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瞳孔痣 > 第九章 西沙县遇毒虫袭击

第九章 西沙县遇毒虫袭击

    同是沦落人,三人很快就放下了防备,坐下说起了自己的遭遇

    “我叫何武,本是西沙县内药合堂的管事,这位拿刀的是林大壮,拿石头的是林大山他们两都是念和村的采药人,昨天旁晚他们给我送草药,我留他们在药堂内吃饭,谁知道天一黑外面突然黑压压的一片,全是飞虫扑翅膀的声音,送饭的伙计被飞虫咬了几口,全身红肿倒在门口,我们三个躲在柜子里,用衣服布条堵住所有的缝隙才活了下来,等没外面没了声音,我们才出来”

    何武说着身体还在不自觉的发抖:“我那一家老小,全被那些虫子咬死在家中,面目全非,身上还爬着刚刚孵化的虫子”

    李知怜和苏允一对视,都想到了昨天夜间突然增多的飞虫

    林大壮见何武沉在伤痛里,接话道:“想必你们也听说了,宜州城早在年前就关了城门,我们无奈只能前往西林城或是中峦城碰碰运气了”

    苏允眼里迅速的闪过一道寒光,很快又被他强压了下去点着头道:“节哀”

    “还没问老丈人你们此行要去哪里啊是回中峦城吗”

    看着三人眼里期待的目光,李知怜看着苏允,发现他也正在看自己,还对着努嘴示意你讲

    垂下头低声回道:“我和爷爷这一路打听到了原在西林城外的难民是念色村人,所以我和爷爷想去那里碰碰运气,毕竟包裹里面有我们的路引和我父亲的遗物,虽然不值钱,但是很重要”

    苏允暗暗地用手在腰间给她竖起了大拇指

    林大壮怒道:“我就知道是念色村那帮孙子”

    李知怜一听有戏,赶忙继续问道:“刚刚听何大哥讲,林大哥是念和村人,那是否认得去念色村的路”

    林大壮将刀插在地上回道:“念色村那帮龟孙子,两三年前不知道走了什么路子,搭上了参堂谷,把原本用来种稻谷的地全部用来种一些有毒草药,还自己制药,药渣就丢在河道里,每次他们往河里丢药渣,河里的鱼全部翻了肚子就飘在水面上,我们村在他们下游,水也不敢喝,牲畜也敢乱放,去闹了几次,还被他们打死了好几个人”

    李知怜问道:“没有官府管吗”

    “西周国没有在西沙县设官府府尹,都是参堂谷在管,参堂谷又和念色村是一路的,我们被逼无门,只能靠山吃饭了”

    “可就今年,他们村不知道又造了什么虐,毒雾笼罩在他们村山头,久聚不散,附近的山里蛇虫鼠蚁也多了起来,我们靠山也活不下去了,人就都陆陆续续的搬走了,现在留下的也都是一些无处可去的孤寡老人在那里等死,我和大山算是孤家寡人,去哪里都行,何管事也算救了我们哥俩的性命,索性就跟着他了”

    “你们要去就顺着这条路往一直走,走到第一条三叉路口往左拐,遇到的第一个村子就是念和村,再往里走跨过一个峡谷就到念色村了”

    “那就谢谢三位大哥了,我和爷爷常年住在中峦城外的果树林里,认识的人不多,可能也帮不上什么忙”

    何武三人都站了起来回道:“无事那我们就先走了,你们也抓紧时间赶路,天黑之前应该能到念和村,总比在山里夜宿好”

    拜别了何武三人,李知怜和苏允行走在两辆马车能并排走的官道上

    一阵凉风起来,吹起满地的落叶,李知怜望着前路微微出神问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苏允答道:“九月二十”

    “已经入秋了”

    “是啊”

    苏允回过头问道:“你觉得,刚刚林大壮他们说的故事是否可信”

