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患难与共是兄弟 > 第十七章 行动
    杨燕青接过那两个东西以后,黄轩便吩咐众人下去做准备,今晚行动,至于杨燕青,黄轩也吩咐黎叔带领杨燕青下去准备一下。

    离开以后,黎叔让杨燕青休息一下,自己得去安排相关的事情,而杨燕青也坐在藜麦大厅等着,一边喝着咖啡,一边等待。

    等到黎叔外出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十分,此时黎叔把杨燕青带到楼上的一个包间,并顺手递过来一把手枪,告诉杨燕青以作防身之用,杨燕青看到这东西也是一阵苦笑,因为自己也根本不敢开枪,不过倒是第二次见了,第一次就是上次帮黄轩去拍照还差点交代在丽莎酒店那次。不过这种话,杨燕青自然不会说出来,还是一脸苦笑的接过了枪。而黎叔好像也是看透了杨燕青的想法,一脸正经的道:“有的时候,如果你手上没有足够威慑得到对方的东西,那么对方就会要了你的命,这就是现实。”说完也不管杨燕青就自己离开了,而杨燕青也就没有听进去。

    到了晚上十点多的时候,行动开始了,这边由黎叔带头,一行人加上杨燕青由八个,除了杨燕青以外,另外七人看上去都是一脸严肃,不过看他们的气质都能看出来是经历过生死的练家子,毕竟练过的和没练过的看身形就看得出来,至于说他们经历过生死是因为他们身上有一种普通人没有的气息,那种气息冷冰冰的,如果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个人盯着一个普通人看的话,那种如同实质般的气息都会让人不寒而栗。另一边则是由于谦带头,相信他那边的人数应该会更多,但是具体是什么情况杨燕青也不好多问,所以并不了解。

    一八行人总共分成两张车坐,杨燕青和黎叔一张,另外六人一张,而司机是不算在其中的,因为如果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的话,司机要随时负责接应。

    至于黄轩,他身为黄家未来的接班人,这种有关黑道之事,他不方便出面,而黎叔在黄家基本都是处于暗中,也很少有人知道黎叔的存在,至于于谦身为三大家族之一的于家公子,为什么敢直接出面,这个杨燕青就不得而知了。

    很快,两张车开到了一个娱乐城大楼的楼下停了下来,放眼看去,周围几乎全是豪车,这儿都是一些有钱人消费娱乐的地方。

    一行八人假装是到处消费娱乐之人混进了这栋大楼,也是进去了以后才知道,其规模之宏达不是从外面可以看出来的。

    听黎叔所说,这一栋大楼几乎都是海兴帮的产业,而他们的总部就在七楼和八楼两层。径直走到七楼,刚进楼,就发现有两男子守在楼口,这两男子和楼下的保安不同,楼下的保安一般都只是年轻力壮的普通人,而这两个人看上去明显练过,只不过气质上和黎叔他们有很大的诧异,看上去就是痞里痞气的。

    刚想进门,二人直接上前拦住,“海兴帮总部,任何人未经允许,禁止入内。”。听到这句话的黎叔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一摆手,立马就从身后跳出来两人上前来,一手率先捂住眼前守卫的嘴巴,然后迅速绕道其身后,伸出另一只手往肩膀上一拍,守卫立马便瘫软了下去,在瘫软下去的同时也顺势扶着他们的身体靠在墙边坐了下去。前后不过两秒钟的时间,这种一幕上演,可真的是把杨燕青看的目瞪口呆,久久说不出话来,只觉得黎叔带来这些人太强了吧,这两守卫好歹是练过的,怎么在这些人面前别说反抗了,都反应不过来要反抗就凉了。而且两人制服守卫的动作还如出一辙,这样的剧情,说实在的,杨燕青是真的真的只有在电影上看到过。

    而此时的黎叔也不管杨燕青是否惊讶,带领着众人直接朝着海兴帮总部径直而去。

    刚进去,黎叔就打开手机一看,好像是有什么人给他发讯息,然后一挥手示意众人跟他来,一路上也遇到了许多总部之人,但是为了避免打草惊蛇,黎叔都是直接一摆手,然后都会有后面跟随之人出现立马把人拍晕。

    但是黎叔好像跟人有约定一样,应该就是刚刚到一条讯息的缘故,他径直朝着楼梯间的一个包房走去,到了门口,黎叔一挥手,示意众人不要轻举妄动,紧接着,黎叔把头凑到门上,想要通过听觉来感受屋子内发生的一切,而剩下的众人则在黎叔身后静静等候。

    过了一会儿,屋内好像没了什么动静。这时的黎叔示意杨燕青到自己身边来,杨燕青也是心领神会的走了过去,刚走过去黎叔就把头凑了过来,低声对着杨艳青说道:“一会儿你第一个冲进去,然后以拍手为信号,进去以后他们肯定会问你干什么。你把那天公子告诉你的一五一十的全部说出来,你放心里面有我们的人在。他们会站在支持你的一方。如果有人不长眼敢轻举妄动,那么你拍手为信号。我们则会第一时间冲进来。

    听了黎叔的话以后,杨燕青没多说什么,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然后黎叔等七人退到了一旁,也就是开门以后看不到的位置。

    此时也正好是门没有上锁。杨燕青直接推门而入。当杨燕青进入的刹那,在场的十多个人猛的回头盯着杨燕青,先是一脸的惊恐。紧接着在场的所有人几乎都是满脸的愤怒。而这个时候,一个坐在中间的中年男子站了出来。一脸怒不可遏的说道“小子。不管你是谁。今天胆敢闯到我海兴帮的总部。那么你的下场就只有一个。那就是死。”听了这人的话以后,杨燕青也是暗暗苦笑。心想这人脾气也太冲了吧,这就想让自己死。还好今天是有备而来。不然可就要在这交代了。

    然后听了那中年男人的话以后,杨燕青不怒反笑,“想要杀我可以。但是有的话我今天必须说出来。如果我今天不把这些东西说出来,那么老大死也不瞑目。”

    听了杨燕青的话以后,好像所有人都在琢磨杨燕青话中的意思。此时,站在会议桌最前方。看起来也就是他们所有人的领头。抬头问道。“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你是白竟”杨燕青反问道。

    “没错,我就是白竟,刚刚你说有些话需要说出来。不然老大死也不会瞑目。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白竟问道。

    “哈哈哈哈哈哈白家公子。真是明知故问。我说的老大死不瞑目,难道你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估计在场的没有人比你更懂这句话的意思了吧”杨燕青突然狂笑道。

    “哦不妨说来听听。”白竟也没有愤怒,只是疑惑的问道。

    只不过我此时众人看待白竟的目光已多了一丝说不清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