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瞳孔痣 > 第十四章 那河县惨案
    那河县里,四周静悄悄的,唯有那风吹着火舌发出阵阵的呼啸声,沈知堂一路看着那街道上摆放整齐却面目全非的尸体,心里不由得一紧,随即长叹一声唉声道:“究竟是什么人,能对着这么多无辜的百姓下如此狠手啊”

    李见清默然的站着,神情似乎有些难堪,直到沈知堂走远后他才反应过来追上去道:“老师前方便是那河县府尹了县令大人的尸身便在里面”

    两人跨过衙门的公堂来到后院,县令刘阳昭的尸体已经被人翻出,全身呈蜷缩壮,身上满是白色的浆液

    沈知堂疑惑道:“这姿势,像是被烧死的”

    李见清回望着沈知堂不解的问道:“可此地并没有被大火烧到,况且他身上也没有火烧过的痕迹”

    沈知堂抬眼看了看那原本装着尸体的衣柜,发现里面确实有被灼烧后留下的痕迹,只是看着不像是火花留下的,伸出手想去检查一下那还遗留在木板上的白色印记,却被李见清拦下来道:“老师小心”

    沈知堂楞了一下,随即微笑道:“无事”手轻轻地撵着那细致的白色粉状,心里已然明了,笑着拍了拍李见清的肩膀道:“牢房你们可去了”

    李见清摇摇头道:“牢房阴暗,怕有毒虫聚集在里面,还没找到实用的防身工具,便没让侍卫们下去”

    沈知堂道:“那我们现在去看看吧”

    李见清拦住了沈知堂的去路道:“老师此地真的很危险,那些被咬伤的侍卫们结果还不可知,学生不能再让你冒如此风险”

    沈知堂笑道:“你啊什么都好就是关心则乱”沈知堂绕过李见清:“我刚刚已经叫侍卫去点火了,若是牢里真有毒虫在下面聚集,现在应该也被熏出来了”

    二人说着,猛地,牢房门外传来一声怒骂声:“这又是飞虫,又是烟熏的,是什么新品种的刑罚啊里面人都死绝了你们知不知道还烧”

    在牢房门口看火的侍卫看到从牢里冲出来一个人,立即都飞身上前将人压在地上喝道:“什么人”

    沈知堂看了李见清一眼,立即快步向前,示意侍卫把人抬起来,只见那老人体型宽大,左边脸的颧骨上还有一道狰狞的疤痕,询问道:“你是何人所犯何事怎么出来的”

    老人楞楞地望着沈知堂好一会才道:“你们不是此地的县官这到底发生了何事”

    沈知堂看了李见清一眼,对着老人解释道:“昨夜那河县里被飞虫袭击,全县无一生还我是来处理此事的钦差,老人家你昨夜是如何躲过那飞虫的”

    老人:“嘿嘿”的笑了两声得意道:“我啊躲在那水缸里,用那竹子吸气,躲了一夜,这不还是让你们放火给熏出来了吗,至于所犯何罪我是西周国西沙县念色村的猎户,两年前村子没了,我就顺着山路走到这里,卖一些野货,被发现了身份,就被捉起来了还别说,你们南疆国的牢房真的还挺好的吃喝不愁的”

    沈知堂点点头,绕着老人转了一圈问道:“老人家原是猎户,那对此地的山形可是熟识”

    老人挣开侍卫的手,换了个姿势,瘫坐在地上笑道:“我家祖祖辈辈都是都是靠山吃饭的,我从会走路起就在山里跑,这附近的山,我敢说我都走遍了,就连那传说中的住着妖怪的鱼嘴湖我都去过还在那钓了几条鱼吃,味道还真是不错”

    “哦”沈知堂轻声应道,和李见清对视一眼笑着问道:“那老人家鱼嘴湖里是何种妖精啊可死过人”

    老人家拍了拍肚皮道:“这浑身上下又冷又饿的,还真是想不起来了”

    沈知堂立即招来刚刚那两位侍卫道:“带这位老人去城门外,给他换身干净的衣裳,再给他热点吃食”

    侍卫带着老人走远后,沈知堂望着牢房门外的浓烟沉思着,先是夏槐旭再是这位老人,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

    突然风向突变,浓烟朝着沈知堂二人吹来,李见清忙拉着沈知堂换了位置道:“老师可还要下去看看”

