后,杨燕青感觉心里一阵轻松,但是似乎也还有一丝失落。

    董磊急了“谁家父母会希望自己孩子这样,但是我们三个不是从一开始就说好了吗”

    还没等杨燕青回答,董正兵便沉着脸道“所以”

    “虽然我不走这条路,但是我们还是兄弟不是吗我会在心里支持你们的,真的”杨燕青急着说道。

    “不,不必了,从今以后你我不是一条路的人,你还是离我远一些比较好。”董正兵一口否定道。说完,扭头看向董磊:“你呢,你的选择是什么”

    董磊犹豫片刻道“一开始选择的从未变过。”

    “好,好兄弟。”董正兵笑着道,虽然笑着,可眼神里明显有几分失落,三人都明白,那是因为杨燕青离开所产生的失落。

    “真要这样吗兄弟都没得做真的就此分道扬镳吗”

    而这一连串的问题并没有得道答案,因为两人并没有理他,径直网前方离开了。

    杨燕青呆呆站在原地,心里一阵抽痛,三人曾经的经历一幕幕浮现在脑海,久久不能释怀,此时,他在心里暗暗问自己,“这样的选择真的对吗”

    回到家,母亲便喊他吃饭,并没有吃几口,就放下碗,进了自己的房间,母亲看着离开的杨燕青,一阵皱眉,心里暗道:哎,这孩子。

    杨燕青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好久,因为心里的难过甚至没有发现自己饿的咕咕直叫的肚子,忽然,房间门响了起来,猛一回头,只见母亲端着一碗面条走了进来。

    还没等母亲说话,杨燕青便率先开口道:“妈,我不饿,不想吃。”母亲并没有就此走开,而是放下面缓缓道“我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但是没有什么事是过不去的,不管发生了什么,你身边都还有关心你的妈妈爸爸。”

    听了母亲的话,杨燕青心想,对啊,我是为了自己为了父母期望,所以放弃和兄弟一起走,那我现在为什么又要让母亲担心呢

    随即杨燕青露出喜色,端起桌上的面条就是一阵狼吞虎咽,当闻到那阵阵芳香扑鼻的面香时,他才感觉到自己已经饿的不行了。

    很快,一大碗面就被杨燕青一扫而空,而母亲看到狼吞虎咽的杨燕青时,一阵溺爱道:“慢点,不够的话,我再给你做一碗。”

    忽然,杨燕青一脸严肃的看着母亲,这可把母亲急坏了,连忙问到,“怎么了不是叫你吃慢点吗是不是噎到了”一连串的问题过来,而杨燕青并没有回答,只是缓缓道:“妈妈,如果我和最好的朋友产生分歧,我和他们的意见不统一可能就做不了朋友了但是我真的不想做出和他们一样的选择,我该怎么办”,听了杨燕青的话,母亲也停止了焦急的神色,随即一脸郑重说道:“凡事没有绝对的对错,对与错都是相对的,如果真的像你说的那样,那就跟随自己的本心,你是个懂事的孩子,跟着自己内心最深处的想法走,不说能对得起每一个人,但是至少能对得起自己。”

    不知和母亲交谈了多久,快到深夜的时候,母亲走了,经过一夜与母亲的交谈,杨燕青不再犹豫了,他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百善孝为先,他不能对不起父母的期望,也不能违背自己的内心。想着想着,杨燕青也渐渐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一早,来到学校,杨燕青便主动找向董正兵二人,把他们喊到教室外,董正兵还是一副生气的表情,明显是因为杨燕青的退出而心里不爽,而董磊也是皱着眉看向杨燕青,毕竟一开始杨燕青骗了8他们,说好的一直一起走下去的,而杨燕青却退出了。看着董正兵两人的表情,杨燕青也是一阵尴尬,但是他知道自己必须狠下决心来“对不起,我知道这件事是我的不对,我中途退出,你们肯定很失望,但是我的父母对我有很大的期望,我不能走这条路,你们懂吗现在就算你们会恨我我也只能坚持自己的想法做法,但是在我这里,不管如何,你们二人永远是我的兄弟,永远都是,就算以后你们不拿我当兄弟了,我杨燕青依旧把你二人当做此生最好的兄弟。”听了杨燕青的话,董正兵却说道“不,从选择不同那一刻开始我们就不是了,从你骗我们那一刻我们就不是了,不用说了,走吧”说完,便转生回到教室。而董磊则是皱了皱眉之后,长舒一口气,拍了拍杨燕青的肩膀,却什么也没有说,随即转身离开了。

    留下杨燕青一个人现在原地,忍不住一阵苦笑,可是杨燕青却没有发现,董正兵离开时,眼角却闪过一丝晶莹。

    日子总是过得很快,转眼间,半年过去了,对于杨燕青来说,却也是到了中考的时候,这次的中考,杨燕青理所应当的考的很好,父母也是忍不住一阵阵的赞叹,唯一不如意的就是少了两个最好的兄弟。在这半年时间里,董正兵几乎是以陌生人的态度对待杨燕青,只是身在一个班,有的时候不得不交流,也只是因为班级里的事情产生交流。而董磊那一边虽没有董正兵决绝,却也是与杨燕青渐行渐远了。

