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瞳孔痣 > 第三章 李知怜出山
    三日后清晨,李知怜在王老先生的安排下,乘上了前去西林城进货的中峦城货商们的货车。

    这还是她来到这个世界后的第一次出远门,让她想起了前世的时候,也是在大山深处的小山村里生活了十八年,才考上大学走出去,毕业后刚在城市里站稳了脚跟,就莫名其妙的来到这里,又在深山里生活了七年

    离宁城内御花园。周智缓缓行走在花园中,身后脚步声响起,一名内士飞跑过来:“皇上,沈知堂大人有要事求见”

    周智站住了脚:“叫他进来”

    沈知堂快步走到周智面前,双膝跪地:“臣沈知堂拜见皇上”

    周智摆了摆手道:“行了,起来说话吧”

    沈知堂站起来:“西林城六百里加急文件,西周国一些难民吃了我国布施的粮食,出现中毒迹象,已有一小部分人死亡,西林府尹王昌平前去查看,被西周乱民打死在城外,现西林城已关闭城门”

    周智接过文书,飞快的看了一遍,将其紧紧的攥在手里:“堂堂一个府尹被乱民打死,西林城是没人了吗”

    沈知堂道:“皇上,臣觉得此事不简单像是有人铁了心的要挑起两国战事”而后凝神思索半响猛的抬起头道:“不不西周国早已关闭了城门自保,任由边境难民自生自灭,他们已然不会以此来开战,那是何人所为,又为何如此”

    周智闻言,心中有所感,看向远方道:“看来是他们又出手了”

    沈知堂一惊道:“他们”

    周智一挥手道:“此事就交给你去查办吧”

    沈知堂走后,从御花园亭内走出一位全身包裹着严严实实的黑衣人:“此事,现在交给沈知堂是不是太早了”

    周智微笑道:“先皇李鸿赐他知堂两字时就曾说过:沈知堂知庙堂之高,能体民之所苦,是个能为百姓办事的人,相信他一定能带给我们意料之外的惊喜”

    南疆国境外,李知怜一行车马行了半日下午才出了山,马车行驶在了较为平稳的官道上,颠簸了一路的李知怜早已困顿不已,不一会儿就搭在窗边睡着了

    “给点吃的吧”

    “救救我们吧”

    “施舍点吧”

    李知怜撩开车帘:“古叔发生了何事”

    古叔转身道:“唉还不是那些西周国的难民,这一路上都是,也是可怜”

    李知怜望着不远处新建起的连绵的坟茔,和路边跪地哀嚎的灾民疑惑道:“此地近年来既无天灾也无人祸,怎会如此”

    古叔回道:“李姑娘常年在书院里待着不知也是正常,这近几年来西周国南沙城附近几十公里不知道是怎么了,庄稼都种不起来已经是好几年都没有收成了”

    李知怜道:“即是西周百姓,怎么会在南疆国西林城外聚集”

    古叔长叹了一口气:“原本西周国内也成发粮赈灾,可连续赈灾几年,国家也撑不住啊其它封地的王爷又不肯收留,只能将全城遗弃了”

    李知怜将马车的帷幔放下,她前世生于盛世,虽在偏远山区,却也没有经历过此般情景,心中不免有些酸楚

    马车越靠近城门,哀嚎声越响,李知怜忍不住打开车窗,地上坐着的都是妇女老人抱着孩童,李知怜心中不忍将随身携带的干粮递给了古叔:“古叔,发给他们吃吧”

    古叔微笑道:“姑娘还是别了,外人皆以为我们中峦城内都是大奸大恶之人,这事费力且不讨好”

    一小行商贩马三骑马上前道:“古叔,城门关闭,我前去问问”

    古叔点点头道:“注意礼数”

    马三扬鞭骑马而去,不到半盏茶时间又回来:“古叔,守城的说,前天这些灾民吃了西林城的布粥中毒了,死了一批人,西林城府尹出来查看被这些灾民趁乱打死,现在只能关闭城门,等待朝廷派人下来,最近都不会开城门了”

    李知怜将出门前林姨给她收拾好的包裹背在身上,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服饰,撩开马车帷幔

    坐在马车前面御马的古叔,立刻轻轻一跃跳下车来扶着李知怜下了车

    李知怜站稳后道:“既然这西林城门最近是不会开启了,那古叔你们是否要先赶回去”

    古叔和随行而来的几位商贩对视了一眼后回道:“看这天色,现在回去怕是要赶夜路,就在这陪姑娘一晚上吧”

    年纪较小的几位随行仆人纷纷讨论道

    “可这也不是人能待的地方啊”

    “李姑娘,此地离我们来时的遗落镇也不远,去那里待一晚上吧”

    “是啊是啊总比和这些难民在一起强啊”

    李知怜道:“无事,几位叔叔还是早点启程吧天黑之前应该能赶到遗落镇”

    古叔垂着头思考了半响对着随从道:“把剩下的干粮都交给李姑娘,我们回程”

    李知怜点点头道:“谢谢古叔”

    随行的几位商贩都把干粮交给了李知怜后策马而去

    马三骑着马围绕在古叔的马车旁问道:“古叔,李姑娘不过是个十三十四岁的少女,留她一个人在这难民堆里真的没有问题吗”

    古叔摇摇头叹了口气低声的呢喃道:“一个十二岁就能在黑暗之林里活着走出来的人,能有什么问题”

    小伙子没听清楚,骑在马上侧着身体问道:“古叔,你刚刚说什么”

    古叔回头看了一眼大声道:“我说,我们赶紧赶路吧不然今晚就只能睡在这深山里了”

    李知怜扫视了一圈她目光能所到之处,据她从书本中获取到的基本知识来说:中峦城四国唯一的交叉点,前面的大城门应该是南疆国,那西边的这条大峡谷就是通往西周国的方向,而她的身后是回中峦城的路,中峦城后应该就是北封国,那东面的大山坡就是东道国,可是为什么这些难民只堆积在这里,东道国、中峦城他们为何不去

    李知怜走向南疆国在城门口搭建的难民棚,远远的还能听见孩童的嬉笑声。

    正在棚外闲聊的几位妇女,见到李知怜走来,纷纷都闭上了嘴,捡起了地上的木棒

    待李知怜再走近时就被守在外面的几位妇女用木棍给隔开了

    草棚里孩童的嬉笑声也没了

    李知怜举起双手示意自己没有恶意,一位身穿灰色麻衣的妇女向前走了一步喊到:“这里是我们占下的,你去别地吧”

    李知怜笑着点点头,瞥见草棚里几个白白净净的小孩冒出了半个身子,正在张望的看着她,抬眼见走出来的妇女拿着木棍的手在抖,脸上的防备更重了,转身朝着对面的树林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