    沈知堂被浓烟呛得轻咳两声回道:“一会叫侍卫们下去看看,做好登记,我们先回城门外吧”

    李见清顿时松了一口气,提着的心也才稍微放下了,对他来说让沈知堂冒险,就犹如整个南疆国都陷入了险地

    沈知堂边走边问道:“见清啊此事你怎么看”

    李见清理了理思路回道:“猎户大多性格孤僻,深居简出,与那位老人所表现的性格大相径庭,学生也说不出来,就是感觉这一路上很奇怪特别是进入了西林城地界之后”

    沈知堂满意的点点头,微笑道:“今天遇到的这两人,都不简单,走吧”

    李见清道:“看来这深不见底的水已经被老师的到来搅浑了”

    沈知堂半眯着眼睛看了看李见清,突然反问道:“见清啊你今年的科举考试准备得如何了可有把握啊”

    李见清讶异的看了看沈知堂:“老师我”

    沈知堂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道:“怎么今年还是不想入官场”

    李见清点点道:“嗯”

    沈知堂道:“见清啊你今年十八了吧自从我叔叔去世后,你就一直跟在我身边,也有十三十四年了吧以你之才,若是入了官,将来的成就定在我之上”

    李见清望着前路,坚定的摇摇头道:“见清愿一辈子随着老师”

    沈知堂无奈的摇摇头道:“也罢为师也不逼你就刚才之事,为师便再教你一点,当碰到一个毫无头绪又无比怪异的案子时,就多去打探一下当地是否有一些特别吓人的传说,那可能会是整个案件的一个突破口甚至有可能会是整个案件的”

    李见清点点头道:“学生知道了”

    已是正午时分,那河县的火已经完全扑灭了,只留下点点炊烟,街道确是无比冷冷清清

    出了城门,沈知堂对着李见清点点头,李见清便突然消失在身后

    木棚下,老人已经换上了沈秋衣服,正在桌旁吃东西,沈知堂踏步向前笑道:“原来是位壮汉,刚刚是本官唐突了”

    被叫壮汉的男子急忙放下手中的干粮跪倒在地喊到:“不敢不敢小的名叫许森,是西周国西沙县念色村人”

    沈知堂忙将人扶起道:“许森啊不必如此你继续吃,等你吃饱了我们再聊啊”

    许森局促不安的站着道:“他们说你是南疆国的宰相”

    沈知堂笑道:“宰相也是人啊况且我现在还得找你帮忙呢”

    许森一听南疆国的宰相要找他帮忙,立马一屁股坐到沈知堂的旁边道:“你们是想知道鱼嘴湖的事情吧我跟你说啊你们还真是问对人了,我曾在那里守了大半个月,终于让我发现鱼嘴湖的秘密”

    沈知堂轻轻地:“哦”一声,然后问道:“可是真的有妖怪”

    许森望了望四周在沈知堂的耳边轻声道:“哪里有什么妖怪,都是参堂谷那帮人为了不让我们猎户靠近那里,编出来谣言罢了”

    沈知堂道:“哦说来听听”

    许森将嘴里的东西咽了下去,又喝了一大口清水才回道:“那鱼嘴湖原本是我们猎户还有采参采药人的圣地,因为在深山里又因形似鱼嘴而得名就这几十年的时间,到过那里的猎户或是采药的山人都不见回来了,才慢慢的传出鱼嘴湖里面住着一只城门大小般的金鱼,专吃那些在湖边打扰它休息的人,久而久之就没人去了”

    沈知堂道:“那和你刚刚说的参堂谷有何关系”

    许森继续道:“我平常打猎,也经常会去给参堂谷送东西,两年前我在山里打猎,刚好碰到西沙县参堂谷的老板正急急忙忙的往山里赶,我以为是他们发现了什么好东西就跟去看看,在靠近鱼嘴湖时,因为雾气太大,跟丢了,但那味道我还记得,极其难闻,像是那种放久了腐肉一般我就找了个山洞边打猎边守着,我发现每天从那里进出的人,不在少数,而且每次都是提着一袋一袋的东西往外面搬”

    沈知堂沉思了半响,疑惑道:“那山路可好走”

    许森激动道:“不好走啊进鱼嘴湖的路都极其难走,而且要是没人带路,平常人根本就找不到那地方”

    沈知堂道:“那后来呢”

    许森挠挠头傻笑一声:“后来,我实在忍不住了,就走了进去,被他们发现了,就躲到这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