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瞳孔痣 > 第一章 西周南疆两国言和

第一章 西周南疆两国言和

    天元527年,天元王朝覆灭,东道、南疆、西周、北封四国鼎立,相互制衡。

    五百年后

    元年1128年,南疆国前朝太子之子李蒙率兵攻入皇宫,血洗高氏皇室,至此南疆李氏重新掌控南疆国大权,经过李蒙、李鸿两位皇帝几十年的励精图治、修养生息,南疆国国力势头隐隐有超越其余三国之势。

    元年1173年,南疆国皇帝传位至第四位皇帝李星成手中不到两年时间,李星成病逝,李氏皇朝仅剩李星成与萧皇后之子李承厚一人。

    李承厚年仅三岁,还担不起国之重担,太皇太后周智,李星成之母,先皇李鸿之贤妃乱中称帝,以雷霆手段迅速稳定南疆国朝局,从此南疆国再开新的盛世篇章

    1178年,南疆国邻国西周国边境内连年天灾,西周边境百姓为了生存,频繁掳掠南疆国边境人蓄财产,南疆国皇帝周智派大军压进西周国边境示威

    西周国经过十几年内战,朝内局势早就不堪重负,新皇软弱,听从宰相司徒莫之言派出使臣,将六皇子苏允作为质子和大批金银财宝送于南疆国求和

    西周国使团跋涉千里,终于在元年1178年九月十二日抵达南疆国都城离宁城

    依水而建秀丽辉煌的离宁城,今日一片欢腾、鼓声震地、号角连天,百姓们都自发的拥到大街两边观看这盛大的仪式议论纷纷

    “用皇子来当质子这事已经好久没发生过了吧”

    “是啊我老头子今年都七十多岁了,也只是听说在四国刚成立的时候,各国才会派出皇子去别国当质子来相互制约”

    “现在四国相互对峙的局势改变了,那不久的将来不会要打仗了吧”

    “怕什么西周国已经对我国服软,东道国又隐世不出,也就剩一个北封国而已”

    “来了来了”

    “快看”

    皇宫内,皇帝周智和一众大臣在频频的张望着门外城墙,焦急的等待着西周国使臣的到来

    前朝高氏在位时,南疆国国力不足,西周大军频频发兵骚扰南疆国边境,高氏也都只是忍气吞声,要不是大臣拦着,高氏还要将土地和财宝送于西周国,如今本末倒置,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

    “报”

    “西周国宰相司徒莫在宫外求见”

    南疆国宰相沈知堂和周智对视一眼,便向前询问道:“西周国使团可是只报了宰相司徒莫一人西周六皇子苏允没来”

    通报太监对着沈知堂行了礼回道:“秉宰相大人,确是只有西周宰相司徒莫一人求见”

    闻言朝堂内所有人面露疑色,纷纷都看向了站在高位上的周智

    周智命丫鬟整理一下自己的仪容:“宣西周国宰相司徒莫觐见”

    周智面带微笑的对着沈知堂道:“听闻西周宰相司徒莫曾以一人之力,辅佐西周当朝皇帝上位,如今却劝西周皇帝苏烈出此下策”

    沈知堂也是笑着回应道:“是福是祸,一会便知”

    司徒莫躬身行礼道:“西周宰相司徒莫参见南疆国皇帝”

    周智笑道:“免礼、赐座”

    司徒莫起身一挥手,打开随从递给他的包裹道:“我国六皇子苏允,十日前,在途径南疆国西林城之时,曾遇歹人劫匪拦杀,现已不知所踪十日之久,随身携带的财宝也全数不知所踪,只留微臣身上这一件异宝,血菩萨”

    朝臣们各个面面相觑,纷纷交头接耳,没人注意到这包裹中雕刻得栩栩如生的血玉坐陀佛

    武将周从简从一旁冲出来怒道:“我看你们西周国就是想反悔,要打就打,绕这么一个大圈子干嘛”

    几个言官也随即附和道:“就是出尔反尔”

    “想必西周国想要言和是假的吧”

    “又不献礼,又想拖延时间,西周国宰相真是好计策啊”

    司徒莫面上神色未变,仍旧毕恭毕敬的对着周智解释道:“十日前微臣察觉有异,便让六皇子携带血菩萨走小路来离宁城,可六皇子当晚就用迷香迷倒微臣,连夜出发微臣赶到时只见遍地尸首,六皇子和他的随身奴仆不知所踪,微臣不敢声张,苦熬十日,今日才得向南疆国求救”

    周智端坐在龙椅上,在位五年来,她的疑心病越发的重了,一国皇子被害不知所踪,当朝宰相竟隐忍十日不发,此事必有蹊跷

    沈知堂对着司徒莫行礼问道:“这事西周皇帝可知”

    司徒莫对着沈知堂回礼:“西周朝堂不稳,为了六皇子的安全,这事怕是只得麻烦南疆国皇帝了”

    朝臣们都已是怒不可遏,唯有周智在思考着什么:“此事我们南疆国会查个水落石出,让大军在西林城原地驻扎,在城外设立粥摊给西周边境百姓施粥都散了吧沈知堂和西周宰相留下”

    四国交界处,无人管辖区中峦城内,鱼龙混杂,凡是四国内有犯事但罪不至死的人都会被发配到这里,这里群山环绕,常年被瘴气环绕,看似夷蛮无人之地,实则不然

    中峦城外,山间下的一间书院庭院处,一位白发老者迎风而立,乎在等待着什么人

    “先生”声音随风而来,却未见其人之身影

    “司徒莫进宫了”老者的声音浑厚有力,和外貌大相径庭

    “是的此事已成,不出意外的话,十日之内沈知堂就会出现在南疆国边境西林城内”

    “那西周那边”

    “已经安排人去了,宰相司徒莫不在,苏烈不是问题”

    “好啊好啊哈哈哈哈”

    老者走后,书院庭院灌木从下爬出一位年纪约摸十来岁的少女,提起裙摆向后厨跑去,拿起水瓢咕噜咕噜的喝了起来

    厨房里走出一位约摸四十来岁,面容枯瘦的妇女,用衣服的内袖擦去少女嘴边的水渍道:“姑娘慢点喝”

    少女模样娇俏,一双白嫩的小手拉着妇女的手撒娇道:“林姨我可以抱抱你吗”

    林姨枯槁的手一怔:“姑娘可是要走了”

    少女显然一怔问道:“林姨你是如何知巧”

    林姨撩开少女额前被汗水粘住的头发:“姑娘生来尊贵,迟早是要回去的”

    “林姨你不同我一起走吗”

    “姑娘只需要记好,姓周者也曾姓李,她一生也很苦”

    “林姨,这是何意”

    “那姑娘可是李知怜”

    少女茫然了,难道林姨看出了什么异常不过也正常七年前她魂穿到这副女孩的身上,第一眼见到的就是这位林姨:“是也不是”

    林姨对着李知怜行了一个大礼之后:“老奴只能回一句:同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