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瞳孔痣 > 第十三章 念色村真相
    那河县位于群山之间的山坳中央,远远看去城内还冒着滚滚的浓烟,沈知堂立即命人加快了马车前进的速度

    到城门口时已入午时,城门外值守城门的侍卫已拦下不少赶路的商客和过路的路人正在城墙脚下议论纷纷

    “听说那河县城也被那毒虫袭击了,我看这西林城是待不下去了,赶紧回去收拾收拾去别地谋生吧”

    “可我家人还在里面呢”

    “年轻人别担心,我家人也在里面呢这不官兵都来了我们再等等”

    “几天前骨河、骨山两个村子不也遭到飞虫袭击了吗听说都死了”

    “不止啊我还听说,那些侥幸活下来的人,全身长满水泡,水泡里面都是虫子过不了几天也都死了”

    “”

    依城门壁立着一座木棚内,沈知堂的目光四下巡视着,一双厉眼快速扫过桌面上的东西,全身泛着诡异黑红色张开翅膀犹如手掌般大小的蚊子、拇指般大小红色翅膀的苍蝇、还有黑得透红的小型飞蛾

    忽然,角落里酷似蜜蜂的黑色物体吸引了他的注意,他走过去,用桌面上的筷子将那蜜蜂夹起,陷入了沉思

    李见清从城中踏马而来到沈知堂身前飞身下马行礼道:“老师”

    沈知堂放下手中的筷子伸手扶起李见清道:“里面如何了”

    李见清摇摇头,指着桌面上的物体道:“这些飞虫都是在城中找到的,我让侍卫们把它们集在一起,看看是否能查出来历”

    沈知堂满意的拍了拍李见清的肩膀,依次指着桌上摆放的飞虫道:“这些形似蚊子、苍蝇、飞蛾的物体都可以理解,只是这只形似蜜蜂的,蜜蜂向来只食花蜜”沈知堂摇摇头,再次夹起那只蜜蜂道:“而且你看它后尾的刺也没有了,真是奇哉怪哉”

    随即两人都陷入了沉思,不一会儿李见清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低声说道:“卫队们在府衙的衣柜里面发现了县令大人的尸体,只是被毁坏得极为严重,已经看不清人样了”

    沈知堂抬眼问道:“烧伤”

    李见清摇摇头道:“身上的肉几乎都没了,只能从身上的官服辨认”

    沈知堂道:“杀人放火、毒虫袭击不就昨晚的事情吗这尸体怎么腐化得如此之快”

    李见清点点头:“说来也奇怪,城内其他尸体身上或多或少都会有些虫子,就只有县令大人身上一只虫子都没有尸体上还沾满了一些不知名的白色液体”

    沈知堂默念着:“不知名的白色液体白色液体”

    沈秋从城中跑来,指着坐在城墙下的人道:“大人那些人都嚷着要进城去看他们的家人,要不要叫他们过来问话”

    沈知堂点点头道:“沈秋你在此地询问一下他们籍贯何处如是那河县人,问得详细些,特别是这半个月来发生的事情,我和见清到城里看看”

    李见清突然拉住沈知堂的手臂摇头道:“老师里面的飞虫极多,稍有不慎便会中招,您还是在外边待着吧城里我去就行了”

    沈知堂轻轻拍打了几下李见清的手背道:“无事走吧”

    李见清张嘴还想挽留,只见沈知堂已经在往城门走,只能快步跟上

    那河县城门口,一位年轻的卫队正在城门前踱步,见沈知堂和李见清过来,赶忙跑过去支支吾吾的说到:“大人小的刚刚去了趟茅房,发现小腿上长了许多泡泡,里面还有还有东西在爬”

    沈知堂立即回道:“哦撩起裤腿我看看”

    侍卫慢慢的将裤脚撩起,那症状和马车里的夏槐旭一模一样,立即叫来了沈秋道:“我刚刚怎么给夏槐旭处理的,你就怎么给他处理”

    李见清怔住了一会才问道:“老师这是”

    沈知堂道:“这些毒虫咬人后,会让人的部分肌肉没了知觉,那些虫子就会慢慢的咬遍全身,你先叫几个人去把里面的卫队叫出来好好检查一下身体,等会我再和细说”

    念和村山脚下,苏允指着山下的一条发绿的小河道:“那不会就是那老头昨晚所说的摸鱼地方吧臭得都冒烟了他也下得去”

    穿上这身皮衣,行动极为不便,李知怜冷撇了一眼,没有回话,继续低着头赶着路

    苏允凑近道:“这大白天的我两穿成这样会不会太显眼了啊”

    李知怜依旧不作答,继续往前走着,不一会儿,突然转头往草丛里面钻,吓得苏允立即扑到在地问道:“哪里有人”

    李知怜使劲憋住笑道:“我只是觉得你说的对,我们不能这么光明正大的走,应该往山里走”

    苏允撇着嘴巴爬起来,对着空气挥了几拳,被李知怜转身瞪了一眼,立即笑道:“我听你的都听你的”

    临近峡谷,瘴气越来越浓,李知怜自制的口罩都没能完全隔开这腐烂的味道

    苏允看着在峡谷边上徘徊的黑影,用询问的眼神看着李知怜,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李知怜沉思了片刻轻声道:“我引他过来你打晕他”