    今天是进入高中的第一天,父母带着杨燕青一早来到学校完成报名工作,当杨燕青看着公示栏的录取名单时,郝然发现董正兵的名字,看得杨燕青否呆住了,本以为是同名,可是接着看到了董磊的名字,杨燕青便知道了这不是巧合,明显两人和自己考了同一所高中,仔细一看,虽然一个学校,却不是一个班,而董磊董正兵二人被分在了同一班,也就是一班,而自己在五班。看到这里,心里有遗憾也有庆幸。

    转眼,时间到了下午,而父母也回家了,杨燕青则留在学校,因为开学第一天,要认班级,认班主任,班主任还要安排工作。听着班主任一阵唠叨之后,也到了吃下午饭的时间。

    和班上的人也还不太熟,杨燕青打算独自一个人去吃,刚出学校大门,就看到学校门口却站着一群人,这群人一看就是社会上那种不良青年,不知道蹲在学校门口干什么。

    不管他们,杨燕青就要离开,“小子,真t是冤家路窄啊”一阵怨毒的声音从背后响起来,回头一看,这一下可把杨燕青吓坏了,那不正是当初来“借”自己和董正兵三人钱那个黄毛吗说是借,其实就是抢。这下杨燕青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见到七八人跟着黄毛晃晃悠悠的走过来,“你们想干什么这里可是学校门口”,心里害怕,但是杨燕青还是提起勇气说出这句话来。“干什么你说我干什么上次我的头是白搭的”

    此时杨燕青知道逃不过了,于是硬着头皮道:“说吧,你想怎么样”虽然知道现在自己是处于绝对的劣势,但是气势不能输,不然必定被打。

    看着杨燕青如此强硬的语气,黄发青年也不傻,心想,难不成他是有什么靠山,不然哪来的勇气,先不管了,试探试探再说。

    “你说怎么办我的头是白打的赔钱,两万。”青年道。心里却在想,两万块他肯定拿不出来,到时候逼着他找他背后的人出来谈。

    “什么两万你怎么不去抢”杨燕青只听见侧边传来一阵鄙夷,当然那种鄙夷自然是对那黄发青年的。侧身一看,只见董正兵和董磊两人缓缓走来,那句话正是董正兵说的,还没等黄毛说话,杨燕青率先对着二人道:“你们。。。”但是接下来的话久久都没有说出来。而董正兵却径直从杨燕青身边走过,压根没看杨燕青一眼,董磊则是向杨燕青投来一个放心吧没事的表情,看到这里,杨燕青心里忍不住的苦涩。

    这时,黄发青年愤怒了,想到原来这就是他们的仪仗,正好三个人凑齐了,今天就直接一雪前耻。片刻思索后,黄发怒极反笑道:“好好好,省的我还要一个一个去找,正好凑齐了”说完,青年第一个直接冲着杨燕青过来,因为当天,正是杨燕青拿石头砸伤了他,刚冲上去,剩下的七八个人也一拥而上,其中有两个和黄发青年一起殴打杨燕青,剩下的人则找上了董磊和董正兵。

    冲过来的刹那,杨燕青便被黄发青年扑倒在地,剩下的两个人也是朝着杨燕青一阵拳打脚踢,而这一幕引得周围人群一阵驻足观看。

    反观董正兵董磊二人的战场,因为对方占据人数优势,这边也只有被动挨打的分。

    突然,在地上被拳打脚踢的杨燕青,在地上摸索了一阵,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拳头大的石头,却不能站起身来,更不能对他们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心里暗道不管了,然后索性直接把石头扔出去,能砸到谁算谁倒霉。

    石头扔出去的刹那,不知是因为来凑热闹的人越来越多,还是其他另外什么原因,董正兵董磊那边的火力渐渐小了下来。

    飞出去的石头不知怎么了,不偏不倚,刚刚压在黄发青年脑袋上,也怪他倒霉,两次被砸的地方还相差不远,不同的是,这次他没有晕倒,擦了擦额头流出的献血,然后看了一眼,随即黄发青年更加愤怒了,眼睛中也多了一丝阴狠,小子,是你逼我的。

    说罢,瞬间从兜里掏出一把巴掌大小的匕首,径直朝着杨燕青的左肩此去。

    杨燕青看到这一幕,自己都呆了,更谈不上躲闪,而董正兵也看到了这边的异变,随即大喊到,:“妈的,快躲开啊”,听到董正兵的话,杨燕青拼了命的躲开,可左右各边都站了一个人,已经是躲无可躲,看到这里,董正兵哪里还不明白,这是躲不开啊。

    三下五除二,董正兵再不顾打他的人群,像是用尽的全肾力气,从人群中冲了出来,直接朝着黄发青年扑去,而这一扑,虽没有吧黄发青年扑倒,但是却让匕首改变了轨迹,瞬间划空,空了的同时,黄发青年怒到:“都t在干什么”说完刚还在打董正兵的人又是立马冲了过来,。此时的黄发青年也是没管杨燕青,像是要把怒火全部投到董正兵身上一样。一转身,匕首朝着董正兵脸部划去。看这里,董正兵伸出下意识伸出左手想要挡住匕首。可是手哪能和匕首相比,只听刺啦一声,献血从空中划过,而献血中似乎还带了点什么东西,仔细一看,一根小拇指轰然掉落在地,紧跟着的是一声哀嚎“啊”,那正是董正兵的哀嚎,此刻的董正兵蹲在了地上,右手捏住左手小拇指断了的地方,不想让它流血过多,脸上却是疼的变成了猪肝色,全身冷汗直冒。十指连心,但是却硬生生没再叫出一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