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瞳孔痣 > 第十一章 路遇夏槐旭
    灵川山脉西对西周国,北临中峦城,绵延数十里,雄奇险峻

    清晨,灵山在雾气弥漫中若隐若现,一条狭窄的官道蜿蜒在群山峭壁之间,浓雾中,传来一阵隆隆的马蹄声,正是沈知堂的卫队

    李见清叫停了卫队调转码头,向着马车内询问道:“老师前方是岔路,一条往那河县,一条往骨河村”

    沈知堂撩开马车门帘弯身而出,远眺那层峦叠嶂的灵山山脉,在云雾中若隐若现,绵延无边笑道:“沈秋啊去牵匹马来,我和见清去骨河村看看,你和卫队去那河县,记住了我连续几日舟车劳顿,加上水土不服,今日病了不见客”

    沈秋牵来了一匹马回道:“知道了大人”

    忽而前方一阵马蹄声传来,李见清立即抽出腰间佩剑,神色凝重的拦在马车前,卫队们也都纷纷架起了兵器

    沈知堂上了马,和李见清并肩道:“不必如此紧张兴许是朋友”

    不一会儿才看一人头发凌乱,身着藏蓝色圆领袍,后背有条大裂缝,鲜血正往外流出,外罩的皂袍已经全部被鲜血沾染

    来人是一位容貌俊朗的青年人,而他的脸色却苍白得可怕,他的身体在马上不停地晃动,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坠马,但是在他偶一抬眼之间,双目中放射出的那一点寒芒却是极具求生欲

    沈知堂和李见清对视一眼赶忙驱马来到年轻人身前

    马上的年轻人双手紧紧地攥着马绳,努力的抬眼询问道:“可是官兵”

    李见清转头看向沈知堂,待沈知堂点头后才大声回道:“正是南疆国宰相沈知堂座下钦差卫队”

    马上的年轻人怔了半响,立即滚下马跪道:“小的名叫夏槐旭,是梧州藤县人,家里是做药材生意的,平时都是那河藤县两头跑,久而久之就和那河县县令刘阳昭成了朋友,昨日我前来那河县拿上个月定下的山参,刘大人见天色已晚,非要让我在他家留宿,哪知昨晚就遇上衙门遭人袭击”夏槐旭转过后背,将伤口给沈知堂看继续道:“我背后被划了一刀,本想装死逃过一劫”说着说着脸上尽是恐怖之状开始结巴道:“哪知空中突然多了许多手掌搬大小的飞虫,我跑入屋中裹着被子上了马这才逃了出来”

    沈知堂和李见清对视了一眼,相继一笑喊道:“沈秋啊将此人扶入马车内,给他处理一下伤口”

    李见清微笑着问道:“那老师我们还去骨河村吗”

    沈知堂轻轻地抽动了一下马绳回道:“不去了先去那河县吧”

    山中迷雾渐渐散去,灵川山脉露出它原本的伟岸,钦差卫队继续向前行驶,马车中的沈秋处理好了夏槐旭背上的伤口

    退出马车时无意间看到了夏槐旭脚踝处一片红肿,红肿处还有几颗拇指般大小的水泡,水泡里面好像还有东西在不停地蠕动着,沈秋只觉得背后一片寒凉,立即撩开门帘喊道:“大人”

    在卫队最前方的沈知堂和李见清对视一眼,立即调转马头来到马车前问道:“何事”

    沈秋从未见过人的身体里面还能长出虫子不知如何描述,慌乱的从马车里退出来回道:“大人还是亲自上来看一下比较好”

    沈知堂望了一眼马车上的人,思索片刻,对着李见清道:“见清啊你先带着卫队赶去那河县,看看还有没有幸存者,留下几个人原地待命,等我处理完此事就去和你汇合”

    李见清迅速点名留下几个功夫较好的侍卫,转眼就和大部队人马消失在山间

    沈知堂和沈秋将夏槐旭的身体里里外外的再次检查了一遍,大腿、小腿、和肚子上都有不同面积大小的红肿和水泡,其中肚子上的水泡最大,能看清里面是一大批的虫子在蠕动

    沈秋忍不住将头伸出窗外干呕起来,沈知堂面色凝重思索了半响自语道:“活人身体里长虫子,多半是重伤后未能及时处理腐肉而产生的,可你这好好的一个年轻人,怎么如此”

    夏槐旭看到肚子上的水泡里的正在疯狂蠕动的虫子,吓得脸色惨白结巴道:“里面是什么东西啊怎么会动我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一定是那些飞虫一定是”夏槐旭猛地坐起来跪着道:“救救我救救我我还不想死”

    沈知堂一个眼神,沈秋就从马车坐垫底下拉出一个小箱子,顺手点起了蜡烛

    沈知堂烤着一把简小的匕首道:“既然不想死,那就只能将他们挑出来了”

    夏槐旭立即缩做一团,伤口的联动让他疼得面目全非,但一双眼睛还是紧紧地盯着沈知堂

    沈知堂继续烤着匕首道:“你身上的红肿范围越来越大了过不了一天它们将遍布你全身,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骨河、骨山两个村庄的村民都是这么死的吧”