    峡谷中黑影将武器抱在胸前,嘴边不停的念叨着:“不关我的事啊我就是来值守的不关我的事不关我的事啊别来找我”

    李知怜背靠在一块巨石边上,捡起地上的落石,对着峡谷中的黑影丢去

    黑影被吓得连连后退,向着四处张望了一会,便靠在山壁边不动了

    不见黑影动身,李知怜又捡起地上的落石对着黑影丢去,正好丢在黑影身上

    黑影吓得大叫一声,蹲坐下来,蜷缩在山壁夹角

    苏允在路边草丛里等了许久,听见喊声,立即飞身而起,倒挂在那黑影面前,那黑影吓得叫不出声来,一口气没上来就昏了过去

    苏允看了看眼前的人,想试探一下人是不是还活着,只是他抽不出手只能转身对着李知怜问道:“他不会被吓死了吧”

    李知怜回道:“不知道我们先进去吧小心点里面不知道还有没人”

    峡谷的另一边突然传来一声男生喊道:“小六小六你怎么样了还适应吗”

    “小六你怎么了没事的话回林哥一声啊”

    李知怜伸手拦住了苏允,慢慢的蹲下来,躲在突出的山壁后面

    脚步声越来越近,李知怜捉准时机一把抢过苏允的短刀抵在来人的腰间沉声道:“想活命就闭嘴”

    迷雾中,那人慢慢举起了双手,苏允朝那人膝盖处踢了一脚让他跪下问道:“你是谁这里就你们两个人吗”

    那人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道:“我叫许林,前方念色村人,你们是什么人怎么会穿着这身衣服”

    苏允猛地又朝着许林踢了一脚道:“我让你问话了吗回答我们的问题”

    许林捂着肚子坐起来咧嘴道:“这里看守的就我们两人,不过离这两里地,有个据点,大概有一二十人”

    李知怜道:“里面可是念色村”

    许林点点头

    李知怜道:“说说吧你们村子是怎么变成这样的”

    许林慌忙的摇头,纱帐下虽然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但也能明显的感觉到他的恐慌

    李知怜微笑道:“你不说也行我每问一遍就扒你一件衣服,这里的虫子都是你们养大的你应该很清楚下场吧”

    许林怔了半响猛地摇头道:“我说我都说”

    “事情还得从三年前说起,我们村山脚下有一处大裂缝,那里就是念河的水源,往下几个村子,都是靠这条河生存的”

    “三年前的一个早上,村里几个妇女前去打水,见河面上飘着一具尸体,仔细辨认之下,发现不是我们村里人,我们都害怕极了,又不敢声张,只能偷偷地将尸体埋起来,没想到过了不到半个月,又漂出来四五具村里几个年轻的小伙子就打算从裂缝进去里面看看,我们在洞里面随着水流走了很久很久火把都灭了好几根,才找到一个出口,出来时天已经全黑了,我们刚走出山洞,就被一张网给吊了起来,远远的只能看到远处有一个湖,醒来时就躺在湖中心的一个庄子里面,我们说了来由,里面的人给我们赔给了我们很多银子,还留我们在那里住了一晚”

    苏允忍不住出声问道:“这就是你们后来帮他们种植草药的理由”

    许林很明显吃了一惊回道:“你们怎么知道的”

    李知怜拍了拍手中的短刀

    许林立即回道:“我们回来后,过了不到两天的时间,河面上又浮出很多具的尸体,还和以前的都不一样,那些尸体都臭了,上面还长着东西没人愿意下去把他们捞上来,都快飘到念和村地段了,里面才走出来两个人让我们把尸体埋到土地里,等长出了东西他们就来收,银子不是问题,刚开始也没几户人家愿意,后来都慢慢的开始眼红别人的收益,全村人就跟着一起做了”

    许林说着说着竟开始有些哽咽道:“早知道我们也不会为了那几两银子,把村子破败成这样啊”

    李知怜沉思了一会问道:“那你们的家人呢”

    许林恶狠狠的回道:“家人我们哪里还有什么家人啊这两年伤的伤死的死,早就成了那些花草的养料了”

    苏允急道:“不对啊你们不是还有”李知怜打了苏允一下让他闭嘴,询问道:“你们村里可以一位姓范的大娘”

    许林立即回道:“没有我们村的大姓是姓许,有几个外来户都是姓梁,并没有姓范的”

    李知怜微微站起,拿着短刀在许林的脖子抹一刀,而后又走到晕倒的小六身边道:“装够了吗不够的话就不用起来了”

    苏允呆住了他从未见过有人可以如此干脆利落的杀掉一个人,而且动手的还是一个不过十三四的小女孩

    李知怜拿着短刀晃了晃眼睛,小六猛的站起来道:“我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是前两天才被招来看守这里的”

    李知怜神情冷漠的对着小六的喉咙猛地扎了一刀,然后扒下两人的衣服丢给苏允道:“拿着我们走”

    路上,苏允恍恍惚惚的跟在李知怜的身后,脑中不断地浮现着刚刚李知怜杀人的样子,他好像开始有点后悔了

    走过了念色村,路过一个山坳,李知怜停住了脚步,怔怔的望着山坳里,万余具尸身横陈于乱石杂草中,黑压压的飞虫在他们的上头萦绕转身对着苏允说道:“他们不死那就是我们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