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瞳孔痣 > 第十七章 相遇
    清晨,山中朝霞满天,落叶纷飞,狭窄的山道上沈知堂、李见清在许森的带领下慢慢向下走着

    许森气喘吁吁,不停地伸手揩拭额头上的汗水。

    身后的沈知堂笑道:“许森啊怎么才走了这么一小会就累了”

    许森回身苦笑道:“在牢里待了两年,加上年纪也大了,身体早就不如以前了,没想到两位大人体力也这么好啊”

    沈知堂道:“那要不要先停下来休息会”

    许森忙摆着手道:“不必不必午时之前赶到山下还能吃点新鲜的”

    “哦”沈知堂看了李见清,见李见清点头后回道:“许森啊那我们两个就听从你的安排了”

    山中路越来越窄,只能容一人行走,忽而一阵风吹来,山间雾气散尽,沈知堂敞开外衣,深深地吸了口气道:“这风中怎么有股腐烂的味道”

    许森喘着粗气道:“可能是这附近死了些牲畜吧山中空气向来都是如此,大人不必见怪”

    李见清四下看着,许森指着路旁的悬崖道:“大人您看,下边就是峡谷了,下到下面再爬上对面那座山下去就差不多到了”

    沈知堂走过来,向下看了看,道:“这路如此难走,午时之前能到底下吗”

    许森道:“能到肯定能到的”

    沈知堂边走边迅速地观察着这里山石、树木他的目光忽然停在了崖边的一株矮树上,对着李见清使了眼色

    李见清向下探了探,身形一展,犹如大鸟展翅一般向山崖下落去,捡起矮树上的东西,即刻腾身而起交到沈知堂手中

    许森疑惑的回过头,看了看两人又转了回去

    李见清快步走到中间,留沈知堂走在身后研究着那刚拾起来的一只鞋子

    沈知堂将鞋子收入袖中,快步上前轻轻地拍了一下李见清的肩膀,略过他跟上许森问道:“许森啊这条路平时可有人走”

    许森回身道:“平时也就我们猎户和一些采参人走,下边那条峡谷是两国的分界线,一般百姓也不会过来的”说着靠在石壁上边捶着大腿边说道:“大人你怎么这么问”

    沈知堂笑道:“无事我就问问”

    峡谷里,溪水潺潺,溪边燃起一座火堆,旁边还插着四五条大鱼,被火烤出滋滋声,李知怜一手扶着额头,一手烤着衣服,背对溪水而坐,直到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穿衣服的声音,李知怜才放下扶着额头的手,一一将烤着的鱼翻面

    苏允甩了甩头发的水滴,一蹦一跳的跑到李知怜身边道:“总算是不用穿这身衣服了,差点没被熏死”

    李知怜抬眼,一束阳光穿过密林正好打在苏允的后脑勺上,虽然背光看不清他的脸,但李知怜知道那束光也打到了她的心里

    她别过脸,果然身处险地,最容易和人产生感情

    苏允拿起一条烤鱼道:“熟了,赶紧吃”看李知怜还在望着溪水发呆,拿着烤鱼在她面前晃了晃道:“想什么呢赶紧吃啊吃完还得赶路呢”

    “啊好”李知怜回过神来,机械性的拔起最近的一条烤鱼放入口中,被苏允一把抢过去道:“这只还没熟给你吃我的”

    李知怜叹了一口气摇摇头,突然山中传来几声爽朗的大笑声,李知怜和苏允对视一眼,立即将烤鱼收走,把火扑灭收拾着东西躲到一棵枝叶浓密的大树上

    不远处沈知堂三人正又说有笑的往这边走来

    李见清闻到风中有一股烤鱼的味道,和沈知堂对视一眼,快步向前走来。

    沈知堂蹲下身探了探火堆的温度道:“还是热的,应该刚走不远”

    李见清将剑拔出,环顾四周,许森立即安慰道:“可能是过路的猎户,两位大人不必如此慌张”

    树中李知怜和苏允对视一眼,相互摇了摇头

    突然李见清持剑飞身而出,苏允拿起短刀挡了一招便败了,李知怜则腾身飞到沈知堂身边,用手顶着沈知堂的腰道:“别动”

    一旁的许森吓得瘫倒在地,对着李知怜喊到:“你知道他是谁吗南疆国宰相沈知堂,你杀他,南疆国皇帝会把这里给移平了的”

    李知怜轻轻地跟着念道:“沈知堂,南疆国宰相”

    是王老先生要她寻的人,可是堂堂一国宰相怎么会出现在这偏僻之地,难道也是为了鱼嘴湖而来

    树下李见清将刀挂在苏允的脖子上,慢慢的从树后走出来问道:“老师您还好吧”

    苏允也跟嚷道:“小怜子你没事吧”

    李知怜探出头对着苏允点了点头,问道:“你叫沈知堂”

    沈知堂点点头,看着两个年纪都不大的孩子柔声问道:“你们两个是哪里人年纪轻轻地怎么会在此地”

    王老先生在信中只是提起了她的身世并没有提及她的名字,是不是真的,试试不就知道了。

    李知怜放下手中的毒刺,缓缓的走到沈知堂的面前,将包袱打开对着苏允喊到:“刀借我一下”

    李见清和苏允都愣住了,不一会儿才缓过神来,压着苏允慢慢上前,沈知堂对着李见清道:“无事放开他吧”

    苏允将刀递给李知怜道:“你干嘛啊”

    李知怜划开包袱中的夹层,将一封书信递给沈知堂道:“王老先生有一封书信让我交给大人”

    她还以为一国之宰相怎么也是头发花白的老头子,没想到竟是个长相儒雅的中年男人

    沈知堂疑惑道:“王老先生可有全称”

    李知怜摇摇头道:“不知,只知道他姓王,书院里人都叫他王老先生”

    李见清检查了一下书信才递给沈知堂道:“老师”

    沈知堂快速的将信封上内容浏览了一遍,顿时红了眼眶,看了看李知怜,又一字一字的看了一遍,才走到她身边道:“你叫李知怜”

    李知怜惊道:“您认识我”

    沈知堂抹了抹眼泪道:“当然你的名字还是我和你的父亲一起取的,你抬头,让我好好看看你”

    李知怜抬起头,沈知堂望着她那双极浅的瞳眸,左眼瞳孔里的黑痣如同双瞳,脑中闪过先皇李鸿躺在病榻上将江山交给他和王一守护的样子,那浑浊的左眼也如现在的李知怜一般

    双手紧紧地抓着李知怜的双臂仔细打量了一番,声音竟有些哽咽道:“眼睛像萧皇后,鼻子和嘴巴像先皇李鸿”

    李见清惊道:“老师她是”

    一旁的许森和苏允也被惊到了,久久说不出话来

    她穿越过来时,李知怜早已奄奄一息,她并不记得她五岁以前的样子,所有现在所知巧的一切都是从林姨嘴里一点一点敲出来的

    她没想到这个世上还会有人如此的看重李知怜

    沈知堂看了看苏允,怔了半响对着李见清摇摇头,询问道:“小怜啊这位是”

    苏允急忙插话道:“我是小怜子的哥哥,我叫许六”说完还对着李知怜眨了眨眼睛

    李知怜微微愣了一下,立即解释道:“嗯对他是王老先生书院里的学生,此次出来找您就是他陪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