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瞳孔痣 > 第二章 西周国皇子失踪

第二章 西周国皇子失踪

    众朝臣退去后,沈知堂才对着司徒莫道:“司徒大人刚刚在朝堂上暗示的可是有别有用心之人想挑起南疆和西周的战火”

    司徒莫突然对着周智行了一个跪拜之礼才回道:“沈大人别急,听我慢慢道来,想必我国内乱刚稳,当今圣上懦弱大家都知道吧”

    沈知堂和周智对视一眼,都对着司徒莫点头道:“此事确实有所耳闻”

    司徒莫继续道:“西周国内乱要从二十二年以前说起,在此臣先请南疆国皇帝恕臣无罪”

    二十二年前南疆国也曾发生过一次内乱,周智大概猜出来司徒莫将要讲述的事情回道:“此地就你、我、知堂三人,想说什么便说吧”

    司徒莫又对着周智行了一个感谢礼慢慢的讲述道:“二十二年前,微臣刚刚考取功名,拜在先师卢淞门下,也有所听闻当年不仅是西周国,贵国和北封国也曾在那一年内发生过规模不小的内乱”

    沈知堂惊道:“北封也曾内乱”

    司徒莫点点头继续道:“北封国向来是最注重血脉传承的,而且兵权不由皇帝直接掌控,而是由与皇帝同脉直系子弟接管,所以当时的内乱不算很大,很快就平息下来了,而贵国的李鸿皇帝,则是打败了自己的兄长之后逼迫自己的父亲退位的”

    沈知堂没有想到国内秘史被司徒莫这么直白的说出来,冷言提醒道:“司徒大人请慎言”

    周智对着沈知堂摆手道:“无事,司徒大人请继续”

    司徒莫观察着周智脸上的神情,见确实没有什么异常才继续道:“而二十二年前我国的苏泽皇帝,晚年不仅荒淫无度,疑心病又重,竟将自己的儿子全部杀害,以至于驾崩后竟无人可继承皇位,西周国皇室内部争权至二十年之久”

    一般这种皇室秘辛大多都不会对外说起,可这司徒莫竟在别国皇帝面前主动说起此事,周智疑惑的看了司徒莫一眼,而后又于沈知堂交流了一下眼神

    只听见司徒莫继续道:“二十二年前,东道国如何我尚且不知,但是这一年内西周、南疆、北封同时出现内乱,并且最后都是换了皇帝”

    沈知堂看了周智一眼,得到周智的首肯之后问道:“司徒大人的意思是,这不是巧合”

    司徒莫回道:“世间之事何来巧合,不过是有人有意为之罢了,比如我国先皇苏泽,就算再昏庸也不至于不留后吧”

    二十二年前沈知堂还为入官,很多事都不是很了解,听司徒莫的讲述他倒是想起了八年前李鸿驾崩后,太子李世贺在位不足一年便也驾崩了,传位周智之子李星成,而后李世贺胞弟李世章意图起兵被灭满门,以前想着是周智心狠手辣,可现在细想之下也不尽然都是周智一人的手笔

    周智见沈知堂在深思便问道:“那依司徒大人而言,是东道国出手了”

    司徒莫抚摸着胡须回道:“此事微臣还不敢妄下断言,东道国已经隐世百年之久,不会以此来复出,不过微臣近年来还发现了一件特别有意思的事情”

    周智惊到:“哦”

    司徒莫道:“那就是西周、南疆、北封的皇室传承问题,西周现在已然是从旁系血脉中寻找继承人,而贵国如今也只剩八岁太子一人,北封国土与南疆国相对,恐怕南疆皇帝有所不知,北封国现在掌管兵权的不是北封皇帝的胞弟,而是堂弟,他们现在正在争夺兵权”

    沈知堂和周智面面相觑道:“司徒大人此来南疆可是为了此事”

    “正是”

    司徒莫有宰相之才,如果仅仅是为了南疆国派大军压境西周国,就带着一国皇子来求和,是万万不能的

    沈知堂道:“那贵国的六皇子”

    司徒莫的神色突变,望着西边悲色道:“将计就计,引蛇出洞罢了”

    “司徒大人为何不去北封国”

    “北封国皇帝是个性情刚烈之人,此事与他不和,而贵国如今皇帝能镇住朝堂,沈大人大智,此事也只有沈大人一人可成”

    沈知堂对着司徒莫行了一个礼回道:“司徒大人过赞了”

    而后司徒莫有对着周智行了一个跪拜之礼道:“此事关乎三国战事,如若处理不好,三国战事不久将起,到时候苦的还是三国百姓,还请南疆国皇帝慎重考虑”

    周智心中早已有了考量,随即就下了旨意

    中峦城内的书院里,李知怜站在厨房里面思索着林姨说的话,屋内一片寂静

    老者在在厨房门口咳嗽一声,推门而入道:“怜儿在此处干嘛”

    李知怜不禁浑身一抖,莫不是她刚刚在灌木丛偷听的事情被王老先生发现了:“怜儿在帮林姨添材火,王老先生可是有事”

    对上李知怜那双极浅的眼眸,那瞳孔里的黑痣不俊让王老先生的双腿微微一曲

    王老先生稳住了身形道:“怜儿过几日去一趟南疆国西林城可好”

    李知怜道:“怜儿乃戴罪之身,怎可随意出入南疆国边境”

    王老先生点点头道:“五年前周智登基时曾大赦天下,你如今已不算戴罪之身”老者如鹰般的眼睛盯着身高还不足他肩膀的李知怜道:“罢了老夫会给你安排一个新身份,你去西林城内等一个叫沈知堂的人,留在他的身边”

    李知怜看着正在切菜的林姨回道:“那林姨可是跟着怜儿一起”

    林姨的脸色煞白,拿着刀的手不禁的颤抖着,一不小心就切到了手

    王老先生走到林姨旁边,从怀里掏出一张洁白无瑕的丝绢道:“林姨年事已高,行动不便,就留在此处吧”

    冷汗从李知怜的额前的碎发滑落,浑身抖得像是筛糠一样,直到王老先生离去,她才瘫坐在地上

    林姨自知已经逃过一劫,扶起李知怜道:“如若老奴记得不错,这是姑娘第一次出远门吧”拍打着李知怜身上的灰尘继续道:“姑娘此去,万事小心,如若可以,不要再回到这个地方里来了”

    李知怜反抱住眼前这位枯槁的老妇人,这是她魂穿过来七年里唯一的温暖,如何说放就放:“林姨,你在此处好好修养,等着怜儿回来”

    林姨唉声道:“姑娘这是何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