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瞳孔痣 > 第十六章 戏起
    天边仅剩有最后一抹余晖,李知怜脱下帽子遥望着那延绵不绝、看不到边界的群山,突然间有些泪目

    一旁的苏允早已将口罩连同套在手上的东西解开来,趴在树干上,上气不接下气的喘气道:“小怜子这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这天都快黑了要不我们今晚在这山顶上先休息一晚上吧明日一早在下山”

    李知怜抬起头将泪水憋回眼里,吸了吸鼻子,站起身来拍拍手道:“这里不安全,你相信我吗”

    苏允只觉得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后退了半步询问道:“你先说你想干嘛,我在考虑要不要相信你”

    李知怜指着身上的衣服道:“我们现在穿的是用牲畜的外皮制成的,耐性和韧性都极佳,应该是不会划破的”

    苏允嘴角微微抽搐道:“你不会是想从这滚下去吧”

    李知怜抬眼道:“差不多我刚观察了一下这面山是泥土山,你看这下面有很多的大型的树木”她边说边坐到地上双腿伸直道:“我们就这样坐着滑下去,那坡也不是很大,双腿能控制下滑的速度,实在控制不住还有手呢,随便捉点东西也不至于会摔死,顶多受点伤”

    苏允尴尬的笑了两声,舔了舔嘴唇道:“那万一遇到个断层,或是个大石头那不是死定了”

    李知怜苦笑道:“我又不让你冲下去,我们慢慢的滑下去,半刻钟应该就能到山底下了”

    苏允连续后退了几步抱着树干摇头道:“你这和滚下去有什么区别”

    李知怜无可奈何的摇头道:“那这样我在你前面,万一你控制不住了,我还能拦住你怎么样”

    苏允扔就抱着树干摇头:“不是我不是怕死,我是还不能死,你还有没有别的法子”

    李知怜一脸无奈的瘫坐到地上,耸了耸肩:“那你先告诉我怕死和不能死有什么区别”

    苏允屁颠屁颠的走到李知怜身旁坐下道:“怕死是胆小,我胆子又不小,我只是还有事情没做所以还能去死”

    李知怜扶了扶额头:“你说你还不能死是吧那我们来理一理思路啊你想想,你不下去晚上待在山顶上就安全了吗在山顶过夜晚上不能生火吧没有火光防着那些蛇虫鼠蚁,大型动物来咬你一口,你还不是会死,就算没有那些毒蛇毒虫的,晚上万一下雨刮大风,不冷死你也把你吹到山底下去,再不然碰到个来巡逻的,一刀就把你给咔嚓了,你听我的滑下去就两种结果,要不摔死,要不活着还能烤烤火,吃点热乎的”

    苏允惊得张大了嘴巴看着李知怜眨了眨眼睛:“原来你话也挺多的啊”

    李知怜“噗呲”一声自己笑了:“说得多一点,显得比较有道理,你说是吧”

    苏允站起身来,拉紧了背上的东西道:“还真挺有道理的”

    静夜中的山中,半山腰的一座洞穴中隐隐透出一点火光,洞中,沈知堂缓缓踱着步,双眼时不时向外瞥一眼,似乎在等待什么人

    洞外脚步声响起,李见清提着两只野鸡道:“老师”

    沈知堂笑道:“不错啊见清能打到猎物,还是两只”

    李见清道:“学生可不敢抢这功劳,这些都是许森打的”

    沈知堂望了望洞外道:“那许森呢怎么没和你一起回来”

    李见清往火堆里添着材火道:“回来路上他说去方便一下,我怕老师您等久了会担心就先回来了”

    沈知堂笑了笑道:“这可不像你做事风格啊”

    李见清也笑了道:“果真是什么都瞒不过老师您,我跟了一会,他的警觉性太强,我怕暴露了得不偿失就先退回来了。

    沈知堂背着手沉思了好一会才道:“我们先来假设那些毒虫是由那个叫做参堂谷的药堂控制的,那么他们无论是出于何种目的,最希望的肯定是官府不知道这件事是吧因为一旦官府知道了就不会坐视不理,这样就会对他们的行动造成不便,那这样一来那些闹事难民和被打死的府尹就说不通了”

    李见清大悟道:“老师您的意思是这西林城里有两拨人,一拨是炼制毒虫的,一拨是引老师至此查探的,那许森处于第二种”

    沈知堂摇摇头道:“现在下定论还太早,一般死个府尹用不着我一个堂堂宰相出马”

    李见清惊道:“难道皇上她另有安排”

    沈知堂道:“怪就怪在皇帝她半分消息都没有透露”

    “嘘”李见清突然摆手道,不一会儿洞外就传来了许森的声音:“我说李大人,你怎么不等等我啊亏我还怕熏着你,走了很远,差点找不着回来的路”

    许森走进洞中见两人都站在问道:“怎么都站着,聊什么呢”

    沈知堂笑道:“我们在聊山底下的流水声,水声那么大也不知道能不能走过去”

    许森坐到火堆旁边,顺手给鸡翻了一面道:“那水声是山底下的瀑布发出的,这一两个月来这边都没有下过雨,山下那溪水极浅,大人不必担心”

    沈知堂和李见清对视一眼笑了

    中峦城内云山脚下云山书院内,王老先生背手而立对着黑暗的人问道:“沈知堂到哪了”

    “在山中,明天晚上应该就能到鱼嘴湖边上了”

    “嗯”王老先生点点头:“可有知怜的的消息”

    “之前先生不让跟,只知道她往西沙县的方向去了”

    “去了西沙县”王老先生轻轻地撵着手中的嫩叶:“那西周国的六皇子呢”

    黑暗中没有人回话,不一会儿走道上传来一阵脚步声,一小斯打扮的人从外面走来递着一封书信道:“大人离宁城来的”

    王老先生拆开信封快速浏览了一遍,脸色微变,将信封紧紧拽在手里,张开时已变成了碎屑:“去把林娘叫来”

    林娘已年过四十本就身体薄弱,加上李知怜一走没了生存的意志,身体更加的瘦弱了,扶着墙慢慢的走到王老先生的书房,盈盈一跪道:“先生找我”

    王老先生没有转过身,背对着林娘道:“离宁城来人了说要接你回去”

    林娘微微愣了一下,立即笑道:“老身和姑娘约好了在这里等她,还请先生帮我回绝了离宁城来的人”

    王老先生转过身,轻轻扶起林娘道:“知怜过不了多久,也会回离宁城,你在也好有个照应”

    林娘双脚微微一曲行礼道:“既然如此,那便劳烦先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