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瞳孔痣 > 第二十章 动手2
    群山已经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远远的山坳里,隐隐透出一点火光,巨大的岩石旁点着一堆篝火,沈知堂坐在石块上,向火堆里加着柴,李知怜双手环抱在胸前靠在巨石边上,恍惚间她看到了九岁的自己在树上采摘野果,迷雾之中树下站着一个和她差不多大的少年,破旧的衣服,眼里含着淡淡的笑意,慢慢的朝着她走来画面一转她已将手中的毒刺刺入少年的脖颈,少年那不甘、不解的眼神慢慢变得无光最后倒在她怀里

    李知怜猛地惊醒过来,伸手想抓住眼前那些残留的景象,却发现这只是一场梦

    望着这漆黑的深夜,即使靠近火堆她还是觉得浑身发冷

    沈知堂撩拨着火舌望着她道:“怎么做噩梦了”

    李知怜点点头:“嗯老师您先休息会吧我来守下半夜”

    “年纪大了,觉少可以跟老师说说做了什么梦吗”

    “不过都是小时候的事情罢了,都过去了”,她睁大眼睛,听着外面的风声,捡起苏允留给她的短刀,对着沈知堂道:“有点饿了,学生去外面看看,能不能打到野鸡野兔什么的”

    周围树影重重,李知怜顺着声音来到一棵大树旁,遥看着那越来越近的人影,身体倒飞而起,在空中翻了个筋斗,双脚落下,将短刀架在为首蒙面人的脖子上沉声道:“你们是什么人”

    其余几名黑衣人面面相觑,而后都齐匆匆的挥刀向她袭来,李知怜将为首的黑衣人踢到一边,冲入四人之中一个旋身,顷刻间所有人都捂着脖子瘫倒在地

    为首的黑衣男子已经爬出几米远,李知怜不紧不慢的跟在他身后道:“知道他们怎么死的吗知道怎么杀人才能留最少的血吗”指着她的脖子对着不停向后爬的黑衣人道:“这里有一根气管,切断它,你就呼吸不了虽然你被割破了喉咙,但是最终你是窒息死的,怎么样这个死法新不新奇”

    黑衣人突然停下来,反身跪倒在李知怜面前摇头道:“我只知道有个人来报信说,念色村里的秘密被你们发现了为了堂主的大计你们现在必须死”

    李知怜一脚将黑衣人踩倒在地,俯身拿着短刀,从黑衣人的脖子处划到胸口处对着他的耳边微笑道:“我现在又想到了另一种死法,将你的心抛出来让你看看如何”

    “我我只知道堂主需要时间,其他的我就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了”

    手起刀落,她用了她认为最痛快的死法,一刀刺破了黑衣人的心脏

    收刀时,瞥见身后一双黑色的靴子踩在那杂乱的荒草上

    她顺着靴子往上看,呼吸渐渐变得急促,宛如一个犯错时被家长当场抓包的小孩

    沈知堂顺着那迷蒙的月光,蹲下身来,轻轻地擦拭着李知怜脸上的血水,幽深的眼眸里全是心疼

    望着沈知堂的面容融在黑蒙的夜色中,李知怜别过脸道:“此地危险,我们赶紧下山吧”

    沈知堂望着她,愉快地说:“看你身手不错,往后回了离宁城,我也放心了不少”

    李知怜抬头,不解的望着沈知堂,她以为沈知堂会责问、会嫌弃那一瞬间她所能想到的最好的结果也不过是他会假装一切都没有发生过:“老师我”

    沈知堂温柔地抚摸着她的头轻声道:“不想说,那便不说了”

    李知怜强忍着泪水,猛地扑到沈知堂身上紧紧地抱着他的腰,力度大得几近粗暴

    沈知堂能感觉到她身体在颤抖,呼吸急促而凌乱,崩溃得如同一个受尽刑狱后如获新生的犯人

    李知怜慢慢的放松了力度,将脸抵在沈知堂胸前,静静地让她的眼泪被棉服吸走,人也渐渐冷静了下来

    良久之后,沈知堂才轻轻地拍打着李知怜的背道:“好了我们该回去了,以我对见清的了解,他们应该在来找我们的路上了”

    李知怜推开沈知堂,胡乱的抹了去脸上的泪水道:“苏允会拦住他的,我们先回西林城,刚刚黑衣人说他们的堂主需要时间,可能是要对西林城不利”

    沈知堂点点头,伸手想牵起她的手,被李知怜躲开了道:“脏”沈知堂索性摊开手掌悬在半空中等待着她自己牵上,李知怜将手上的血迹擦到自己衣服上,笑着伸手牵住了沈知堂的手

    沈知堂笑了笑,用另一只手掰开附近的杂草,一路带着李知怜走上了山道。

    月色暗淡,天边开始出现墨蓝色,凉意渐重,她手被温暖的包裹着,李知怜望着眼前人那个宽厚的背影,她开始有些迷惘了

    感受到李知怜的步伐慢了下来,沈知堂回身轻声询问道:“怎么了可是累了”

    李知怜有些窘迫的摇摇头道:“没有,学生只是在想如果那些黑衣人说的是真的,我们假设给他们报信的是许森,那他带老师来这的目的就只是为了把老师困在这大山里他们在怕什么或是他们又怕老师去西林城之后发现什么”

    沈知堂突然想起夏槐旭曾跟他说过的飞虫袭击骨河、骨山两个村落和那河县之前参堂谷都曾前去那里招走了一大批人,忙对李知怜道:“遭了我们得抓紧时间回西林城,不然就来不及了”

    天边开始露出鱼肚白,山中一片寂静,山尖上苏允戴上李知怜的口罩指着山下的浓雾道:“下边就是念色村了,那个地方我是真的不想去第二次,你没去过不知道,那真不是人待的地方,又臭,虫子又多”

    “嘘”李见清对着苏允做噤声的手势:“你听下面好像有笛声”

    “笛声你不会是听错了吧”苏允后退了半步,差点踩了个空

    秋风萧瑟,除了风吹过树叶发出沙沙的声音外,确实有一阵若有若无的笛声,沉寂而悠长

    李见清蹲下道:“我们下去”

    苏允瞪大了眼睛道:“你不是说上下山最忌直上直下吗”他话音未落,李见清已经开始下滑:“怎么和小怜子一个德行,你们姓李的都这样吗

    耳边传来那悠扬的笛声,苏允四处张望着,忙蹲下身下轻声喊到:“喂李见清李兄你等等我”