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瞳孔痣 > 第十章 路遇村下老人
    已是深夜,屋里一片黑暗,李知怜微微睁开双眼,竖耳倾听着门外窸窸窣窣的脚步声

    当她准备起身从苏允身上跨出去时,被底下的人拉住了手,还对着她比了一个不要出声的手势

    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远,苏允才放开手起身,抓起她的手轻轻地走出房门

    山中浓雾腾起,迷茫之中能够隐隐地看到,远远的山间似乎有着一座小庙,庙内发出一丝微弱的光

    凑近一看还能看见一人影坐在火堆旁边,手里不停地在翻动着什么,不一会儿还传来出了阵阵肉香,李知怜和苏允对视一眼,摆弄着手势,问是走还是留

    苏允勾勾手指示意他们可以再走近一点,只往前挪动了两步,苏允的脸色就像踩了屎一样难看,神色恐惧的抬起头,不断地摆着手让李知怜看看他脚下踩的到底是什么

    只见一只偌大的老鼠正趴在苏允的鞋上正啃着他的鞋边,李知怜突然一计从心头起,慢慢的退出了一小半步才小声慌张地说道:“蛇好大一条还是三角头的,快伸到你腰上了”

    苏允猛地低头看了一眼,也没看清楚,抬脚就往前跑,留下李知怜一人在原地笑弯了腰

    跑到破庙门边上的苏允脸上惊魂仍未定,看了看破庙内的老人,在回头看看还在原地的李知怜,不知所措在门口一直徘徊

    破庙内的老人依旧神色淡然的烤着手中的鸡,缓缓道:“一只老鼠而已,年轻人不必如此慌张”

    待李知怜缓了过来,看见在破庙门前徘徊的苏允,边走近边在心中怒骂道:这二愣子往哪边跑不好就非得往坑里跑

    等她走到庙里,苏允已经坐到了老人的对面,正坐立难安的望着她,抬手就朝着苏允的头打了一巴掌咬牙低声道:“你是不是傻”

    苏允一脸委屈的羞怒道:“还不是因为你,那明明是老鼠,你非得说是蛇还是三角形的头”

    李知怜坐到苏允边上不可置否的点点头道:“其实老鼠咬人比蛇咬人严重多了,鼠疫什么,我还听说有人被老鼠咬后,毒在身体内潜伏了近十年,最后变成了鼠人,全身的毛,话也说不利索,尖尖的门牙”说完还张嘴对着苏允比划了一下牙齿

    苏允面部逐渐失控,开始在火边不断地翻看着自己的左脚

    老人将烤鸡翻了一面,眼里尽是惋惜的扯下一只鸡腿,还滴着血水,递给苏允道:“这里的老鼠都是吃腐尸长大的,个头比外面的老鼠大了不止一倍,被咬了会发生什么,这还真不好说,年轻人,趁现在还有时间多吃点”

    李知怜用手将嘴角的笑意挤了回去,而后很惋惜地在苏允的肩膀上拍了拍

    苏允反复的查看了自己腿,羞愤的喊道:“我真没有被咬到不信你们看”

    老人和李知怜同声笑道:“那就好”迟疑了一会老人接着说道:“可能是伤口较浅,你再感觉一下”

    苏允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李知怜忍住笑对着老人道:“您不是说这里不让点火吗”

    老人自顾自的说道:“前两天下水摸鱼的时候,火折子丢了,这不刚捡了一个”

    李知怜看着那个火折子有些眼熟,摸了摸腰间,没有摸到,低头又仔细地摸索了一遍

    奇怪了她的火折子是什么时候丢的

    “就你们刚刚走过的那条小径,每隔几天夜里就会有人不停的来来回回的走动着,昨晚他们就走了一夜,今晚估计就不回来了”

    苏允已经回了神,自己拿起一根树枝,用短刀削了皮面,穿过半熟的鸡腿继续搭在火上烤着问道:“那条路是去念色村的路吗”

    老人没有回答,而是接着自己的说着:“你们看看头上,这东西一到晚上就跟飞蛾似的,但又比飞蛾聪明,只绕火咬人,不扑火”

    李知怜和苏允双双抬头,望着在他们头顶上萦绕的飞虫,飞虫速度极快,根本就不清它们的身形

    苏允用刀打落一只和蚊子长得相似的飞虫,个头却比普通的蚊子大了不止一倍,双翼张开竟和成年男子的手一般大小,周边的肤色还渗着诡异的黑红色,细长的肚子里仿佛有什么东西在里面蠕动