    “现在已是初秋,此地又偏北,天气虽然已经开始转凉,这么大规模的飞虫出来袭击人,也算说得通,从念色村难民对我们的防备,林大哥的故事也算是能解释吧再说,他们没必要欺骗一个老人,一个小孩”她停顿一会,而后对着苏允笑道:“除非他们认识你”

    “哈哈哈哈”苏允笑了笑并不回话,而是转头直直地盯着李知怜问道:“我倒是很好奇,你去念色村干嘛”

    “巧了我也是因为好奇”

    苏允凝望着眼前背手行走的小女孩,明明还这么小,怎会有如此深沉的心思

    他也开始好奇,李知怜到底是谁了

    苍茫的暮色笼罩着寂静的群山,山坳的村庄里竟没有一点灯光

    村庄靠山而建,约有百户人家,村子下方是一片废弃已久荒草丛生的稻田,一条弯弯曲曲的小河稻中间躺过,空气中隐约还有令人作呕的腐烂味道

    随着天际的最后一丝光亮渐渐消失,李知怜和苏允摸黑在乡间的小蹊间行走

    越靠近村子,她的步伐就沉重,平时她可以在山间以天为被,以地为席,雨夜时可以在破庙、山洞安睡,如今要在荒村中过夜,心里确有点发慌

    苏允的脚步也跟着慢慢的慢下来拉着李知怜的包袱道:“你怕不怕啊要不我们换个地方吧去树林里面住也行啊这地方太渗人了”

    李知怜紧紧地抓着下衣角压低声音道回道:“要是半夜那些飞虫再过来怎么办树林里连个躲避的地方都没有”

    生怕自己的声音吵醒了什么,脚步也不自觉的轻了

    随风迎面而来的是一股淡淡的清香,李知怜细闻后说道:“跟着香气走”

    苏允深吸了几口空气,并没有闻到什么香气,有的只是让人作呕的腐烂味道,可还是:“嗯”一声,紧紧地跟在李知怜的身后

    顺着月色,寻着香气,李知怜和苏允走到村子中间一间内墙种着樟树的屋子

    定了定神李知怜伸手敲开外门喊到:“有人吗”

    狭小空旷的院落只回荡着她的声音,和院里满地的奇怪的味道

    苏允捂着鼻子道:“一定要住这里吗这味道也太奇怪了吧”

    “书上说樟树能驱蚊”

    前院里不仅中了两颗樟树,还有较为低矮的楝树和凤仙花,还有一些她叫不出名字来的植物,看起来房主应该是懂得一定的药理知识

    走到正房门口,门突然从里面开起,苏允拔出短刀将李知怜护在身后喊到:“谁在里面是人是鬼出来”

    可能是被苏允的声音壮了胆,李知怜从苏允的身后探出头,只见一位精瘦的老人站在屋子中间冷冷的看着他们,心里咯噔一下,久久说不出话来

    “进来吧,外边这些东西闻久了对身体不好”

    李知怜和苏允面面相觑,抬脚时双腿竟有些发软

    趁着灰蒙的月色,李知怜看清了屋内的陈设,入口便是灶台,两边是挂着门帘的卧室,从腰间拿出火折子,准备点燃,突然一直手从她身后绕过来,盖住了她的火折子沉声道:“这里最好不好点火,以免招来一些东西”

    脖子处温热的气息,让她确定了身后的是人,缓缓的将火折子收回至腰间

    苏允举刀的手不停地颤抖着,就是不肯放下,李知怜抬手将他举刀的手轻轻按下回道:“谢谢老先生告知”

    老人撩开灶台右边的门帘问道:“年轻人你们来此地干嘛”

    “我不是”李知怜拉住苏允的手,对着他摇摇头,回道:“我们想去念色村办点事情”

    “念色村那里可不是人住的地方你们去那里干嘛”

    “因为好奇”

    “哈哈哈哈哈”老人笑着进了里屋,不一会才说道:“如此你们今晚便在这里好好休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