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瞳孔痣 > 第十二章 防虫装备
    念和村山下,朔风劲吹,发出一阵阵震人心魄的呜咽声

    天边也已经开始泛蓝,破庙中,还隐隐透出一点火光,一位老人坐在火堆边上,向火堆里加着柴,拿起了一个地瓜,掰开放进嘴里

    不远处的山道里,两位黑衣带帽人正在快步的向前走着

    “大华哥这堂主怎么不多制几套这种牛皮的衣服啊这天天换着穿,还不能洗都臭了”

    “小彭这是你第一次去念色村值班吧”

    “是啊那风吹得我一晚上都没敢闭眼,不过还好没遇上什么事”

    “习惯就好了回去早点休息,晚上出来我叫你”

    “大华哥那里好像有火光,念和村里的人不是都搬走了吗怎么还会有火光啊不会是”

    “别自己吓自己了,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声音越来越近,老人的身体突然倒飞而起,在空中翻了个筋斗,双脚落下,两只手已架在两个蒙面人的脖子上,轻轻地一扭动,两人只发出了半声喊叫,瘫倒在地

    老人一边扒着两位黑衣人的衣服,一边呢喃道:“不是我老头子我想惹事,实在是不想那两位娃娃白白丢了性命所为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将两件黑衣抱在怀里双眼闪着光芒大笑道:“这两条命应该值不少银子特别是那个男的,打扮成那样都掩盖不住他那浑身的贵气那姑娘小小年纪,倒是浑身通透清冷,想来家世肯定也不差到时候,肯定能狠狠地敲一笔”

    念和村中一个花开满地的院落里,屋中一扇窗被清风吹开,床榻上的李知怜和苏允因寒冷两人的身体逐渐靠近

    猛地李知怜从床上弹起,戒备的扫视了一圈周围,还在老人的院中,可她昨晚怎会睡得如此深,竟一晚上毫无知觉

    李知怜掀起被子仔细检查了两人的身体没有受伤、没有中毒,难道真的是睡得太沉了

    刚刚魂穿到这个时代的时候,她还以为是哪个有钱人的恶作剧,所以睡觉不敢睡死,这几年已经养成了轻睡眠的习惯

    忽而清风徐来带着院中的花香,李知怜转头看向窗外,院子里满地的草药和花香,难道那位老人还是个用药高手

    不会是李知怜打开随身带来的包裹,解开带子时,布袋中散起一阵与院中花香不同的香气,翻动了一会,信件还在,夹层也未曾被人打开过

    刚检查苏允身体时,被子被她拉到中间,俯身寻香时,还在睡梦中的苏允忽然惊醒,猛地推开李知怜坐起来抱着被子喊道:“我知道你对我有意,可你还小待你行了笄礼,我一定叫我父父亲三媒六聘、明媒正娶”

    李知怜沉思着没有回答,苏允抱着被子垂着头道:“只是你家住中峦城中有些麻烦”纠结了一会又立马抬起头笑道:“这个不打紧,只要我和我父父亲说你是我的救命恩人,他一定会同意给你一个名分的”

    这香气级难寻觅,李知怜搜遍了整间屋子,也就只有被子上还存留了一些,经过刚刚的波动已经都消散了,回到床边收拾东西时见苏允红着脸说了两字名分便问道:“名分什么名分”

    苏允羞红了脸,没再提,而是起身问道:“你刚刚在找什么”

    李知怜将包袱打了个结道:“你不觉得,我们今晚都睡得太死了吗”

    苏允惊呼道:“你是说我们被人下药了不可能啊被下了迷药我怎么可能会不知道,你想多了吧就是最近太累,睡得安心些罢了”

    看着一脸自信的苏允,李知怜心中更加疑惑了,难道真的是睡熟了吗望向窗外正盛开的白色小花突然坚定道:“不是迷药,而是一种香”

    苏允跟着李知怜的视线看过去问道:“花香”

    李知怜摇摇头道:“不同于花香,被子上可能还有些,你细闻”

    苏允趴在被子上深深地吸了几口,什么也没闻到,抬眼看着李知怜心道:原来她刚刚是在寻香,不是在趁机占自己便宜,恼怒道:“我就知道那个老人不是什么好东西怎么样丢了什么东西没”

    李知怜不理会苏允,转而走出房间,只见桌子上整整齐齐地摆放着两套厚大的衣服和纱帽,桌面上还用泥土写着两个打大字:防虫

    轻翻开最上面的纱帽,一股浓厚的汗味扑面而来,李知怜稍微转过头,用手轻捻了一下那黑黄色的衣服,转而看向房间里面的苏允,小时候为了逃生她可以好几个月不洗澡,翻泥地,用动物的外皮取暖,这恶臭的皮制外服对她来说不算什么,只是怕里面的贵公子接受不了

    苏允撩开门帘,正好对上李知怜的双眼,闪躲之下看到了桌面上的东西,快步走过来拿起另一套道:“这是用牲畜的外皮制成的衣服吗是牛皮还是马皮”苏允拿起衣服对着自己的身体笔画道:“哇我还是第一次见能做得这么完整皮衣”

    李知怜见苏允丝毫没有嫌弃之意,也拿起桌上的衣服边穿边说道:“这应该是昨晚那老人留给我们的,他不出面,我们也不好久留,赶紧穿上走吧”

    李知怜身材矮小,那皮衣在她身上显得极为宽大,将外衣放到裤子里面,再用草绳绑紧,抬眼见苏允早已将胡子扯下,他脸型微长圆润,杏眼圆睁,鼻梁高挺,嘴角还微微带着笑意,正是她心里温润少年翩翩公子的形象

    苏允轻推了一把李知怜笑道:“哎还好我们现在不是去敌营打探情报,不然光是看身高你就暴露了,快把这披风披上,还能扮一下老头子”

    李知怜暗暗翻了一个白眼,接过披风围上道:“你又比我好到哪里去”又从包袱里面拿出两条布子道:“戴上吧防瘴气的”

    苏允提着布条上的两个破洞道:“这又是什么东西”

    李知怜示范性的将两个破口挂在耳朵上,将口鼻捂了起来解释道:“这叫口罩,我在里面放了一些防瘴气入体的草药,刚开始味道可能会有些刺激,过一会习惯就好了”

    苏允将口罩戴上,身体抖动了一下道:“你这几天忙着借针借线的,就为了做这个啊”

    李知怜戴上纱帽道:“走吧”

    苏允拉着李知怜的手用下巴指着门外的花草道:“要不要把它们也带上一些我感觉有用”

    李知怜冷笑回道:“你认得它们”

    苏允摇摇头回道:“我不认识,可你认识啊”

    “谁说我认识了”

    “那你昨天是怎么选这个院子的”

    “我只认得那棵树”

    李知怜和苏允吵吵闹闹的走远后,屋子里厨房的门被打开了,老人手里捧着两颗黑色的药丸笑道:“看来是我老头子多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