    “咦”的一声,苏允很是嫌弃的将虫子丢进了火堆里,老人怒瞪了他一眼,立即将烤鸡移开,一声噼里啪啦之后,火堆里立即冒起了黑色的浓烟

    李知怜盯着老人头上盘旋这飞虫,疑惑道:“它们不会主动攻击人吗”

    老人笑道:“因为你们身上有它们害怕的东西”

    李知怜立即起身行李道:“请老先生指教”

    “哈哈哈哈”老人笑着:“不可说,不可说”

    苏允一脸茫然的看着两人在打哑谜,狠狠地咬了一口手上的鸡腿,眼巴巴的左看一会右看一会

    身上有它们害怕的东西,难道是他们从前院里出来时,身上沾了药草的味道可她和苏允并没有接触过那些花草,不应该啊

    老人一手翻动着烤鸡,一手拿着树枝撩拨着火堆,一点火星溅上了她的手背,突如其来的疼痛让她瞬间想明白了

    是在火堆里,烧着能克制住这些飞虫的东西,细闻了一下,果真有股淡淡的清香,不像烧过的艾草叶那般强烈的气味,同时还有一股地瓜烧焦了味道

    “老人家地瓜烤焦了”

    老人欣慰的笑了笑,从火堆里翻出几个拳头大小的地瓜道:“这是我在自家院子里面种的,浇的都是我自身产的养料,没毒你们尝尝”

    李知怜撇着嘴,收起刚刚伸出去的手,在衣服上蹭了蹭苦笑道:“我不饿你们吃”

    “刚好我们一天都没吃东西了”苏允没心没肺的笑着捡起一个地瓜,边在空中抛来抛去的散热边说道:“老人家你还能自产养料呢怎么做到的”

    李知怜咽了一口水并不想回答

    老人笑了笑没说话

    看着一个面露难色,一个嘴边带着笑意就是不说话的两人

    苏允急到:“你们说话啊怎么做的”

    李知怜在眼皮底下翻了个白眼,无奈回道:“你想想啊人除了能自产屎和尿,还能产什么”

    苏允脸色一变,手上刚被他咬了一口的黄橙橙的地瓜“啪”的一声掉在地上,转到一边不停地干呕起来:“呕”

    老人刚刚已经提点他们很多了,这里的生存环境本就辛苦,故意的说些恶心的话,不想让他们吃东西也在情理之中,起身道:“老人家我们明天一早还要赶路,就先行回去了”

    老人依旧悠闲地翻烤着他的烤鸡,笑道:“我看两位年轻人都是富贵之相,若有能力就把此事给了吧老头子在这住了半辈子,真的不想在临死前挪窝了”

    李知怜和苏允一对视,忙对着老人行礼到:“定当尽力”

    回到前院,李知怜摸索着腰间恼怒道:“忘记把火折子要回来了”

    苏允双手抱着后脑勺,得意道:“我觉得那位老人家肯定不简单,我看过西沙县的县志,这里自天元王朝覆灭之后就一直属于无人管辖区,直到四五十年前才被西周国收入,以前一些犯了事但不至死的官家和凶犯都发配到这里”

    李知怜问道:“四国把犯了事的犯人都发配到这里,不怕将来引起祸端吗”

    苏允一听李知怜问问题,开心的回道:“我听说这是天元王朝宣布覆灭时,是当时的皇帝萧鼎龙定下的规矩,四国必须遵守,不过近几十年来,中峦城的恶名”苏允说着还偷瞄了李知怜一眼继续道:“中峦城的名声太大,这规矩也就作罢了”

    “你说刚刚那位老人是不是哪个国家的官家或是医家被贬到这里隐居的,他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唉李知怜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

    “你是在深闺里面长大的大小姐吗苏姐姐”

    苏允立即贴上来道:“难道你认出他了说说他到底是什么人”

    “起开男女授受不亲”

    “你还小分什么男女跟我说说呗那老人到底是干嘛的”

    “能从我腰间取走火折子且没有被我察觉到,你觉得他是什么人”

    “我知道了江洋大盗”

    李知怜面部微微抽搐,脱了鞋子上床躺着,用手堵住了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