    夏槐旭慢慢地伸出脚道:“红肿的地方应该应该是没知觉的”

    沈知堂一手按住夏槐旭的小腿,一只手用刀尖划开他脚踝处的水泡

    一只只如同米粒般大小的白色小虫弹跳而出落在马车木板上,沈秋先是快速的向后挪动了一步,见沈知堂未动,立即从箱子里翻出一个小瓶子将里面的液体倒在虫子上,木板上的虫子立即化作一摊浓水

    沈知堂接过小瓶子对着瓶口嗅了嗅问道:“这是何物”

    沈秋回道:“是透骨草,治跌打损伤的,在小的的老家里它还有另外一种名字叫毒蛆草,夏天一般都会在茅厕里面放一些杀虫”

    沈知堂手一抖将药水倒入夏槐旭的伤口中,不一会儿里面的小虫子就不在动弹消失了

    夏槐旭满脸紧张的看着自己的脚踝,良久之后才喊到:“此药无毒,快快救我”

    沈知堂在夏槐旭的小腿处化了一个十字问道:“你可认得此草药”

    沈秋回道:“自然认得”

    沈知堂道:“那你带两名侍卫去周边找找,尽量多采一些”

    沈秋指着躺在车上正紧张的望着他们的夏槐旭回道:“可大人他”

    沈知堂微笑道:“无事,去吧别让见清等久了”

    沈秋走后,沈知堂继续笑道:“劫后余生还能把自己的故事说得这么利索,只能说明你重伤逃难是假可是在沈秋发现你被毒虫咬了之后的反应倒是挺像真的,我有些好奇,那河县的县令刘阳昭在公文上说,被飞虫咬过的人全身红肿疼痛,过不了几天就会死去,为何你只是小面积的红肿而且还没有知觉”

    夏槐旭嘴角微微上扬,神色淡然的摊开双臂,靠在马车櫈椅上回道:“事发之后刘阳昭根本就没去过骨河、骨山两个村子,他怎么会知道,这种毒虫最恐怖的就是能隔着你的衣服咬你一口,然后你就会陷入混沌状态,浑身没劲,走也走不了,直到你被更多的飞虫围攻”

    清理完夏槐旭肚子上的水泡,沈知堂又在伤口撒了一把金疮药道:“中午之前不长出新的水泡,应该就没事了”而后从怀中抽出一条雪白的丝绢擦了擦手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夏槐旭笑道:“听说沈大人有治世之才,不妨猜猜”

    沈知堂收拾着刚刚使用过的药瓶回道:“治世之才用在你身上不值”

    “哈哈哈果然有趣”夏槐旭大笑道:“那就等沈大人猜出来了再说吧”

    “槐旭是四月,四月是春,而你姓夏,这不合乎逻辑,除非你的名字是假的春夏春夏夏春军夏春阳夏将军是你什么人”

    “正是家叔五年前多谢沈叔叔向皇帝陛下求情,免了夏家的诛连之罪”

    沈知堂轻叹了一口气道:“夏将军当年确实是太激进了,当时周智登基天时地利人和,夏将军却以一己之力反抗”沈知堂摇摇头继续道:“军人应该战死沙场,最不应该死在皇权之下”而后突然想起什么问道:“我记得你们夏家是被发配到了南边湿地死守,没有召令不得出来,你怎么在此地”

    “此事说来话长,侄儿还是先说眼下之事吧半年前侄儿来到西林城寻人,误打误撞之下进了参堂谷做了一名学徒,就十几天前我师傅说那河县的药店缺了一个管事的,要带我过来试试,可那时我连草药都没认齐,如何能担此任便拒绝了,师傅没同意隔天就把我绑来了这里,之后便是下村子里去花大价钱招人,还都是一些身强体壮的年轻人,两个村子招了大概一两百人”

    沈知堂惊道:“哦可是骨河、骨山那两个村子”

    “叔父说的没错正是那两个村子的,我当时还在想参堂谷在这中部地区虽然到处都有分支,但好像也用不到这么多人,我便问了师傅,师傅只说这不是我该问的,过不了几天那两个村子就被飞虫袭击了”

    沈知堂嘛猛吃一惊道:“怎么骨河、骨山两个村子被飞虫袭击不是前两天的事情吗”

    “不是这事已经发生了四五天了刘县令一直压着,后来压不住了才上报的,就在前两天师傅又在药店门前招学徒,价钱比以往涨了两倍之多,正是人心惶惶之际,一个县里半数的人都被招走了我觉得此事不简单便日日小心,终于在昨天晚上刘县令带人杀入药铺时逃过一劫”

    沈知堂稍微抬眼问道:“是刘县令带人伤的你你可是亲眼所见”

    夏槐旭眼神变得极为锐利,恶狠狠的回道:“准确的说是刘县令和我师傅”

    沈知堂点点头,双眼盯着夏槐旭问道:“灭口”

    夏槐旭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